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分类Category: 政治 | Politics | 1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克里斯钦自由城的生与死

[ 2014-11-05 17:46:1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11/05_181959_2.jpg

这是欧宁在2014年9月被邀请作为驻地研究者访问哥本哈根自治社区克里斯钦自由城之后写作的文章,2014年11月5日发表于澎湃新闻思想市场。全文约一万字,分三个章节,配图约60幅,请以Wifi浏览。题图为2010年5月哥本哈根警察在克里斯钦自由城展开群捕行动,Martin Lehmann摄。

uploads/201411/05_182504_s.jpg

从Vor Frelsers Kirke(我们的救主)教堂塔顶鸟瞰克里斯钦自由城。欧宁摄。

都市村庄

出租车从公主街(Prinsessegade)向右拐入一条叫Refshalevej的道路,停在克里斯钦自由城(Fristaden Christiania)外围。因为听说我行李很多,加上克里斯钦禁止任何机动车辆进入,艾默里克·华堡(Emmerik Warburg)和我约在离住地最近的一个小缺口。他骑着一辆有前斗的自行车,前来帮我运行李。这种自行车既可装货又可载人,在哥本哈根颇为流行,最早是在克里斯钦设计出来的,因而得名“克里斯钦自行车”。艾默里克是个音响工程师,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住在克里斯钦,他正值壮年,文质彬彬,说话很柔和,和人们对嬉皮士或无政府主义者的想像相差甚远。我们穿过两幢旧军营建筑之间的小走道,走了约200米,就到了克里斯钦驻地研究者(CRIR, Christiania Researcher in Residence)的小木屋。

虽然是九月份,哥本哈根已经有些许寒意。沿路有刚刚掩埋的痕迹,艾默里克说克里斯钦准备开始供暖了,这几天正在翻修地下暖气管。CRIR房子倚着一斜坡而建,一层正是其中一个小锅炉的所在地,通过燃烧木屑产生热量,为周围数户房屋供暖。小锅炉上面是阳台,往里退就是驻地研究者的起居空间。里面有工作间、厨房、卫生间、卧室,还有一个专门为儿童设计的小夹层。左边的邻居是莫妮卡,右边是著名的“香蕉屋”,艾默里克家在正对面。住下来后,我才明白小木屋所倚的斜坡,原来是始建于17世纪的哥本哈根旧城墙,如今长满了杂木,因为克里斯钦的居民们酷爱自然,放任植物生长并严加保护,所以颇富郊野气息。

uploads/201411/05_182759_s.jpg

克里斯钦自由城地图。取自Space for Urban Alternatives? Christiania 1971–2011一书。

克里斯钦自由城占地34公顷(加上水域面积则为49公顷),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离丹麦皇宫和议会仅一英里,却拥有大面积类似农村地区的丛林和水域,克里斯钦人骄傲地把它称为哥本哈根的“绿肺”。它的地形呈月芽状,东、西两边由两个长条形的地块(原外城墙和内城墙)围合而成,中间和外围是水域(原护城河),两个地块各有五个向东凸出的小半岛(原防守工事) ,上面分布着克里斯钦人自已建造的各种房子。西南端原先是工人阶级比较集中的工厂区,废弃后曾被占屋运动的年轻人(Squatters)盘踞,他们属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丹麦的“贫民窟风暴运动”(Slumstormer Movement)的一部分,这个运动于1971年结束,这一年的9月26日,一个另类杂志团体《主体》(Hovedbladet) 再次占领克里斯钦,自由城由此宣告成立。

如今旧工厂区变成了克里斯钦富有都市生活气息的部分,在这里,克里斯钦人建立了自己的信息中心、邮局、电视台、电台、博物馆、青年俱乐部、足球场、广场、电影院、餐厅、酒吧、咖啡馆、商店、自行车工坊、建筑和家居材料流转中心、音乐场馆、公共浴室、急救室等,为居民和游客提供便利的服务。穿过这片游人集中的喧闹区域,往东北方向则可深入幽静、分散的住宅区,还有茂密的丛林和宽广的水域。在这里,碎石小径四通八达,古木遮天蔽日,花草争芳斗艳,连绵的水域不受任何污染,各种鸟类和动物与人比邻而居,堪称都市中的村庄。

