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分类Category: 城市研究 | Urbanism | 1 | 2 | 3 | 4 | 5 | 6 | >

广州往事

[ 2012-11-17 21:36:2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11/17_213759_gz.jpg


广州往事

思往事 ,记惺忪,看灯人异去年容。
——小明星名曲《痴云》,王心帆撰

欧宁

我第一次从乡下到广州是1987年。乘车经过海珠桥,看着珠江平静东流,脑海里却翻滚起黄谷柳的《虾球传》和欧阳山的《三家巷》两部小说对省城的描写。那时少小离家,广州成了踏向广阔世界的第一站。我知道自己日后将经历更多的城市,广州既是出发点,也是告别地。我以为已经把养育自己成长的粤式文化放下了,可随着年岁增长,却倍添思念,而种种工作和生活上的机缘,又让我得以重返人生启始时期的文化母体。

2000年我开始在广州美术学院附近居住,这里位处珠江南岸(广州人称为河南),是广州旧城区的一部分,保留了最地道的广州生活方式。在这里,我策划了大部分缘影会(U-thèque Organization,独立电影和录像团体)的放映和讨论节目,2002年更开始往返于城区南北之间,研究和拍摄广州典型的城中村三元里,2003年以此项目参加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2004年搬入东山的一幢花园旧宅,成立别馆(Alternative Archive,以建立历史和现实的另类版本为目的的工作平台),开始更深挖掘和研究珠江三角洲的地方文化。

在绿树荫庇的别馆,我整天听着三十年代的粤曲名伶小明星(邓曼薇)的旧唱片,沉迷于她与撰曲人王心帆之间的动人故事。我常把她看作广州的Billie Holiday,饱经情伤,命途多舛,29岁云英未嫁,猝逝于添男茶楼的舞台上。她的平喉唱腔与王心帆的文人雅曲相得益彰,被称为“星韵心曲”,今日仍广泛流传于珠三角地区。由小明星的故事始,我开始关注珠三角地区在二战前后的历史,特别是日据时期由于权力真空而出现的失治和“匪乱”的状况,探讨普通人如何在这里获得自己的生存空间。同时我也关注上世纪省港两地的影业互动以及它在今天如何重新分享本地区的文化资源,和香港电影资料馆合作,为第29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策划了“珠三角:电影·文化·生活”的专题节目。

地方性(Locality)是对抗今日全球经济一体化所带来的文化侵略的策略之一。一个地区的文化认同有赖于地方性的建立,而地方性的根基则在于这一地区的历史资源。在全球化浪潮推动下,城市要不断发展,要不断开拓空间来容纳更大体量的经济活动,它必然与历史保...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癫狂的城市

[ 2011-01-17 16:15:52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101/17_161710_chai.jpg

[2006年4月7日,北京丰台区花乡羊坊村工作人员带领大批联防队前往下一个拆迁点进行拆迁。甄宏戈摄影。]

癫狂的城市

欧宁

2000年夏天,我决定离开住了十一年的深圳,搬到广州。作为一个短短二十年时间内建立起来的新城市,深圳似乎遭遇了它发展的瓶颈。经济特区的历史使命完成了,中央政府的政策开始向上海倾斜。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发表后的城市开发和房地产的狂飙突进使它的土地储备很快见底,深圳不得不继续向北和向东特别是关外寻找更多城市空间。在个人生活的领域,它的单一经济城市的定位,历史纵深感的匮乏,生活风格和文化资源的有限性,都令我越来越觉得它在空间上的迫狭。而同年秋天,上海举办了它的第三届艺术双年展,大量以前未被官方接纳的当代艺术作品开始进入这个大型展览,使它成为一个隐含着许多风向信息的标志性事件。我的迁居行动是试探性的,只是保守地搬到了深圳近邻的广州。两年后,呙中校的《深圳,你被谁抛弃》在网上发表,引起轩然大波。

