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乌托邦遗迹

[ 2015-10-18 11:43:5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510/18_114414_s1.1973peterderret.jpg

[水瓶节,宁宾,1973年。摄影:Peter Derret]

乌托邦遗迹

欧宁

宁宾(Nimbin)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东北部山区的一个小镇,因1973年举办水瓶节(Aquarius Festival)而著名。那一年五月,全澳学生联会(Australia Union of Students)在赢得反越战、反征兵的抗议胜利后,进一步向自己提问:他们到底想得到什么?他们可以为自己创造什么样的未来?为了深化他们曾经在校园里推动的反对性别歧视、种族主义、独裁主义、工业主义和消费主义的运动,他们选择了地处偏远的宁宾,发起了为期十天的水瓶节。 超过5000人来到这里,探寻新的生活。人们用二手的材料、低能耗的技术搭建临时居所,在这里举办各种各样的讨论,环保主义者谈深度生态学(Deep Ecology),心理治疗师谈成长和人类潜能,另类医疗爱好者谈草药和针灸,热衷教育理论的人谈“去学校化”(de-schooling),社会运动者谈土地权益和独立媒体,食物运动者谈农业合作社、全麦面包烘培和新的减肥菜单,还有各种行吟诗人、歌手、舞者、杂耍艺人、心灵导师(Guru)和他们的追随者在此聚集。

在此之前,宁宾几乎是一个“鬼镇”,被许多当地人抛弃。宁宾原本生产黄油,由于外来者对这里的原住民邦加隆(Bundjalung)部落下毒,邦加隆部落就对这个地方进行“施咒”,导致很多工人离开。全澳学生联会来此创办水瓶节,获得95%的当地人的支持,学生们去拜访邦加隆部落的首领,请他为宁宾“解咒”。宁宾后来被人称为澳大利亚的伍德斯托克(Woodstock),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世界各地轰烈的嬉皮运动的神话之一。最有意思的是,在1973年的水瓶节之后,很多人开始在这里定居下来,他们低价购下当地的店铺、旧房子和土地,开始成立公社、生态村或理想社区(Intentional Community),有些一直持续至今,今天宁宾及周边地区被称为“彩虹区”(Rainbow Region),成为澳大利亚另类生活实验的大本营,吸引不少游客和WOOFFers(有机农场志愿工作者)前往探秘。

uploads/201510/18_114457_s2.1973chrismeagher.jpg

[水瓶节,宁宾,1973年。摄影:Chris Meagher]

到宁宾首先得先飞到它最近的机场所在地巴利纳(Ballina) 。我从悉尼出发,在巴利纳接我的人名叫蒂姆·摩里斯(Tim Morris),六十多岁,面相温厚,笑容满溢。他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汤姆·克里夫(Tom Cliff)博士介绍的联络人,是1973年水瓶节后来彩虹区定居的嬉皮士之一,自称Hillbilly(住在山上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人),志愿负责接待我在宁宾的访问。从巴利纳到宁宾约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多是山路,到了宁宾快近黄昏了,我们没有停留,再开半个多小时车直接到巴克谷(Barkers Vale)他的家中投宿。摩里斯的房子孤零零隐没在一片与人等高的荒草中,所有门都敞开着,可以看见暮色中的远山,山风灌入室内,在各个连通的房间中乱窜。房间非常凌乱,生活设施也很简陋,这个克里夫早与我说过,我也不介意。摩里斯有个女友在巴利纳,还有个女儿和孙子在宁宾附近的另一个镇上,但他常在此独居。吃完晚饭我们都觉得很累,临睡觉前,我问摩里斯敞着门会否有野兽出没,他笑说没事的,野兽已经许多年没来找他了。不过,第一次在这周围没有人烟的山野里过夜,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忐忑,辗转反侧了许久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我们去宁宾,车刚开出巴克谷,就看见了一个袋鼠。它在路旁草丛中很萌地凝视着我们,等我们停车给它拍完照,才穿过马路,纵入树林中。摩里斯说这一带都是雨林,1973年水瓶节后,这里是澳大利亚的环保主义者非常活跃的地方,生态保护得很好,所以袋鼠和各种鸟类都非常多。1979年,这里爆发过特兰尼亚溪保护运动(Terania Creek Protest);1982年又爆发了“奈卡普森林保护运动”(Nightcap Forest Action),人们在山中搭建营地,与警察发生冲突。现在特兰尼亚溪的瀑布已被命名为抗议者瀑布(Protestors Falls),奈卡普森林变成了国家公园。那时的人们都熟读雷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的《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他们尊重原住民,学习原始部落的智慧,保护环境免受过度开发的影响,强调自然资源的公有性等等,这些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嬉皮运动留下的精神遗产,今天澳大利亚很多地区可以保持良好的生态环境,都得益于当年嬉皮士们的努力。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Timekeepers

[ 2015-04-12 12:50:23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504/12_125105_.jpg


School of Tillers is pleased to announce the first exhibition:

Matjaž Tančič: Timekeepers
2015.5.1-6.15

The following introduction by Ou Ning was first published in Chinese on iPress. The English version is translated from Chinese by Huang Yating and Matt Sheehan.

Timekeepers

Ou Ning

It’s a gorgeous, sunny day in the spring of 2014. The sky is blue and the air is clear – a perfect day for photography. Thirty-two-year-old Matjaž Tančič and his luscious hipster moustache roll up on an electric motorbike, carrying a young woman from Shanghai on the back. He’s wearing a blue and red sweat suit with white stripes. Across it are written two Chinese characters: Middle Kingdom. This is his second trip to Yi County. On his first trip here in 2012 he took 3D photography portraits of over twenty locals in their homes. In 2013 Matjaž was awarded the Best 3D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by World Photography Organization for one of these portraits. This time he came back to continue and to deepen the series.

