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分类Category: 电影 | Film | 1 | 2 | 3 | 4 | >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张泠论《三元里》

[ 2011-01-26 19:26:17 | 作者Author: OUNING ]
本文以英文写成,原题为Stabilize the Shadow of Time: Exploring Temporal-Spatial Construction in San Yuan Li in the Tradition of City Symphony Cinema,5500英文词,由作者译成中文,发表于2011年第一期《当代艺术与投资》,征得作者与杂志同意,在此发表。张泠,网名黄小邪,芝加哥大学电影与媒体研究系博士,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美学硕士。她的这篇文章与伦敦Goldsmiths学院教授Chris Berry的《想象全球化都市:库哈斯、缘影会和珠三角》(Imaging the Globalized City: Rem Koolhaas, U-theque and the Pearl River Delta,写于2007年,7800英文词,未译中文)是两篇研究《三元里》最认真的论文。感谢两位作者。

uploads/201101/26_210259_syl06.jpg


数字化“城市交响曲”,捕捉时间的阴影
《三元里》中的蒙太奇与时空构造

张泠

作为随现代科技发展而诞生和衍进的视听媒介,电影自被发明始即与都市现代性有密不可分的私密联系。它能捕捉都市影像、重构都市时空,并再现都市体验。因此,一种电影形式(film mode)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应运而生——“城市交响曲”(city symphony)电影。(1)无数电影和文化批评者、社会理论家及城市地理学者都对此形式有过研究和阐释,提供丰富多元的观点。(2) “城市交响曲”电影结合日常影像与复杂蒙太奇手法,预示一种新的速度、强度及过度的感官刺激——而这正是迅疾且不断变化的现代都市体验。(3)现代都会如柏林、巴黎、纽约、莫斯科(4)的电影画像因两部成熟影片而达到顶点:瓦尔特·鲁特曼(Walther Ruttmann)的《柏林,大都会交响曲》(Berlin, symphony of a big city ,1927)和吉加·维尔托夫(Dziga Vertov)的《带摄影机的人》(Man with a Movie Camera ,1929),这两部影片将蒙太奇美学表达现代思维的可能性和重要性引向极致。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关于《小东西》:与朱文的对话

[ 2010-06-26 02:27:1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006/26_022914_finas.jpg


欧宁:你的第一部电影《海鲜》刚出来时,感觉它是一部野心很大的作品,你似乎要给电影界一个震动,它包裹着一种来自文学世界里的自信。经过《云的南方》,到了《小东西》后,你怎么开始对“小”感兴趣起来?

朱文:是的,《海鲜》是一部刺激、直接的电影,延续我小说作品的某个方向。作为一名作家多年来我对新闻出版制度深恶痛绝而又无可奈何,这使我后来拍电影时对更为严格的电影审查制度极为过敏。所以我决定不管电影审查,至少第一部电影是这样。《海鲜》成功之后,我满世界地去解说这个电影,刚跑了几站我就没兴趣了。这不是我想要的。

当年写东西发表不了,是自己办民刊,传播有限,但没有疑问。你清楚自己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而这算怎么回事呢?我希望我做的事情首先是面对和我一样生活在国内的人们的。我希望正常地做一件事情,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就像我的小说,尽管经常被删改,但是首先在国内流传,在写作十年后开始被翻译出版,在其他语言广泛传播,被给予很高的评价,这个顺序是自然的。因此我决定要拍地上电影,妈呀,上了贼船了。不同的处境在要求不同的风格,我鼓励自己不要消极地对待这个事情。因为正像你说的,我自信自己可以适应新的环境。要么就玩这个游戏,要么就拍屁股走人,自己拿主意吧。人们总说时间会改变一切,但我的经验告诉我,只有靠你自己,靠朋友。

《云的南方》、《小东西》磕磕碰碰地出来,我对它的感情是复杂的。一方面我清楚它是新鲜的,另一方面我也清楚它是怎么来的,就像一个新生婴儿的脑袋因为产道的挤压而变形。但是没关系,只要不缺钙,会长好的。也许对“小”感兴趣,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我不希望自己迷失在这个好大喜功的游戏里。我现在比刚开始做电影时更热爱电影,而电影工业的状况反而不让我那么烦扰了。因为更少迷惑了。所谓“小东西”强调的是回到电影艺术本身,回到艺术创作的本质,强调的是原创性和想象力。“小”与“大”是相对的,“小”即“大”,“大”即“小”。