2001年夏天,在广州的潮热天气中,我和几个助手正在为一个即将在柏林汉堡火车站美术馆开幕的中国当代艺术展“生活在此时”赶制画册。这是文化部首次出资在欧洲举办的中国当代艺术展,策展人即是2000年上海双年展的策展人之一的侯瀚如,还有时任中央美院副院长的范迪安。7月13日,在我们为画册忙得头昏脑胀时,工作室的电视传来了北京成功获得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的消息,我们看见天安门广场上狂欢的人群,脸上贴着国旗,手上也挥舞着国旗,口中大呼,“北京赢了!北京赢了!!”这个消息,不仅为北京,也为整个国家接下来十年的城市化运动安上了一个超级巨大的加速器。9月11日,在画册已经杀青,我们准备赶赴柏林时,纽约世贸大厦双子塔被两架飞机撞毁,那象征着资本的骄傲、城市的野心和人类与天比高的疯狂的摩天大楼轰然倒地,它间接影响了库哈斯为中央电视台新大楼做的设计,后者以一个扭曲的Z字型结构,完成了对曼哈顿式摩天大楼的批判。

这一年的6月29日,青藏铁路开工典礼在青海省格尔木市和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同时举行,意味着拉萨这座位处高原上的边远城市将要加入全国城市铁路网。11月10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第四届部长级会议以全体协商一致的方式,审议并通过了中...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比尔包效应

[ 2010-02-19 14:19:50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002/19_142245_bilbao09.jpg


比尔包(Bilbao)是西班牙北部的一个人口只有40多万的城市,原本寂寂无名,因为Frank Gehry在那里设计了一个古根汉美术馆,一下子带动了当地的旅游业和服务业,使它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工业危机中复活,转型为一个国际知名的新兴旅游城市。“比尔包效应”(Bilbao Effect)是最广为人知的城市更新的成功个案,它进入了众多大学的城市设计课程,催生了不计其数的论文,更被艺术界人士、创意经济发烧友和城市管理者引为最具说服力的例证。自此,很多人对“一个建筑就能激活一个城市”,“艺术有助城市复兴”等深信不疑。

比尔包的历史始自1300年。19世纪初,它是西班牙第一个开始工业化的城市,因为周边的山地中蕴含丰富的铁矿,加上有河运和优良海港,很快成为钢铁和造船业的重要基地,吸引大批劳动力聚集,人口急增,城市不断沿着纳尔温(Nervion)河两岸扩张,从而形成了今日的大比尔包地区的格局,也成为巴斯克(Basque)自治区的经济中心。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亚洲地区廉价劳动力的兴起,欧洲工业开始出现危机,比尔包亦不能幸免,而工业时代对纳尔温河的污染却积重难返。一直到1999年古根汉美术馆开业两年后,根据《纽约时报》记者Denny Lee的亲身回忆,河里仍是污泥淤积并伴有阵阵恶臭。

城市环境的恶化,工业崩溃造成的失业现象,加上巴斯克地区一直以来潜伏着的分离意识,使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发,比尔包被迫背水一战,寻求城市翻身的机会。根据一直负责城市规划的副市长Ibon Areso Mendiguren的介绍,当时古根汉美术馆到欧洲各城市寻求建立分馆,它开出的条件是只提供美术馆运营的软件,而不负责任何建造费用,这种苛刻的条件,加上欧洲一直以来对美国文化的抗拒,竟没有一个城市愿意接纳,巴斯克自治区政府和Bizkaia省政府决定违背民意,用约1亿美元的建造预算赌一把,结果大获全胜:根据2004年的统计,古根汉美术馆为巴斯克自治区创造了4842个工作岗位,为这一地区的G...