Matjaž doesn’t fit the stereotype of a young western man who falls in love with China. He’s an ambitious young European who’s come to China to strive. His homeland of Slovenia used to belong to Yugoslavia, a country that long mirrored China in its social structure. Matjaž studied photography at the 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and he now splits time between Ljubljana and Beijing. That choice to come to Beijing emerged from his keen sense that right now this is a place full of opportunities for the taking.

He is not like a partisan in Emir Kusturica’s movie who doesn’t know the sea change of the time after he climbed out of the underground world. He long ago became a world citizen, one who follows the action to the most interesting places on earth, seeking out opportunities that will let him blossom. As the capital of China, Beijing is already one of the most happening cities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一把青秧趁手青

[ 2015-02-18 01:06:1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502/19_002030_shengnongredesign1updatedsmallest.jpg

在第一場雪降落後,碧山正進入它寒冷的冬季。我們蟄伏在這個小村莊裏,無法和村民一樣享受農閑,而是調動全力,為春天開張的“理農館”而忙碌。乙未年來了,我們要追趕天地的腳步,趕在多雨的春天插下我們的秧苗。 場館的修繕正在密鑼緊鼓進行,營業許可證的辦理、展覽的籌備、主題圖書館的配書、學習中心的課程規劃、研究者駐地的招募、雜貨鋪的貨源組織、咖啡廳和茶室的準備工作也漸次展開,而由小馬和橙子負責的“理農館”視覺設計已告完成,正進入制作階段。我們在此特與大家分享這一階段性工作果實。

“理農館”中文標準字采用古刻本繁體,拼音為Li Nong Guan,有“理解農業”和“打理農業”的雙重含義; 英文為School of Tillers,簡稱縮寫SOT,是先秦時代諸子百家中的一個主張“播百谷、勸耕桑”,“賢者與民並耕而食”的哲學流派“農家”的英譯,這個英文詞組再直譯成中文,則兼有“鋤者學派”和“鋤者學校”的雙重意思;“理農館”也是一個日文詞,發音Rinoukan 。由於“農家”的代表人物許行奉神農(又稱神農氏、炎帝、五谷王、藥王)為偶像,因此“理農館”亦在視覺系統中使用神農的形象(由藝術家陳督兮根據Li Ung Bing在1914年為Outline of Chinese History壹書繪制的畫像重新創作),以示對這位農業先祖的景仰。
uploads/201502/19_002352_.jpg

“理農館”不采用單一標誌,而是在古刻本字型基礎上展開各種變化,由多個不同方向延伸的標誌形成它的識別功能。為迎接開館,“理農館”準備生產一系列以農業、碧山為主題的紀念品,包括各種用具和服飾。以下是部分設計,由歐寧輯錄中國古代農業典籍和詩歌作品的引文,由應永會專門設計並授權一個名為“汲古書體理農館”的小字庫(Chi Ku Sung Li Nong Guan,采用UNICODE 編碼,OTF字體格式)進行字體演繹,由小馬與橙子收集宋應星《天工開物》的古本插圖並進行視覺統籌組織,與多個供應商合作,成品將於5月1日在理農館推出發售。
uploads/201502/19_002522_1.jpg

uploads/201502/19_003138_11.jpg

uploads/201502/19_003314_12.jpg

“播百谷,勸耕桑”。此句出自《漢書·藝文誌》對農家學派的介紹:“農家者流,蓋出於農稷之官。播百谷,勸耕桑,以足衣食,故八政一曰食,二曰貨。孔子曰:所重民食,此其所長也。及鄙者為之,以為無所事聖王,欲使君臣並耕,悖上下之序。”
uploads/201502/19_003417_1s.jpg

uploads/201502/19_003532_1.jpg

“不識天地心,徒然怨風雨”。此句出自元結《農臣怨》:“農臣何所怨,乃欲幹人主。不識天地心,徒然怨風雨。”
uploads/201502/19_003641_.jpg

uploads/201502/19_003717_.jpg


“生人不能久生而五谷生之,五谷不能自生而生人生之”。此句出自《天工開物·乃粒第一》,引述神農之言:“宋子曰:上古神農氏若存若亡,然味其徽號,兩言至今存矣。生人不能久生而五谷生之,五谷不能自生而生人生之。”
uploads/201502/19_003809_1.jpg

“一把青秧趁手青”。此句出自虞似良《橫溪堂春曉》:“一把青秧趁手青,輕煙漠漠雨冥冥。東風染盡三千頃,白鷺飛來無處停。”
uploads/201502/19_003942_2s.jpg

“忍見黃穗臥青泥”。此句出自蘇軾《吳中田婦嘆》:“眼枯淚盡雨不盡,忍見黃穗臥青泥。茅苫一月壟上宿,天晴獲稻隨車歸。”
uploads/201502/19_004031_1.jpg

uploads/201502/19_004108_1.jpg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此句出自陶淵明《歸園田居》:“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uploads/201502/19_004140_3s.jpg

uploads/201502/19_004227_3.jpg

“出入相友,守望相助”。此句出自《孟子·滕文公上》:“死徙無出鄉,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則百姓親睦。”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碧山计划”与Moleskine笔记本

[ 2015-01-31 11:10:1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502/14_163307_2_meitu_4yes.jpg


Moleskine赞助“碧山计划”特别订制笔记本

理农馆是“碧山计划”发起人欧宁今年在安徽黟县碧山村一个旧粮站基础上策划兴建的致力于宣传当代农本主义的新空间,它包括展厅、学习中心、主题图书馆、咖啡厅、茶室、杂货铺和研究者驻地等七个功能,定于今年5月1日开馆。为庆祝理农馆开馆和“碧山计划”今年5月12日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国家图书馆的展览开幕,Moleskine特别赞助了一款“碧山计划”的订制笔记本(Bishan Project Custom Edition),将于理农馆和佛罗伦萨国家图书馆展览现场出售,销售所得用于支持理农馆的持续发展。