欧宁:我们在八十年代末认识,直到去年我为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的“文学与建筑”项目找你写小说,才又紧密联络起来。我们一起去西藏林芝去看张轲设计的派镇码头,在一起相处,发现你的性情也变了不少。至少我觉得你和韩东发动“断裂”文学运动时的那种愤怒没有了,或者说少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Apichatpong在巴黎

[ 2009-10-01 06:33:3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10/01_063424_api.jpg

uploads/200910/01_063532_arpichapong.jpg


与Anne Dressen在巴黎的Brasserie Balzar吃饭,除了惊讶地发现Bruce Willis也在同一餐厅用餐之外,她还告诉我,在她工作的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Apichatpong Weerasetthakul的展览正在布展中,将于9月30日开幕。她约我在开展前去看看,并把 Apichatpong介绍给我。

我到达美术馆时,Apichatpong正在忙于布展,为不能完成布展感到抱歉不已。我听说他现已移居清迈,那里已变成艺术家和佛教知识分子的天堂。Rirkrit Tiravanija在那里运作The Land Project,并请建筑师Aroon Puritat盖了他在那的大宅。现在Apichatpong也加入了这个群落。

Apichatpong是泰国新电影运动的旗手,生于1970年,曾于泰国学习建筑,后到芝加哥艺术学院学习电影(与Jeff Koons和Paul Chan是校友,呵呵)。1994年开始电影和录像制作,1995年在曼谷成立新锐电影人的同盟组织9/6 Cinema Factory,1997年参与创立曼谷实验电影节,1999年在曼谷成立自己的公司Kick the Machine。2004年我曾在广州举办的东南亚独立影展中放映过他的第一部剧情长片Mysterious Object at Noon(黑白,88分钟,2000)。他的电影获过两次嘎纳影展的奖项(Blissfully Yours, 2002; Tropical Malady, 2004),同时他也以电影装置活跃在当代艺术领域,曾获第55届卡内基双年展颁发的The Fine Prize。

在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展出的是他今年的最新作品Primitive,这是一个由慕尼黑Haus der Kunst,利物浦FACT和伦敦Animate Projects三家机构联合委托的项目,包括一系列长短电影,以装置的形式展出,主要讲述一个泰国北部乡村里的年轻人如何在那里建造一个永不起飞的太空船的故事,剧情与纪录混合,还出版了一本相关书籍。可惜的是美术馆给的空间有点局促,展览的制作好像也大不如前。临走时我在美术馆的书店买了一本James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盐都纪事:应亮影展

[ 2009-07-28 00:34:0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7/28_003450_yingliang320.jpg

策划主办:邵忠基金会
联合主办: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
影展时间:2009年8月15-16日(UCCA), 22-23日(BAMA), 29-30日(BAMA)
Crosstalk活动:2009年8月30日下午五点(BAMA)
问询:(010) 6561 0361,info [at] shaofoundation.org.cn

应亮比通称「第六代」的中国电影导演小了一轮。尽管他已是国际影展常客,但仍长年潜居在四川自贡(因盛产盐而被称为盐都),反复用着同一批「亲友团」制作队伍,以极低的成本实现稳定的作品产出。在长尾时代,全球化的发行传布体系开始具备消化众多小众冷门内容生产者的能力,但这一系统亦有令他们被硬性框定为「长尾」创作者的危险。应亮的电影生猛鲜活,个人特点高度突出。此次影展包含他的全部长片三部与短片五部,在三个周末循环放映,是迄今为止片目最为完备的应亮影展。