克里斯钦自发规划的这种城乡混合的空间格局,深受丹麦建筑和规划大师施泰因·埃勒·拉斯姆森(Steen Eiler Rasmussen, 1898-1990)的称许。这与他二战后为哥本哈根大都会区所作的“手指规划”(Fingerplanen)的精神是相通的。“手指规划”是拉斯姆森领导的丹麦城市规划实验室和哥本哈根城市规划部在1947年所作的发展战略规划,以密集的哥本哈根市中心为“掌心”,把市郊通勤铁路系统(S-tog)建设为五条不同方向的路线,即五根“手指”,“手指”之间为楔型绿地,作为农业及康乐用途。今天哥本哈根之所以被Monocle杂志列为“世界最宜居城市”,与这个城乡混合的规划打下的基础有很大的关系。...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占领论

[ 2014-06-20 22:36:45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6/21_145347_afteroccupy.jpg

本文首次发表于《天南》文学双月刊第6期,2011年2月。原题为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2012年作者许煜重新修订后改题为《占领论:从巴黎公社到占领中环》由香港圆桌精英有限公司出版发行单行本。此处正文取用《天南》版本,题目用“占领论”,脚注由原编者欧宁再次修订。图为作者许煜在他组织的工作坊和讨论会“后占领:艺术、士绅化与内战”(After Occupy: Art, Gentrification and CivilWar)上发言,2014年1月25日,香港亚洲艺术文献库。

占领论

许煜

一、火

谁帮助我
捍卫巨人的尊严?
谁将我从死亡
从奴役中拯救?
你不是全靠自己吗
我神圣、焕发的心?
以及为上面的沉睡者
点燃青春 ,美好
叛逆和感恩?

我尊敬你?为什么?
你可曾减轻被压迫者
的痛苦?
你可曾平息沉沦者
的眼泪?
难道我没有造给人类
全能的时间
以及永恒的命运
我的主人以及你的?

你幻想着
我会厌恶生命
逃到野外
因为并非所有
开花的梦都结果?

我将坐在这里
以我的肖像造人
一个跟我一样的种族
受苦,哭泣
享乐,欢庆
而对你视而不见
就像我一样!

——歌德《普罗米修斯》(1)

在《火祭》(Par le Feu)里,塔哈尔·本·杰鲁安(Tahar Ben Joullen)重构了一个突尼斯小贩穆罕默德的命运以及他所引发的革命。他同时描述了两个关于火的片段,一个是懊悔,另一个是肯定。第一幕是当穆罕默德将他的毕业证书烧毁,他生病的母亲在一边大叫﹕“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能拿到任何教书的工作!你注定要做小贩!”穆罕默德后悔了,起码在书里面我们见到他后悔了,生活越来越艰难,没有工作,警察因为他过去参加工会而针对他,坏家伙打着妹妹的主意,但自己却需要代去世的父亲挑起这头家。生活完全失去尊严。第二幕,我们见到穆罕默德自己站在街头,全身着火:一个完全的毁灭,以及重新夺回尊严的自毁。(2)穆罕默德没有机会看到他的自焚所带来的景象:阿拉伯春天、马德里的重夺街道、伦敦的暴乱、现在还在进行中的全球占领。

我记得去年4月在伦敦参加反对政府削减教育和福利经费,傍晚由海德公园回到Piccadilly Circus时,我看到破烂的橱窗,油漆散落四周,大批军警守在大街,战斗已经结束。但在Topshop,伦敦最为人知而又因为逃税而臭名昭著的时装店前面,一些戴着面罩的Hoddies正在烧东西。警察并没有上前阻止,交通已被警察分流,路人纷纷停下观看,没有人出声,那几乎是一片沉寂,与平时繁荣的伦敦高档购物区几乎是两个样子。在火的旁边,没有暴力,只有伤感,就好像穆罕默德烧掉自己的证书一样。游行之后会发生什么呢?生活是否会因此而改变?联合政府会不会只是当看不到?这两个火的意义,第一个是失望,第二个是由毁灭中重生,是几乎所有革命的历史转变的两个时刻。而也就是通过与火的沉思,我想要说一个故事,由火组成以及经火而生。