此款笔记本由欧宁选定其本人于2010年用来绘制“碧山计划”的创始文件《碧山共同体:如何创建自己的乌托邦》的同款笔记本(黑色封皮大号速写本,13厘米x 21厘米,100页,无酸纸),由小马与橙子负责封面烫印图案、腰封和扉页视觉的设计,将于Moleskine米兰总部专门印制。小马与橙子在2011年为“碧山计划”所作视觉设计的基础上,发展延伸出新的视觉内容,以专门设计的字体和矢量图形来表现碧山的风物和定居于此的人们的日常生活。扉页上用简短的英文叙述了“碧山计划”和Moleskine笔记本的合作渊源,并列出部分已在碧山落地的机构和空间资料。它是理农馆推出的第一个“碧山计划”纪念品。

uploads/201502/14_163559_2_meitu_2.jpg

Moleskine“碧山计划”订制笔记本整体效果。

uploads/201502/14_163637_2_meitu_1.jpg

拆开腰封后的效果。

uploads/201502/14_163712_2_meitu_11s.jpg

腰封整体展开效果。

uploads/201502/14_163754_2_meitu_21.jpg

腰封局部1。

uploads/201502/14_163910_2_meitu_5.jpg

腰封局部2。

uploads/201502/14_163945_2_meitu_4.jpg

腰封局部3。

uploads/201502/14_164016_2_meitu_3.jpg

腰封局部4。

uploads/201502/14_164314_bishan_endpapersmall.jpg

扉页打开效果。

uploads/201502/14_164503_.jpg

扉页局部。

“碧山计划”与Moleskine的故事

2010年,中国作家、艺术家、策展人欧宁应邀参加Moleskine在上海举办的Detour展,他挑了一本Moleskine大号速写本,开始在上面绘制他将要在安徽省黟县碧山村实施的“碧山计划”的创始文件。在上海展览时,欧宁的笔记本吸引了大量关注,他随后在2011年开始让“碧山共同体”这个乌托邦想法落地。将近五年过去了,笔记本上的不少想法今天都已变成了现实,他分别在2011年和2012年策划组织了两届“碧山丰年庆”,2013年退掉北京的房子,彻底定居碧山村,2014年帮助创办了“碧山书局”,现在两个新空间“理农馆”和“种子站”也正在筹办中。“碧山计划”因为其致力于乡村建设的乌托邦实践而广为人知,而这一切都起源于欧宁那本Moleskine笔记本,它自2010年起已经在世界上多个国家和地区巡回展出。

uploads/201502/14_165505_detour.jpg

2010年8月,策展人Raffaella Guidobono邀请欧宁参加该年10月Moleskine 在上海举办的Detour展览,可以任选一本他们提供的Moleskine笔记本并把它变成作品。

uploads/201502/14_170054_m.jpg

欧宁开始在一本Moleskine黑色封皮大号无酸纸速写本撰写和制作“碧山计划”的创始文件《碧山共同体:如何创建自己的乌托邦》。

uploads/201502/14_165721_33919_1289058959j.jpg

2010年10月,Detour展览在上海开幕。这是欧宁的“碧山计划”笔记本。在Detour上海展览结束后,欧宁把“碧山计划”笔记本原件捐赠给了米兰lettera27基金会。

uploads/201502/14_165905_2015013009.44.03.pn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uploads/201501/04_131002_shennong3newblog.jpg

神农像,取自Li Ung Bing, Outline of Chinese History, Shanghai, 1914.

理農館

School of Tillers
A Space for the Contemporary Agrarianists

Gallery | Learning Center | Curated Library | Tea Room | Café | Shop | Researcher Residence
展厅|学习中心|主题图书馆|茶室|咖啡厅|商店|研究者驻地

欢迎有兴趣在碧山生活工作的小伙伴加入!

“理農館” (School of Tillers)所在的地方占地约260平方米,最早叫启元堂,原是安徽省黄山市黟县碧山村一个汪氏家祠,1949年后改为台前村民组粮点,近年一直空置,濒临倒塌,2014年6月16日,村民集体出于信任主动要求售予“碧山计划”(Bishan Commune)发起人欧宁,欧宁购下后于2014年11月12日开始清理杂物、荒草和腐土,进行维修,并改名为“理農館”,它将是一个致力于宣传当代农本主义同时兼有商业功能的新空间,共规划了包括展厅、学习中心、主题图书馆、茶室、咖啡厅、商店和研究者驻地等七项功能,由欧宁用自己的积蓄独力投入经营。“理農館”中文只采用繁体,拼音为Li Nong Guan,有“理解农业”和“打理农业”的双重含义; 英文为School of Tillers,简称缩写SOT,其实是先秦时代诸子百家中的一个主张“播百谷、劝耕桑”,“贤者与民并耕而食”的哲学流派“农家”的英译,这个英文词组再直译成中文,则兼有“锄者学派”和“锄者学校”的双重意思;“理農館”也是一个日文词,发音Rinoukan,它是名古屋大学农理系下属的一个机构。由于“农家”的代表人物许行奉神农(又称神农氏、炎帝、五谷王、药王)为偶像,因此“理農館”亦将在天井的新照壁上绘制一幅神农的画像,以示对这位农业先祖的景仰。

uploads/201501/04_131149_sot05.jpg

uploads/201501/04_131240_sot02.jpg

uploads/201501/04_131359_sot01.jpg

uploads/201501/04_131453_sot06.jpg

uploads/201501/04_131554_sot07.jpg

uploads/201501/04_131643_sot04.jpg

以上为2014年11月12日开始清理修缮前的场地状况。

七项功能及空间规划

1.Gallery | 展厅

场地以理農館北厅为主,一年大约做六个与农业、乡村建设、地方文化、手工艺有关的展览,每个展览时长为两个月,每个展览都会推出产品,并推出一个延伸阅读书目,并按此书目组织一批书放入主题图书馆,并举办相应的研讨会。每个展品都提供二维码供手机扫描并提供导览服务。