应亮,1977 年生于上海,在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学习电影,后毕业于重庆大学电影学院导演系。在校期间就积极投入到个人电影的创作实践中,至今完成各类短片十五部,长片三部。其长片处女作《背鸭子的男孩》(2005)获得了包括东京 FILMeX 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和旧金山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 SKYY 奖在内的五个国际电影节的重要奖项,并被纽约现代艺术馆以及新加坡亚洲电影资料馆放映及收藏。第二部长片《另一半》(2006)获得了包括韩国全州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在内的四个国际奖项,曾在三十多个国际影展上放映。2008 年 3 月,《另一半》作为纽约现代艺术馆「当代亚洲」影展开幕电影,放映六场,获得《纽约时报》的高度评价。2008 年,应亮的第三部长片《好猫》获得布里斯班国际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联盟奖。以上三部长片皆被栗宪庭电影基金收藏。

2008年-2009年,应亮完成了三部短片的拍摄和剪辑。09年5月拍摄完成长片《消失在春天的生命》并进入后期制作。目前,他开始了最新长片电影《被台风刮走》的筹备,该片已获得鹿特丹国际电影节HBF数字项目基金,入选香港亚洲电影投资(HAF)、戛纳电影节的“工作室”单元以及台北金马影展国际影视创投会。应亮曾获得《东方早报》评选的「文化中国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王小鲁给《经济观察报》做的访谈原稿

[ 2008-09-03 23:16:45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9/03_231809_n746225697_784206_1490.jpg

Documented the first Shenzhen Biennale of Urbanism and Architecture curated by Yung Ho Chang, 2005. Photograph by Liang Rong.

访问者:王小鲁
被访者:欧宁
时间:2008年7月12日
地点:北京

关于《三元里》

王:我以前早就听说过你的这个纪录片《三元里》,但刚才看了之后,发现跟我的想象不一样,它有着很强的形式感。我曾经研究90年代以来的纪录片发展,很留意关于当下纪录片的评论,《三元里》从艺术性和试验性上来说都很有说头,但为什么我听到的评价非常少,这是由于传播不力的问题吗?

欧:这个纪录片是03年拍的,其实放映地也挺多的,但是它主要的传播通道,是在当代艺术这个系统里面,在纪录片这个通道里是少一点。

王:我的观感是,这个电影自觉地与过去的某个电影传统发生着深切的关系,我说的这个传统就是电影史早期的“城市交响乐”系列的纪录电影,它们一般没有对白,只拍城市日常生活的表象,然后剪在一起,拍摄方法上你跟它们很相似,而《三元里》的快镜头也很像早期默片时代电影的那种视觉上的不连贯。

欧:这个方面其实是刻意的,如果觉得它像早期的东西的话,因为它是黑白嘛,它的音乐,加上这种快节奏的镜头的运动。这么做有两个原因,我们拍三元里的时候,中国城市化正好是到了一个颠峰,中大型城市在快速发展,就像1930年代世界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个社会主义首都一样,当维尔托夫在拍摄莫斯科的时候,他用了一种印象式的拍法,他用电影来赞美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大都市,而我特别喜欢这些早期的纪录片,特别喜欢维尔托夫时代。那时候因为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还是有隔阂的,维尔托夫的电影拿到英国放映的时候,是在地下俱乐部放的,这个时代背景有点像——拍摄这个电影的时候,我正在做缘影会,那个时候也是这样。所以我这个片子算是对维尔托夫的一个致敬吧。同时,我们是用小组拍摄的方法,很多不同的DV机,而且很多不同的人掌机,色调都很不一致,做成黑白也是技术上的原因。

王:这样一来,这些DV机拍摄的素材应该都是很粗糙的,但是...

阅读全文Read_more

北京的星期天

[ 2008-05-29 22:30:25 | 作者Author: OUNING ]


Chris Marker拍于1956年的纪录短片,原标题为Dimanche à Pekin,是他早期周游社会主义列国时拍摄的反殖民主义系列影片之一。本片片头中文字幕由Agnes Varda翻译,错别字不少,但已被Chris Marker捧为“中国通”。他向周恩来推荐,Agnes Varda随后被作为摄影记者邀请于1957年访问中国。这两位法国老前辈还健在,Chris Marker今年87岁了,住在巴黎,拒绝一切访问,每当记者跟他要一张个人肖像时,他总用一张猫的图片代替,这个猫名叫Guillaume。Agnes Varda刚好80岁,也住在巴黎,2001年曾在巴黎郊区的一个小电影节见过她,当时她的《拾穗者》刚在法国公映,她在放映前与观众见面。她2005年来过北京,参加法国电影回顾展。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双年展!双年展!!

