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分类Category: 平面设计一百年 | 100 Years of CNGD | 1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书刊设计大师钱君匋

[ 2009-03-31 21:28:0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3/31_212939_24_171140_qianjuntao.jpg

书刊设计大师钱君匋

1927年,钱君匋应章锡琛之约,到开明书店任美术音乐编辑,开始书刊设计的工作。一年后,声誉鹊起,作家、杂志社、出版社委约不断,使他穷于应付。于是,由丰子恺等知名人士发起,代他订了一个《钱君匋装帧润例》,除印成单张派发外,更刊登于开明书店的杂志《新女性》之上:“友人钱君匋,长于绘事,尤善装帧书册。其所绘封面画,风行现代,遍布于各店的样子窗中,及读者的案头,无不意匠巧妙,布置精妥,足使见者停足注目,读者手不释卷。近以四方来求画者日众。同人等本于推扬美术,诱导读书之旨,劝请钱君广应各界嘱托,并为定画例如下:封面画每幅十五元,扉画每幅八元,题花每题三元,全书装帧另议,广告画及其他装饰画另议。一九二八年九月,丰子恺、夏丐尊、邱望湘、陶元庆、陈抱一、章锡琛同订。附告:1.非关文化之书籍不画;2.指定题材者不画;3.润不先惠者不画。收件处:开明书店编译所” (注) 钱君匋当时有“钱封面”之称,炙手可热之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钱君匋(1906-1998)一生共设计了四千多种书刊,数量之多,同辈设计师难望其项背。早期作品与陶元庆相似,后渐渐吸纳日本的图案风格,又借鉴欧洲未来主义、立体主义和构成主义的艺术手段,再融合中国画、书法、篆刻的精华,终于形成自己的设计语言。他在二、三十年代的设计,呈现出令人惊讶的多元面貌,一方面隐含着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的血脉,含蓄、隽永、简炼、大方;另一方面又深得五四新文化的滋润,与国际最新潮流共呼吸,构图、用色、造型不循常规,新意念层出不穷,即使与同时期的西方书刊设计相比,水平亦不遑多让。从这些设计中,人们能感受到中西文化的激荡和转化,感受到上海这个现代都市资讯流通的活跃,更感受到一个设计师在大时代中澎湃汹涌的激情。解放后,钱的设计趋向洁净、工整的极简主义(Minimalism)风格,线条精致、用色典雅,达到一种老而弥坚、澄明开朗的境界。

早期的书刊设计不是由作家亲自动手,就是由画家客串,钱君匋可以说是第一个专业的书刊设计师。他对几何图形的开发运用,对图案字体的大胆创造,以及对构成的重视,使书刊封面开始脱离书法题签或装饰画的简单形态而成为现代意义上的设计。尽管他同时拥有...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陶元庆的新形色

[ 2009-03-24 15:19:37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3/24_152050_.jpg

陶元庆的新形色

陶元庆(1892-1929)在这个世界上只活了三十七岁,但在现行的书刊设计史论中却拥有崇高的地位。这与鲁迅对他的推举很有关系。鲁迅曾写过两篇文章评论过他的作品,一篇是《<陶元庆氏西洋绘画展览会目录>序》,最初发表于1925年的《京报副刊》,后编入《集外集拾遗》;另一篇是《当陶元庆君的绘画展览时》,最初发表于1927年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后编入《而已集》。在后一篇文章中,鲁迅写道:“他并非‘之乎者也’,因为用的是新的形和新的色;而又不是‘Yes’‘No’,因为他究竟是中国人。……我想,必须用存在于现今想要参与世界上的事业的中国人的心里的尺来量,这才懂得他的艺术。”这“新的形和新的色”,说的正是陶元庆艺术的现代性。

作为鲁迅的同乡和学生,陶元庆深得其恩泽。从1924年的《苦闷的象征》开始,鲁迅陆续把自己著译或编校的书刊交由陶元庆来设计封面,使他得以济身于现代书刊设计先驱之行列。陶其人特立独行,设计也是天马行空,完全不受任何思想束缚。他精于中国传统绘画、东亚和埃及的图案以及西式油画和水彩,所作设计融会贯通,用色大胆老辣,线条简洁优雅,笔触随意挥洒,造型常游移于虚与实、似与不似之间,给人予绵绵无尽的想象空间,一扫传统装帧的迂腐之气。有时他甚至不按鲁迅的要求,只按自己的想法另谋新篇,最后亦能让鲁迅心服。《坟》的设计便是这样产生出来的。鲁迅致函陶元庆请设计封面,“只要和《坟》的意义绝无关系的装饰就好”,但陶却作出一幅有坟、棺和枯木的封面来,其苍凉的意绪力透纸背,比纯装饰的图案更胜一筹。