2. Learning Center|学习中心

学习中心主要用来组织一系列的学习农业和手艺的活动,用传统的师徒制度运作,强调实践和生活劳动技能的培育。学员须执行严格的拜师礼仪并要缴费,学员要充分尊重师傅的权威,一个专题的学员不超过十位的总数,以保证师徒之间的充足授受时间。学习中心的场地不限于理農館,它可以在村民家,也可以在田间地头,学习中心的设置是为了承担理農館学习课程的组织和管理功能,它挂牌于理農館南厅二层。

3. Curated Library|主题图书馆

理農館南厅二层除了给学习中心挂牌外,也是主题图书馆的所在地。图书馆的图书根据展览或活动的相关主题配置,约两个月更换一次,主要是为读者提供经过深入研究挑选的专题延伸阅读资源。图书来源以欧宁的藏书为主,但亦可根据专题研究需要进行采购。因为它的服务对象以碧山村流动的访客为主,所以图书仅限于馆内阅读,为节省管理成本,不提供借出服务。小型读书会定期在图书馆举行,对所有人免费开放。图书馆的书目采用豆瓣的豆列形式进行网上公布,进而可以在豆瓣形成网上讨论空间。

4.Tea Room|茶室

茶室位于理農館天井正中,仿照陕西半坡村的原始建筑,是一个...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克里斯钦自由城的生与死

[ 2014-11-05 17:46:1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11/05_181959_2.jpg

这是欧宁在2014年9月被邀请作为驻地研究者访问哥本哈根自治社区克里斯钦自由城之后写作的文章,2014年11月5日发表于澎湃新闻思想市场。全文约一万字,分三个章节,配图约60幅,请以Wifi浏览。题图为2010年5月哥本哈根警察在克里斯钦自由城展开群捕行动,Martin Lehmann摄。

uploads/201411/05_182504_s.jpg

从Vor Frelsers Kirke(我们的救主)教堂塔顶鸟瞰克里斯钦自由城。欧宁摄。

都市村庄

出租车从公主街(Prinsessegade)向右拐入一条叫Refshalevej的道路,停在克里斯钦自由城(Fristaden Christiania)外围。因为听说我行李很多,加上克里斯钦禁止任何机动车辆进入,艾默里克·华堡(Emmerik Warburg)和我约在离住地最近的一个小缺口。他骑着一辆有前斗的自行车,前来帮我运行李。这种自行车既可装货又可载人,在哥本哈根颇为流行,最早是在克里斯钦设计出来的,因而得名“克里斯钦自行车”。艾默里克是个音响工程师,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住在克里斯钦,他正值壮年,文质彬彬,说话很柔和,和人们对嬉皮士或无政府主义者的想像相差甚远。我们穿过两幢旧军营建筑之间的小走道,走了约200米,就到了克里斯钦驻地研究者(CRIR, Christiania Researcher in Residence)的小木屋。

虽然是九月份,哥本哈根已经有些许寒意。沿路有刚刚掩埋的痕迹,艾默里克说克里斯钦准备开始供暖了,这几天正在翻修地下暖气管。CRIR房子倚着一斜坡而建,一层正是其中一个小锅炉的所在地,通过燃烧木屑产生热量,为周围数户房屋供暖。小锅炉上面是阳台,往里退就是驻地研究者的起居空间。里面有工作间、厨房、卫生间、卧室,还有一个专门为儿童设计的小夹层。左边的邻居是莫妮卡,右边是著名的“香蕉屋”,艾默里克家在正对面。住下来后,我才明白小木屋所倚的斜坡,原来是始建于17世纪的哥本哈根旧城墙,如今长满了杂木,因为克里斯钦的居民们酷爱自然,放任植物生长并严加保护,所以颇富郊野气息。

uploads/201411/05_182759_s.jpg

克里斯钦自由城地图。取自Space for Urban Alternatives? Christiania 1971–2011一书。

克里斯钦自由城占地34公顷(加上水域面积则为49公顷),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离丹麦皇宫和议会仅一英里,却拥有大面积类似农村地区的丛林和水域,克里斯钦人骄傲地把它称为哥本哈根的“绿肺”。它的地形呈月芽状,东、西两边由两个长条形的地块(原外城墙和内城墙)围合而成,中间和外围是水域(原护城河),两个地块各有五个向东凸出的小半岛(原防守工事) ,上面分布着克里斯钦人自已建造的各种房子。西南端原先是工人阶级比较集中的工厂区,废弃后曾被占屋运动的年轻人(Squatters)盘踞,他们属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丹麦的“贫民窟风暴运动”(Slumstormer Movement)的一部分,这个运动于1971年结束,这一年的9月26日,一个另类杂志团体《主体》(Hovedbladet) 再次占领克里斯钦,自由城由此宣告成立。

如今旧工厂区变成了克里斯钦富有都市生活气息的部分,在这里,克里斯钦人建立了自己的信息中心、邮局、电视台、电台、博物馆、青年俱乐部、足球场、广场、电影院、餐厅、酒吧、咖啡馆、商店、自行车工坊、建筑和家居材料流转中心、音乐场馆、公共浴室、急救室等,为居民和游客提供便利的服务。穿过这片游人集中的喧闹区域,往东北方向则可深入幽静、分散的住宅区,还有茂密的丛林和宽广的水域。在这里,碎石小径四通八达,古木遮天蔽日,花草争芳斗艳,连绵的水域不受任何污染,各种鸟类和动物与人比邻而居,堪称都市中的村庄。

克里斯钦自发规划的这种城乡混合的空间格局,深受丹麦建筑和规划大师施泰因·埃勒·拉斯姆森(Steen Eiler Rasmussen, 1898-1990)的称许。这与他二战后为哥本哈根大都会区所作的“手指规划”(Fingerplanen)的精神是相通的。“手指规划”是拉斯姆森领导的丹麦城市规划实验室和哥本哈根城市规划部在1947年所作的发展战略规划,以密集的哥本哈根市中心为“掌心”,把市郊通勤铁路系统(S-tog)建设为五条不同方向的路线,即五根“手指”,“手指”之间为楔型绿地,作为农业及康乐用途。今天哥本哈根之所以被Monocle杂志列为“世界最宜居城市”,与这个城乡混合的规划打下的基础有很大的关系。...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皖南纪事