[ 2007-11-20 00:55:10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711/20_005556_biennalefinal.jpg

数码纪录片,彩色,70分钟,2005-2007

导演:欧宁|摄影:黄伟凯,刘窗,固铁庆,陈矢,杨义飞,陈鸿翔,屠楠,欧宁|特别摄影:陈忠和,高小龙|平面摄影:舒赫,梁荣|剪辑:陆佳,欧新,欧宁 |配乐:李劲松 |翻译:李如一,张晴 |片名设计:黄立光|制作:别馆

05年张永和策划的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所带来的思考与果实还未被完全消化,07年的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又要在马清运的主持下开锣了。《双年展!双年展!!》是一部关于05年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的纪录片,纪录了这个展览的筹办过程,采访了超过50位参展建筑师、艺术家和策展人,涉及这几年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和国际上对城市建设和生活策略的思考。将在07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中播出,并收入05年双年展的画册中公开发行。

Chinema Direct, Nova, Bruxxel,Nov 9-25, 2007

[ 2007-11-10 18:13:0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711/10_181327_nova9901.jpg

昨日在布鲁塞尔开幕的Chinema Direct-中国独立影像作品展将放映《煤市街》(11月10日22时;11月18日18时),同时展出媒市街相关图片。地点在Nova Cinema, Rue d'Arenberg 3 1000 BRUXXEL。18号那场我将出席观众见面会。详细节目见:http://www.nova-cinema.org/index.php?page=prog/99/06editochine.fr.htm

uploads/200711/10_200409_nova0.jpg

uploads/200711/10_200614_nova2.jpg

uploads/200711/10_200807_nova3.jpg

周浩最新纪录片《龙哥》

[ 2007-10-29 06:17:54 | 作者Author: OUNING ]
《龙哥》是一个很有江湖意味的片名,它指向一个能见度极低的隐形社会。很少人能有机会真正目睹所谓的江湖,好奇心驱使人们走进电影院或买张DVD,去消费好莱钨或港产电影所虚构的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如果说一部纪录片能提供一个真实江湖的版本,那不正是每天过着庸常生活的我们所期待的吗?

也许因为是职业摄影记者出身,周浩一直偏爱激烈的现实题材。《厚街》中就曾出现血淋淋的打架和煤气罐将要爆炸的场面。捕捉这种惊险镜头有时需要付出代价,但它却代表着记者的胆色和冒险精神。而《龙哥》,则可以说得上是周浩一次更具野心的冒险(当然,为了驳斥“题材决定论”,他也拍过《高三》这种反映学生生活的片子)。

这一次,周浩要去采集的是一个“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生存样本。他碰到了一个狡猾的拍摄对象,这个名叫阿龙的吸毒贩毒者、入室行窃者,在周浩亮出《南方周末》的记者身份后,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故事可以待价而沽。这令到周浩无法用心去拍摄,而只能用脑去拍摄:他要调动所有的聪明才智,来与这个在低层生活中千锤百炼的人物进行交锋。

因此,整部片子没有感动,它既抽离了社会法律的准则,也撕裂了纪录片的伦理道德,只有拍摄者和被拍摄者——两个男人间的残酷交易。周浩有意弱化了所谓江湖生活的细节,而聚焦于二人的角力。开始时,阿龙还带着社会教化的面具,衣冠楚楚,作着伪善的表演,当他明白这不是周浩所需要的东西时,他开始展露自己的落拓生活——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然后不断向周浩索取钱财和其它帮助。而周浩,尽管从一开始就告诫他,“别把我当傻逼”,一直在控制着每次资助的数量,以及保持着适度的界线,但在这个江湖老手面前,还是显得过于单纯了。