阅读全文Read_more

三月份的一个报道

[ 2009-10-11 22:47:58 | 作者Author: OUNING ]
关于邵忠基金会2至3月举办的“贾樟柯:二十四城记”展览。 Southern China Morning Post, March 1, 2009,作者:Kristina Perez。PDF文件在下载。

uploads/200910/11_224810_arts_ou.jpg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世贸天阶

[ 2009-10-08 01:39:40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10/08_015440_.jpg

我和外甥女朱妍。

uploads/200910/08_015459_.jpg

煽情的短信由游人发出,充满了民间语文的活力。

和家人晚饭后到世贸天阶闲逛,发现它的超大天幕变成了一个短信平台,许多游人把自己的祝福短语发到指定的号码,马上在天幕上被滚动显示出来。以前这个天幕的内容不是主旋律的政治宣传,就是用不知所云的图库资料制作而成的活动影像,这么空洞无物显然无法达成“全北京,向上看”的初衷。使用了即时短信后,这儿被激活(activated)了。有了大家的参与,这块天幕才会变成真正的Sky Media。当然它的潜能还不止于此,想想Twitter和饭否的火爆,你就知道,它将会把天幕下的这块空地变成城市最活跃的公共空间(当然,那是指没有Censorship的前提下)。现在中国各大城市这种类似的大型户外电子媒体非常普遍(多数都由商业公司开发),但除了官方宣传和商业广告外,没有人想起它还有其它用途。它们所负载的图像就像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写到的老大哥那样,已经变成了对我们日常生活的一种“强迫性凝视”。它们能被用来激活城市更多的公共空间吗?这正是Scott Lash一直向Chris Berry和我提议的一个研究课题,我们希望可以找到研究基金来展开这项有趣的研究。

新前门

[ 2008-08-18 10:39:20 | 作者Author: OUNING ]
原定5月对公众开放的前门大街改造工程一直拖到奥运会开幕时才开放。以下照片拍自2008年8月13日。

uploads/200808/18_104319_.jpg

新的五牌楼和远处的正阳门。

uploads/200808/18_104401_3.jpg

有轨电车的轨道已经铺好,但电车尚未登场。

uploads/200808/18_104446_1.jpg

从五牌楼南望。

uploads/200808/18_104523_2.jpg

拓宽前门大街是为了制造北京中轴线上的通衢大道的印象,但目前看来仍有点似舞台上的布景。

uploads/200808/18_104602_.jpg

新打造的廊房头条牌子。

uploads/200808/18_104620_.jpg

用鸟笼和拨浪鼓来作为路灯的造型是前门大街改造中最恶俗的设计之一。

uploads/200808/18_104732_.jpg

有些胡同口被用喷绘遮挡起来,也许因为里面的杂乱“有碍观瞻”。

uploads/200808/18_104650_.jpg

保存的旧建筑在一群新建的灰色建筑中特别显眼。

uploads/200808/18_104705_.jpg

除了灰色的调子,这完全是新式建筑。

uploads/200808/18_104741_.jpg

来自广东的一群小学生正在参观前门大街。

uploads/200808/18_104819_.jpg

前门大街西侧的珠宝市街。

uploads/200808/18_104805_.jpg

廊房二条。

uploads/200808/18_104757_.jpg

大栅栏街也进行了一番修整。

Saskia Sassen与利物浦的研讨会

[ 2008-06-27 23:52:23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6/27_235348_m23.jpg