[ 2014-10-02 10:29:2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10/02_103035_146.jpg

刘传宏,1975年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现工作生活于北京、长春和河南林县。自2002年起的许多时间,他执拗地远离都市生活,前往河南林县太行山区的桃花洞村,选择在山林里做一个山民,每天砍柴耕作、绘画和写作。在其隐居山林的几年,山中风景和生活成为他创作的题材。刘传宏也是一位写故事的高手,他总是从自己的生活中获得素材和灵感。他的作品里有无数伪造的文献,和他的绘画一起,把我们带进一个真实可见的梦境里。不过,他是真的住在桃花谷(河南林县太行山区)。“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在桃花谷的梦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本来也没多大不同。他的作品大概会引出如下关键词:山野生活,自然,人文,乡愁,桃花源,隐居,存在……刘传宏曾应2012碧山丰年庆的邀请两次到访黟县,在参加展览之余,开展田野调查和历史研究。《皖南纪事》是他历时三年完成的一个包括绘画、文本等构成的庞大计划,由三十八幅油画和一百余幅日记、地图、攻击计划图等构成的十四组作品组成。这个系列作品在民间档案的基础上展开虚构,结合个人化的想象和历史叙事,把游侠的梦想与村野地理完美演绎成系列长卷绘画,是近年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中令人耳目一新的探索。目前正在成都千高原艺术空间展出,展览时间为2014年9月20日至11月30日,千高原艺术空间地址位于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一街699号铁像寺水街南区3-5号(临盛邦街),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上午十点半至下午六点半,逢周一休息。这里共精选《皖南纪事》共46幅局部图片,请用Wifi浏览。

关于《皖南纪事》

《皖南记事》由三十八幅油画和近百幅日记、地图以及攻击计划图等构成的十四组作品组成。我杜撰了“刘先生”,以及他于1940年至1942年期间在安徽南部日本占领区域的旅行日记。底层文人在中国社会动荡时期的身份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他们无法用学识博得衣食之资,被抛弃于主流社会之外,失去自己原有的角色位置。“刘先生”选择了一条有别于其他文人的求生道路。身份由流民知识分子转变为悍匪。成为一个具有“知识分子”和“匪首”双重特性的边缘人,他从对依附于日本政权的中国乡村维持会和富商的攻击行动中获取钱财,在旅行和细致的村镇社会调查中寻求内心的安静。出没于崇山峻岭和城镇中的“社会土匪”与“革命者”之间的差别其实是微乎其微的。这组作品重温了我少年时对独行侠客生活的幻想。

2014年8月13日 刘传宏

uploads/201410/02_103201_11.jpg

1-1.皖南记事,第一幕第一场,和县,43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246_12.jpg

1-2.皖南记事,第一幕第一场,和县,43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325_13.jpg

1-3.皖南记事,第一幕第一场,和县,43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406_21.jpg

2-1.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一场,当涂,47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441_22.jpg

2-2.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一场,当涂,47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539_23.jpg

2-3.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一场,当涂,47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616_31.jpg

3-1.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二场,乌溪,389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652_32.jpg

3-2.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二场,乌溪,389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730_33.jpg

3-3.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二场,乌溪,389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806_41.jpg

4-1.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三场,繁阳镇,481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843_42.jpg

4-2.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三场,繁阳镇,481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916_43.jpg

4-3.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三场,繁阳镇,481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954_51.jp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博物馆设计在中国

[ 2014-09-06 06:24:17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9/06_064740_mad_11003_pingtanartmuseum_i_03_rendering_site_birdview.jpg

马岩松设计的平潭艺术博物馆,MAD建筑师务所供图。

博物馆设计在中国

欧宁

博物馆,也许是他记忆中的博物馆。
——Chris Marker, La Jetee, 1962

2013年12月21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曾引用中国博物馆协会的数据说:1949年,中国只有25个博物馆;2012年,中国共有3866个个博物馆,其中451个是该年新建的,提早达到了所谓2015年要建成3500个的目标;而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每年只建成20-40个新博物馆。它还提到哥伦比亚大学的Jeffery Johnson对中国的博物馆热潮使用的一个新词museumification。(1) Museumification(博物馆化)从gentrification(士绅化,或高档化)转化而来,可以说它非常准确地概括了这股博物馆热潮背后的动力: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在政治上需要借助文化事业来彰显它的“软实力”;而它的新兴资本则需要通过兴建博物馆来追随权力的步伐,制造社会影响力,同时谋取土地,以收获更大的商业利益。

中国对博物馆的狂热心态,有点像16世纪大航海时代的欧洲宫廷,大设Cabinet de curie或Wunderkammer(珍宝屋),以炫耀他们海外殖民所搜罗的财富和珍宝。中国政府大兴土木建造各种公立博物馆,收藏历史文物或展示当代艺术,是为了宣传古老的大中华帝国悠久的文明和今日拥抱全球化的开放形象,这里面既隐含着民族主义的政治诉求又坦露了参与自由市场竞争的野心;民间财富投入博物馆建设,则是为自己的艺术投资和收藏建造一个展示空间,显示自己的文化品味,与此同时为自己的商业项目在社会上找到一个道德支点,这些私立博物馆很多由房地产商人营建,因为他们都意识到建造博物馆是一个获取土地和对相连的房地产项目进行文化营销的有效手段。这样的动机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博物馆的设计。