这是一个由买方作出决定的交易。从交易成本而言,阿龙付出的比周浩要多,为了让周浩相信在一次被警方抓捕后他以吞食刀片来逃避刑罚,他甚至用针筒抽自己的血放在嘴里伪装吐血。他一直在迎合周浩,甚至使用感情的伎俩来加重他的价码。在影片临结尾处,他在铁丝网上游走,说要给周浩一个“完美的镜头”——他是那么洞悉买家的需要——一个善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社会动物,一个亦真亦假的演员,一个悲哀的生命。

在题材方面,《龙哥》涉及了许多国内纪录片力不能及的领域,例如烂尾楼里的地下社群,城中村中的吸毒贩毒现场,朝不夕保的江湖爱情,监狱场景等等,在挑战纪录片的拍摄难度方面,显示了周浩一根筋的韧劲。不过,如果要与他的其它作品比较的话,我还是觉得前两部(《厚街》和《高三》)更好看一些。《龙哥》过于边缘化和奇观化,放大了人生的险恶和绝望,缺少打动人的平常心。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煤市街》放映讨论实录

[ 2007-10-03 18:57:5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710/03_185848_060314e.jpg

《煤市街》,数码纪录片,彩色,85分钟,2006
本片是《大栅栏计划》的组成部分,《大栅栏计划》由德国联邦文化基金会和歌德学院北京分院共同支持
导演:欧宁|原始素材:张金利|部分摄影:黄伟凯,欧宁,曹斐|剪辑:曹斐,欧宁
英文字幕:David Bandurski|制片人:欧宁,曹斐|制作:别馆

煤市街,位于北京天安门广场西南侧的大栅栏地区,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为了在2008年奥运会前改善大栅栏地区的交通和市政设施,对这一破败的老旧城区进行改造,从2004年12月27日起,北京市政府启动了煤市街道路改扩建项目,要把原来8米宽的路面扩宽到25米,因此这条街上的多数原住民均面临被拆迁的命运。张金利、孙铁生和刘瑞萍是煤市街的三个拆迁户,他们因为不满政府和拆迁公司的赔偿方案而走上漫长的维权之路,最后均以失败告终,就算是他们之中最顽强的张金利,亦难逃被强拆的结局。这是中国大多数城市在更新发展过程中司空见惯的故事,但这部影片特殊之处在于多数素材由当事人亲自拍摄,那种置身其中的热切以及他们亲历的伤痛,呈现出不可代言的力度。他们的抗争行动改变了煤市街寻常的市井空间,让它焕发出一种新的意味。在剧烈变迁的时代,手持摄影机的张金利们,正在成为另类历史的纪录者。

2007年9月14日天琳放映会讨论实录

崔卫平:这位是我们的导演欧宁。非常高兴今天欧宁导演能够亲自到场跟我们大家聊两句。

欧宁:谢谢大家今天来看这个片子。这个片子是我们那个大栅栏计划的一部分。我们打算要作两部片子,这个只是其中之一。我们在作这个大栅栏计划的过程中,发现了张金利这样一个人物,然后就一直跟着他,发现他的故事比较完整,就先用一个比较传统的纪录片的方式把他的故事给作出来。接下来我们还有一部要作的就是对大栅栏整个地区的一些人文生态啊、建筑啊、还有一些社群社区,这些总的情况,作一部那种非叙事性的一个影片。这一部可能就要到明年才能剪出来,素材已经拍了很多了。大家有什么问题没有?

崔卫平:这样的题材在拍的时候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看来你有一些特别的办法?

欧宁:我最早认识张金利的时候,是在煤市街拍片子,有一天早上,有个小卖部的人就跑过来,看着我拿着摄影机就跟我说“今天早上八点钟在117号那边会有事情发生”,让我赶紧过去拍。那天就是张金利第一次决定在他家房子上面挂横幅,是他第一次的这种公开的行动。我们过去看见他在那里发传单,他也很紧张,因为他第一次做这个事情。然后我们就去跟他认识,认识他之后呢,就觉得如果我们再这样跟下去的话,最多也就是能够拍到一个从我们这个角度来看这件事情的一些素材。后来想,不如把摄影机给他,然后教他怎么用,然后让他自己拍。因为整个抗争事件跟他自己的利益有很大的关系...

阅读全文Read_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