由Tate Liverpool策划主办的研讨会及实地考察活动——“魔幻神秘的城市更新之旅:艺术家、建筑与城市的未来”是其二十周年庆典活动之一,也是今年利物浦作为欧洲文化首都试图激活城市能量,找寻城市更新之道而组织的思想交锋。研讨会共三天(2008年6月12-14日),分别在Tate Liverpool,The Bluecoat和利物浦大学三个场地举办,会上所有发言将结集出版;而城市实地考察活动则由三位当地艺术家和一个艺术团体领队,分别考察四个非常有特色或者说非常值得研究的街区。研讨会的演讲嘉宾中包括Saskia Sassen,她在对全球城市的研究中提出的民族国家主权的衰落和当代全球体系中主权的转型等观点,曾被Michael Hardt和Antonio Negri在《帝国》一书中引为参照,她的名著《全球城市》已被译成中文在中国出版。我和她以及历史学家John Belchem被安排在利物浦大学建筑学院教授Felipe Hernandez主持的一个Session中,我们讨论的主题是“城市生活:世界各地的贫困与权力”。Saskia Sassen曾被邀访问上海和天津,受到当地政府的款待,不过她说上海太过商业化,她更喜欢北京,因为有更多文化和艺术在那聚集。在我关于北京的主题发言结束后,她进行了评价和回应。她不使用PPT,也不用讲稿,把自己的发言控制在15分钟内,把时间留给与观众的讨论。讨论会一结束,她就拉着旅行箱赶飞机去了。最近她频繁参与当代艺术的活动,在七月份开始举办的欧洲当代艺术双年展[url=http://www.manifesta7.it]Manifesta 7...

阅读全文Read_more

在利物浦大学的演讲

[ 2008-06-26 21:50:12 | 作者Author: OUNING ]

Poverty and Politics: A Case Study of Da Zha Lan, Beijing - presentation by Ou Ning at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and the Visual Arts, Liverpool University. With discussion by Saskia Sassen, John Belchem and Ou Ning, Chair by Felipe Hernandez.The conference Magical Mysterious Regeneration Tour:Art, Artists and the Future of the City was organized by Tate Liverpool,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and the Visual Arts (CAVA), the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University of Liverpool and Cecilia Andersson Werk Ltd.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城市更新及其对抗

[ 2008-02-26 19:53:5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2/26_202653_26china.nytsmall.jpg

(重庆“史上最牛钉子户”。图片出自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27, 2007)

城市更新及其对抗

欧宁

城市的生与死

人终有一死,但都相信自己的城市不朽。千百年来,如果不是战乱、自然灾害或其它不可抗力的冲击,人们看见的城市总是生生不息,藉由物质的累积和精神的传承,成为延续人类生产和生活的历史载体。然而,与人们的愿景有违的是,城市事实上也是个有机体,同样有其生老病死的生命周期,只不过其时间更漫长,过程更复杂,超出了人短暂一生的视野。城市并不仅仅是个布满街道和建筑的物理空间(就算是物理空间也面临时间的侵蚀),它还纠集着世代繁衍的生命,以及由此派生出来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的动荡和郁结。城市的生与死,一直难以定义,充满了争议:人们发明城市规划这个专业,原本是希望它能对城市进行周密的“生涯”规划,有效控制和救助城市的衰败,从而能延长城市的寿命直至永恒,但不幸的是它常常被人们称为城市的杀手;有人认为发展商们投入资金是为城市添砖加瓦,而历史保护主义者则认为他们唯利是图,抹杀城市的集体记忆并室息城市本来的活力;有人认为建筑师们是城市的建设者,但有人也批评他们耽于自己的梦想,把城市当成白板(Tabula Rasa),随意刷改自己的设计,罔顾城市使用者的死活……

简·雅各布斯在其1961年出版的著名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中,以一个普通市民的姿态,猛烈抨击以埃比尼泽·霍华德(Ebenezer Howard)的“花园城市”(Garden City)、勒·柯布里耶(Le Corbusier)的“光辉城市”(Radiant City)和丹尼尔·伯纳姆(Daniel Burnham)的“城市美化”(City Beautiful)为代表的城市规划思想,这些思想被她斥为“伪科学”,表面上带有一定程度的理想主义色彩,在战后的美国曾盛行一时,成为政府规划官员、投资...

阅读全文Read_more

斯德哥尔摩瑞典建筑博物馆的城市展

[ 2008-01-29 01:06:43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5/06_140935_oncity.jpg

On Cities; maps, cars, people and narratives in the urban environment
The Swedish Museum of Architecture in Stockholm, Sweden
4 March – 4 May 2008

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city as a dynamic and fully dimensional figure, to follow and engage with its processes as self-generational and to be able to extend its definitions, new methods are required.