中国美术馆是中国最高级别的国家美术馆,原来的旧馆设计主要针对水墨、书法、油画、版画和雕塑等的收藏和展示,已经跟不上当代艺术的发展,在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开始筹建新馆。新馆位于北京奥林匹克中心区,这是按照《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从原有的7.8公里南北中轴线向北延伸出来的一片新区,包括多个已在2008年投入使用的奥运场馆和设施,以及拟建的国学中心、工艺美术馆、中国科技馆以及中国美术馆新馆。新馆规划建筑面积达130000平方米,建成后将是世界最大的美术馆,主要收藏和展示20世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艺术作品。设计招标自2008年起启动,有来自世界各地上百家建筑事务所提交方案,包括Frank Ghery, Zaha Hadid, Rem Koolhass和Jean Nouvel的事务所,他们均是曾获普利兹克建筑奖的Starchitects。

最后Jean Nouvel拔得头筹,他以中国书法“一”字的笔划墨迹为灵感的设计被中国美术馆馆方认为“最能代表21世纪的中国精神”。Jean Nouvel虽然以中国书法墨迹为建筑造型,但并非简单挪用传统中国符号,而是以晶莹剔透的玻璃外立面为美术馆覆上强烈的当代气息,同时进行巧妙“借景”,把近邻的龙形水系和奥运建筑群以及将来的参观人群纳入建筑的玻璃镜像中。在他的建筑效果图上,最为显眼的是一片红旗的海洋飘浮在美术馆主入口上空,这是1968年巴黎“五月风暴”的毛派知识分子对中国政治的想象残留呢,还是对中国当下政权力量和国族意志的暗送秋波?总之,Jean Nouvel赢了,而首次参与中国项目竞标的Frank Ghery因为谨小慎微,过于保守;Zaha Hadid自以为她的数码曲面设计放之四海而皆准,毫无针对性;Rem Koolhass的软肋是建筑造型,他的中央电视台大楼不受中国老百姓欢迎——他们都输了。

uploads/201409/06_065230_nationalartmuseumofchina_ateliersjeannouvelbeijinginstitutearchitecturedesignbiad.jpg

Jean Nouvel设计的中国美术馆新馆,网络图片。

尽管竞争非常激烈,建筑师们仍是这场中国博物馆热潮中最受关注的主角。2002年在北京成立的今日美术馆是房地产开发商张宝全在其住宅项目苹果社区开设的私立美术馆,也是中国第一个私立美术馆,原址是工业厂房,邀请建筑师王晖进行改造,建筑外墙所有窗户均被封闭,保留砖砌的痕迹...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碧山计划答问

[ 2014-08-05 18:42:4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8/05_184601_sndhlmposter.jpg


碧山计划答问

欧宁

碧山计划将参加2014年8月22日-9月14日在丹麦举办的“土地与艺术”展览(FORESPØRGSLER I JORD OG KUNST),以下问题由展览策划人Mathias Kokholm, Rasmus Graff 和Mai Corlin共同提出,邀请四位参展艺术家Lea Porsager, Ferdinand Ahm Krag, 欧宁和Lasse Krog Meller共同回答。Mai Corlin是研究碧山计划的博士,她为欧宁提供了英中两种语言的问题。欧宁以中文回答,再由Mai Corlin译成丹麦文发表。

What is community? 什么是共同体?

Community这个词中文一般译为“社区”。在计划经济时代,中国并不使用“社区”这个概念,而是用“街道”、“居民区”、“单位宿舍”、“大院”等来命名城市里一定范围内的住宅群,用“村”来命名农村地区的自然聚落,用“乡”来对近邻不同的“村”进行行政统筹,“乡”以上是“镇”,在1958年至1984年间,为了在农村地区集中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进行农业生产同时实行半军事化的管理,“镇”改称“公社”,“乡”改称“生产大队”,“村”改称“生产队”;只有到了市场经济时代,城市里出现了有门禁制度的成片商业住宅,聚居的人口不再由行政关系构成而由市场自由配置时,人们才开始称之为“小区”或“社区”。在农村地区,1984年后中国恢复了“村”、“乡”、“镇”的行政设置。Community的英文原义,应是指在某个地块上聚居的人群及他们的住宅,是比家庭更大的社会单位。由此而言,在中文的语境里,我们可以把今天城市里人们居住的商业住宅群、仍在继续使用的“单位宿舍”、“大院”和农村地区的村庄都称之为“社区”。

“共同体”是一个侧重于描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概念,它是指在利益、立场等方面诉求一致的群体,如果人们利益一致,可结成利益共同体;立场一致,可结成思想共同体。一个国家,如果上下同心,利益攸关,那么它就是一个共同体;一个社区也同理。但“共同体”不一定局限于一个地理或行政的范围内,人们也可以跨地域、跨国族结成共同体。在这个意义上,一个国家的人民,即使生活在同一块国土上,如果人心离散,矛盾丛生,那它就成不了一个共同体;一个社区的群众,即使比邻而居,如果不能齐心协力,守望互助,那它也成不了一个共同体。把Community译成“共同体”,只能说反映了一种理想。“碧山共同体”的中文命名,也是基于理想主义的出发点,它表达了外来移居者与本地村民在同一块土地上共同生活,共同进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愿景。

它的英文 Bishan Commune,取义于1871年的巴黎公社,也包含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始发的返土归田运动(back-to-the-land movement)由嬉皮士们建立的实验公社的意蕴。前者的自治原则代表着另类政治的梦想,后者的生态环保思想则是今日中国应大力倡导的。1958年至1984年的人民公社运动,已经被证明是一场对中国乡土社会的严重破坏,“公社”这两个中文字代表着中国农村的惨痛记忆,因此Bishan Commune的中文不叫“碧山公社”,而称“碧山共同体”。“共同”二字还包含了Common的指向,即通过实际行动实现对传统产权观念的超越,促成真正的共用与分享——不仅是Lawrence Lessig提出的“知识分享”(Creative Commons),更是Michael Hardt和Antonio Negri提出的“共同财富”(Commonwealth)例如街道、历史遗产和公共空间等的分享。一项在农村的长期工作,必须有一个目标,尽管我能预知它所面对的重重困难,但我仍不耻于在这里说出自己的愿景。

How does the surrounding world affect your work? 周围的世界怎么影响你的工作?