陶元庆的设计作品遗世不多,因为他心志高远,未把书刊设计视作自己的大业。他的志趣在于绘画,并且是一个极端的完美主义者,所绘作品屡画屡毁,反复多次,直至达到自己苛刻的要求为止。所以当他的设计渐得大名,求者日众时,他均一一谢绝,把这些委托全部转给师弟钱君匋。而钱君匋则在陶元庆的影响下展开自己的设计事业,一生努力不懈,最后成为中国现代书刊设计史中独挡一面、佳作纷呈的巨匠。

2-2-01 《苦闷的象征》,厨川白村著,鲁迅译,陶元庆设计,未名社出版,1924,200mm×138mm

[img]uploads/...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鲁迅与书刊设计

[ 2009-03-12 01:09:1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3/12_011102_14794179.jpg

1936年10月8日, 在上海八仙桥青年会举办的中华全国木刻第二回流动展览会上,鲁迅和黄新波、曹白、白危、陈烟桥在一起。沙飞摄。

鲁迅与书刊设计

在中国现代文化思想史上,鲁迅(1881-1936)如同神一样受人膜拜。他被人们奉为导师、旗手、领袖,饱经风雨而不倒。因为有毛泽东的追捧,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当大多数解放前的作家作品都被打入冷宫时,他的著作仍能畅行于世,成为中国人在文化禁制时期仅有的精神读物。他是作家中最早关注书刊设计的人,他的著作中有大量关于书刊设计的论述,他本人在早期更亲自对自己和别人的书刊进行设计。因此,在解放后所出版的现代书刊装帧史论中,他一直被摆在先行者的行列,而“鲁迅与书刊设计”更成为史家必治的课题。

鲁迅的书刊设计带有典型的文人特点。第一是朴素,他很多书都是“素封面”,除了书名和作者题签外,不着一墨,“于无声处听惊雷”;其次是古雅,他爱引用汉代石刻图案作封面装饰,甚至用线装古籍形式包装外国画集,以旧瓶装新酒;三是喜用毛边装,他自称为“毛边党”,爱保留书边不切,觉得“光边书像没有头发的人——和尚或尼姑”;四在版式上喜欢留出很宽的天地头,让读者可以写上评注或心得,以尝读书之乐;最后是对细节斤斤计较,举凡字体大小、行距、标点、留白、用色等等,他无不细加考究,直至理想为止。

鲁迅除了是作家外,还是一个资深的美术研究者。他自1912年开始收集研究六朝造像、汉画像、汉碑帖和其他金石拓本,后更致力于引介外国版画,倡导新兴木刻运动。因此他的书刊设计又能超乎文人趣味,具有专业设计的风范。他以图案字体来设计书名,大胆改变汉字原有的笔划结构,突破传统书法的既有规则,赋予其强大的隐喻功能,可谓自成一派。而对书刊插图的重视,更加显示出其高瞻远瞩的专业眼光:“书籍的插画,原意是在装饰书籍,增加读者的兴趣的,但那力量,能补助文字之所不及,所以也是一种宣传画。” (注) 所以他在编辑和设计《奔流》、《译文》等杂志时,加入了大量的插图。

以今天的目光看,鲁迅的书刊设计未必如一些史家或藏书家所论,件件皆是杰作。因为当时的历史条件所限,他的设计在造型上仍然有所欠缺,在图案字体方面,虽有《呐喊》等经典,但亦有《萌芽月刊》、《接吻》等平...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现代书刊设计:传播文化新声

[ 2009-03-10 16:16:02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3/10_162128_001s.jpg

2001年受Robert Bernell委托写作《中国平面设计一百年》一书,拟译成英文在Timezone 8出版。写了一半时,Timezone 8遭遇财务危机,出版计划搁浅。我准备将已经完成的两个章节陆续在博客发表,现在先发第二章《现代书刊设计:传播文化新声》,共九篇,包括2-0.引言; 2-1.鲁迅与书刊设计; 2-2.陶元庆的新形色; 2-3.书刊设计大师钱君匋; 2-4.丰子恺的漫画精神; 2-5.图案先驱陈之佛; 2-6.闻一多的未尽之才; 2-7.漫画家与书刊设计; 2-8.其他设计师。以下是引言部分:

现代书刊设计:传播文化新声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鲁迅《野草》,1927(注1)

在清末民初,中国的文化仍然是旧文化,书面语言以文言为主,文学上则盛行“鸳鸯蝴蝶派”。“鸳蝴派”高张艳帜,满纸尽是“卅六鸳鸯同命鸟,一双蝴蝶可怜虫”,虽然已经用白话文写小说,但仍保留章回体,除了擅于言情,更沉迷于武侠、黑幕、历史、宫闱之中,行文不脱旧式文人的趣味,因此一直被文学史家视为旧式文学。直到“五四”新文化运动爆发,白话文和新文学才得以勃兴,并在以后的岁月中不断发展,最后成为主流。

1915年9月,《青年杂志》(第二卷起,...

阅读全文Read_mor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