The world’s cities are growing with immense force. 50% of the globe’s population now lives in cities. What challenges does this development represent for its inhabitants? What strategies develop and take shape under current circumstances?

The exhibition presents artists and architects whose backgrounds cover several continents. With site-specific methods and narrative approaches, the works on display show examples of creative and innovative ways in which to relate to the urban environment. Guided by the works on display, the exhibition provides an opportunity to contemplate ...

阅读全文Read_more
uploads/200801/22_021503_na1.jpg

据路透社报道,意大利城市那不勒斯自去年12月21日以来一直无人清运垃圾,原因是垃圾已无处可放。城市里堆积如山的垃圾据估计超过十万吨。这令我想起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描写的莱奥尼亚,Zygmunt Bauman在他的《废弃的生命:现代性及其丢弃物》中也引用了这一篇:

连绵的城市 之一

莱奥尼亚每天都在更新自己:清晨,人们在新鲜的床单被单中醒来,用刚从包装盒里拿出的香皂洗脸,换上崭新的浴衣,从新型冰箱里拿出未开启的罐头,打开最新式样的收音机,听听最新的歌谣。

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昨天的莱奥尼亚的废弃物包在塑料袋子里,等待着垃圾车。除了挤过的牙膏皮、烧坏了的灯泡、报纸、容器、包装纸,还有热水器、百科全书、钢琴、 瓷器餐具。莱奥尼亚的富足,与其以每日生产销售购买量来衡量,不如观察她每天为给新东西让位而丢弃的物资数量。你甚至会琢磨,莱奥尼亚人所真正热衷的究竟是享受不同的新鲜事物,还是排泄、丢弃和清除那些不断出现的污物。当然,清洁工们像天使一样宽容大度,他们的任务是将昨日的遗物搬走,充满敬意地、默默地、以一种近乎宗教仪式的虔诚工作着,也许是因为人们一旦丢弃这些东西,就不愿意再想它们。

至于清洁工每天把这些东西搬运到何处去,从未有人问过:肯定是运到城外。但是,城市在逐年扩大,清洁工就得越走越远;垃圾越堆越多,越堆越高,所占面积的半径也越来越大。另外,莱奥尼亚新材料的制造工艺越来越高,垃圾的质量也随之越来越高,经久耐腐,不发酵,不可燃。于是,莱奥尼亚周围的垃圾变成坚不可摧的堡垒,像一座座山岭耸立在城市四周。

结果是:莱奥尼亚丢弃得越多,就积攒得越多;她过去的鳞片已经焊成一副无法脱卸的胸甲;城市一面在每日更新,另一面在把一切都保存于唯一一种形态中:昨日的废物堆积在前天以及更久远的过去的废物之上。

莱奥尼亚的垃圾也许将一点一点侵占整个世界,不过,这漫无边际的垃圾堆最外围的斜坡那面,也还有其他城市在排泄那些堆积如山的垃圾。也许,莱奥尼亚之外的整个世界都已布满了垃圾的火山口,各自环绕着一座不断喷发垃圾的城市。这些彼此陌生并敌对的城市之间的边界,就是一座座污染的碉堡,各个城市的废物相互支撑,相互重叠,混杂在一起。

垃圾堆积得越高,倒塌的危险越大:只要一个罐头盒、一个废轮胎,或一只大肚酒瓶滚向莱奥尼亚,就会引起破鞋、陈年日历、枯花的大雪崩,整个城市就将被淹没在她始终力图摆脱的过去中,与邻近城市的周边混合在一起,终于彻底干净了。一场大灾变,把肮脏的群山夷为平地,每日更换新衣的城市被抹掉了一切痕迹。而附近那些已经准备好压路机的城市,则等待着平整这块土地,拓展自己的领地,扩大疆域,让自己的清洁工走向更远的地方。

——以上摘自译林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卡...

阅读全文Read_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