碧山生活着近三千个有着极敏感的自尊心的村民,我在他们之中,每天必须笑脸相迎,言行举止均要谨小慎微,甚至着装、作息也要努力与他们趋同。我在这里的工作,从不试图向他们说明那些在他们看来过于深奥难懂的大道理,我隐藏自己的思想,只在自己的“思想共同体”内部作理论的探讨,要获得村民们的认同,只有用行动去做出示范,一件事情做出来,比任何话语宣传都更有效。过去村民毫不珍惜他们曾经世代居住的老房子,任由其颓败倒塌,只要有能力,他们都会去建造那些符合他们的现代化想象的新房子,住在祖先传下来的老房子中被视为人生失败的象征。我买下村中一幢空置已久的老房子,用一年的时间修缮它,然后从北京搬来这里定居,每天大门敞开...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新疆与旧疆,中心与边缘,西方与东方

[ 2014-06-26 13:38:1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6/26_134314_.jpg

新疆与旧疆,中心与边缘,西方与东方

冯原

[本文根据冯原2012年8月26日在乌鲁木齐国际展览中心“在新疆:艺术与社会”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刊于《刘小东在和田与新疆新观察》一书,2013年3月中信出版社出版。]

我来自广东,广东在今天可能被认为是沿海发达地区,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叫新疆,我想新疆之外应该有一个旧疆存在,那个旧疆到底在哪,其实说老实话,旧疆就是广东,因为广东在中华民族和国家的发展历史上,在很漫长的过去其实是边疆。不知道各位记不记得《阿房宫赋》是杜甫做的赋,他里面有句话叫做“六国毕,四海一”,在那个年代杜甫的想象中,六国就是六个国家民族,它统一了,四海为一家,那个四海我相信没包括广东,因为秦始皇建立当时的秦帝国的时候,广东还没有被征服,还处在帝国之外,之后秦始皇发兵五十万,最后征服岭南,然后百越民族混同为大的民族的组成部分,这个过程发生了将近两千多年的历史,我们观察一下这个历史的变化,就是从旧疆到新疆的过程。

昨天坐飞机过来,我有个习惯我喜欢从飞机上观察地形和地面,但是,我们从广州飞过来几千公里一直都是云雾缭绕,一直到离乌鲁木齐大概五百公里的时候,天气突然放晴了,于是我就探头观望窗外,我第一眼所看到的景象,我立马就想到了黄仁宇先生的一个主要概念,叫“十五英寸等雨线”,他为整个中华民族和地缘文化起源发明了这个关键的概念,所谓等雨线,就是降雨量,这个等雨线是我们中华版图的一条斜线,它从东北一直穿越到甘肃到新疆西藏这一片,中国大概就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年降雨量超过十五英寸的东部和南部地区,这个部分由于雨量充沛适合农耕,所以这是一个农业中国的起源;十五英寸降雨量之外的,就是往西往北走,由于雨量稀少,所以适合放牧,就是草原。因此,我们中华的演变历史上包含了游牧和农耕的两种文明形态在内。但总体上来说,整个汉民族文化基本上是偏向于农耕,所以为什么广东我要称为旧疆。我要告诉大家一点,广东历史上有过三次大的移民浪潮,今天的操粤语的这个地区的人大约在南北朝时候从中原地区移向广东,之后还有今天的潮州人从福建一带移向广东,最后是到了南宋的时候,就是从中原移向广东的客家人,每一次中原地区向广东的大迁移都是因为西部的游牧民族的进攻和压迫,这个关系非常有意思,要知道现在今天的广州人之所以到广东去,是因为新疆在向这边推进。当然反过来说的话,农耕民族也在不断的跟游牧民族之间做各种融合和竞争,这个关系从大的历史文化观上,其实囊括了我们整个民族和国家发展大的脉络。

我从飞机上看下来当时的地貌之后,当时我旁边坐了一个哈萨克族的,因为我们那个班机是飞莫斯科的,我跟他用很简单的英语讲了几句话,他告诉我说你看到外面的山了吗,我说看到了,他说那个山的背后就是我的祖国,我说你的祖国,我看一下太阳的光线,我算了一下方位,雪山背后应该是西南方向,我说你是塔吉克斯坦,他说我不是,我是哈萨克斯坦,我犹豫了一下,回来以后用谷歌地图查了一下,太阳正西方向我一看我应该是对的,哈萨克斯坦应该在乌鲁木齐的正西方向,我在使用谷歌地图,包括我脑子里面一系列的观念,其实告诉我一个问题,就是我在试图为我现在目前处在地球上的某个方位做出解释,我的解释不一定是对的,但是,我的解释背后有一整套的观念、我认为可能是对的一套的文化结构,比如说谷歌地图地球的经纬度,以及我们在地球上所观看到的所谓一套的地理性的物理学的规则。我在设想如果在地面上有个牧羊人,他在放牧的时候,他也看到雪山,他也看到浩瀚的天空,他也要会为他做出解释,他的解释会跟我的解释一样吗?很显然,今天上午阿城老师说的那个话题已经告诉我们答案,就是人类从早期来说,其实有第一次朦胧的全球化时代,可以把它称为萨满的全球化,也就是说处在萨满教,阿城老师还没有再往下说,其实萨满教的基本点就是泛灵论,就是万物皆有灵,这个泛灵论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文化解释,因为人必须要解释我从哪来到哪里去,在早期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原生态的人,都会寻找简单的解释,就是把周边的世界看成是有灵魂的,这种情况其实是非常普遍性,可以把它看成是泛灵论的萨满教的全球化的初步状态。但是,后来阿城老师说出现了轴心时代,轴心时代我们可以这样来做一个细化的讨论,在这个时候某些文化类型中出现的一些智慧超群的人,他们提出了一些能够比泛灵论更强有力的解释,这种解释就会被流传,逐步就形成了更有解释力,或者更强势的某些文化,延续到今天。我们说几千年的文化发展过来,其实今天我在天空上观察地面,我在想象地面的人在观察天空的时候,我把观察模式转换到今天我们对文化的解释结构中去。其实很简单,我们无非就生活在东方和西方两种对立和共存的解释框架之中,正是在东方和西方对立解释框架之中,我们可...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新疆无传奇

[ 2014-06-26 13:05:5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6/26_132628_.jpg

新疆无传奇

刘亮程

[本文根据刘亮程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在中亚:历史与现实”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刊于《刘小东在和田与新疆新观察》一书,2013年3月中信出版社出版。经刘亮程本人校阅。]

这些年来有关新疆的文字、绘画、影像非常之多,这是一个被看见最多的时代,也是一个被遮蔽最多的时代,无数的“看见”在遮蔽更大的现实。记录本身是一种遮蔽。没有一种记录可以替代生活,没有一种记录可以完整地告诉我们一个地方的生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看见生活的某一个方面、某一个点、某一个小小的角落。就像我们今天在谈论中亚这样一个宏大的话题的时候,我们对中亚又了解多少呢?我们仅仅是生活在中亚新疆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面,我们对中亚其它国家基本上是一无所知的,我们仅仅只是在古代文献中、在古代的广袤的地理概念中知道这样一个概念,除此之外,中亚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今天我们席地而坐在这样一个代表中亚的地毯上,跟大家畅谈中亚的时候,其实我们能够说的仅仅是我们生活的那个小小的范围,我们可以感受到的那一片小小的阳光,能够倾听到的那一阵细微的风声。刘小东的绘画呈现了和田玉龙喀什河里那一滩石头,我非常感动,那一河滩的石头和在乱石中掏玉的人们,从来没被如此真实地看见过。和田除了给内地贡献了它的美玉,还给内地贡献了一个神。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我们汉地人门上挂的门神有一位就是和田人。唐王李世民年老的时候,晚上睡不着觉,眼睛闭着,旁边就布满了鬼魂,李世民害怕,就让他的两位大将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带刀守卫在床两边,整夜护卫他睡觉,最后李世民也是怜悯两位老将,就让画师把这两位老将军的像画了挂在门上,一边贴一位,这就形成了我们汉地的门神,这个门神中的尉迟敬德就是和田人。我们可以想想,唐代是一个多么开放的时代,它用全部的胸怀朝西开放,接纳西域,也就是我们所说中亚这个区域内的许多个民族,他让和田的一个少数民族带刀侍寝在他的旁边,这需要一个多大的胸怀?一种多大的信任?所以我们谈中亚的时候,我们永远需要向唐代学习,学习唐代的胸怀,唐代在中亚地区驻军两三万,管理着比现在的新疆大好多的地方,众多的民族。那是一个永远需要我们向它致敬的时代。

回到当下的新疆,我想给大家讲一个小小的故事,有关毛驴的故事。前年我写了一部长篇小说,书名叫《凿空》。这本书所呈现的背景是龟兹,是跟和田相邻的另外一个地方,现在的库车,它是古龟兹国的所在地。在新疆或者中亚的历史上有两个王朝值得我们重视,第一个就是于阗国,第二个是龟兹国。这两个王国都存在了一千年之久,我们内地没有一个王朝存在过一千年,而在新疆塔里木盆地有两个王朝创造了最长寿命这样一个奇迹。我今天给大家讲的这个故事就是库车龟兹国的毛驴。

十几年前,我因为写一部散文集,来到了龟兹库车这个地方,当时给我感觉最深的不是人,而是满街的毛驴和毛驴车。当时库车有40万人口,有4万头毛驴,4万辆毛驴车。我在一篇文章中说,“这个城市似乎不需要汽车,一辆毛驴车坐10个人,4万毛驴车一次把库车人全部拉走。”它当时确实是一个毛驴大县,家家户户有毛驴,有毛驴车,毛驴是家里的帮手,像亲人一样住在自家的院落里面,跟人们一起生活。毛驴陪伴库车人有史可记的历史应该有三千年之久。远在鸠摩罗什时代,佛教大师、翻译家鸠摩罗什就骑着小毛驴往来于佛寺之间。后来库车到了伊斯兰教时代,阿訇骑的也是毛驴,往来于清真寺之间。直到解放以后,在我们大规模的农业机械还没有到达这些村庄的时候,毛驴还主要是人们的生活帮手。我在库车的时候,被这些毛驴所震撼,当时我跟县委书记提了个意见,我说毛驴是库车的最大资源之一,当时库车县正在实施“一黑一白”的经济战略,所谓“一黑”就是地下的黑石油,“一白”就是地上的白棉花,我说库车的资源优势不是“一白一黑”,而是“二黑”:地下的黑石油和地上的黑毛驴。我说黑石油可能十几年以后就会被开采完,地下变成空洞,我希望当我们把地下的黑石油开采完的时候地上的黑毛驴还在,这是库车人最后的财富。

我还提出一个意见,因为当时库车的新城不让毛驴和毛驴车进入。我说老城不让汽车进入,整个变成一个驴车城,让那些不管是乘车而来的,还是坐飞机而来的人们,直接到飞机场坐驴车进入龟兹古城,一步踏入千年龟兹,我说这样的旅游如果做起来,肯定是毛驴会给当地人带来财富。我们追求财富最终的目的是让赶驴车的人能比开汽车的人有更多的收入。但是当地实行的政策是“消灭毛驴”,用三轮车替换毛驴。经过这十年政府的力促,前年我到库车去的时候,库车的街上基本上已经少见毛驴和驴车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电动的,或者是柴油、汽油的三轮摩托。当地的农民也非常喜欢三轮摩托车,因为摩托车跑得比驴车快,经济效益比驴车高。另外...

阅读全文Read_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