在巴黎公社期间,当提也尔(Thiers)以及他撤退到凡赛的军队想要重夺巴黎时,他们轰炸战神广场(Champ de Mars)也即是第一个世界博览会的地点。公社的人民随之在巴黎放火,企图阻止大军前进以及将他们分流。我们听到这样的呼唤﹕“巴黎要么是我们的要么便不存在”。那时巴黎公社的政治主张主要有三股思想的角力,乌托邦社会主义者布朗基,无政府主义者普鲁东,以及雅各布伯主义者,一个新的可能性正在萌芽,一个反抗第二帝国以及重建乌托邦的世界。1871年5月当巴黎沦陷之后,马克思在第一国际发展了一场讲话,后来发表成《法兰西内战》,他满怀热忱地宣布﹕“他们叫喊说,公社想要消灭构成全部文明的基础的所有制!是的,先生们,公社是想要消灭那种将多数人的劳动变为少数人的财富的阶级所有制。它是想要剥夺剥夺者。它是想要把现在主要用作奴役和剥削劳动的手段的生产资料、土地和资本完全变成自由的和联合的劳动的工具,从而使个人所有制成为现实。但这是共产主义、‘不可能的’共产主义啊!然而,统治阶级中那些有足够见识而领悟到现存制度已不可能继续存在下去的人们(这种人并不少),已在拼命地为实行合作制生产而大声疾呼。如果合作制生产不是一个幌子或一个骗局,如果它要去取代资本主义制度,如果联合起来的合作社按照共同的计划调节全国生产,从而控制全国生产,结束无时不在的无政府状态和周期性的动荡这样一些资本主义生产难以逃脱的劫难,那么,请问诸位先生,这不是共产主义、‘可能的’共产主义,又是什么呢?”(3)柄谷行人,当代日本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根据这一点认为马克思其实是个无政府主义者(4),马克思在他后来的《资本论》第一卷中写道:“设想有一个自由人联合体,他...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自治:乌托邦或现实政治

[ 2012-12-09 17:43:0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12/09_174440_consensusflowchart.png

共识决策(Consensus Decision Making)的流程。绘图:Grant Horwood(Frymaster)

To read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essay, please click the following link: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888

自治:乌托邦或现实政治

欧宁

自治(Autonomy),是无政府主义(Anarchism)的关键词。而无政府主义,克鲁泡特金在给《大英百科全书》第11版撰写的辞条中是这样解释的:“这个名词用来指称一种关于生活的原则或理论,用以指导构建一个无需政府的社会——这个社会的和谐并不是靠法律或服从某一权威来维持,而是靠不同的团体、地区和专业,通过自由协议,促成生产和消费,并满足一个文明个体各种无限的需要和愿望。”(1) Anarchism源于希腊单词αναρχία,意思是没有统治者,这一词源直指它的核心思想:无需政府——亦即通过自治来维持一个社会。“无政府主义”的中文译法,不能说它不准确,只是在经历了不同的历史语境后,特别是它与马克思主义曾发生的论战和冲突,导致了它在中国社会产生了很大的歧义。在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后,无政府主义开始被边缘化,它的影响开始式微了。但事实上,很多共产党人早期都是无政府主义者,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无政府主义在中国拥有众多追随者。许多针对晚清统治者的暗杀活动,都曾受到无政府主义的“行动宣传”(Propaganda of the Deed)观念的影响,即通过示范性的行动来宣传和动员革命。(2) 这种个人暴力倾向导致社会对无政府主义的排斥,也导致人们把无政府主义等同于“暴力”、“混乱”、“虚无”、“道德沦丧”和 “对抗现存政府”(而不是经典无政府主义所主张的,脱离任何意义上的政府从而实行自治的政治要求)。

作为人类在近两百年来最重要的一种哲学和政治思想之一,无政府主义的派系光谱非常庞杂多元,暴力主张只是很小的一个分支。像托尔斯泰的基督教无政府主义(后来影响了日本白桦派作家武者小路実篤的新村主义实践)、中国释太虚的佛教无政府主义(后来被美国诗人Gary Snyder发扬光大)都是非暴力原则的坚持者。不少无政府主义者甚至为自己订立非常严苛的道德戒律。在无政府主义这个庞大的思想家族中,克鲁泡特金可以说是一个集大成者,也是在构建无政府主义的温暖社会理想方面用力最深者。在他那个时代,马克思主义在世界各地发展迅猛,蒲鲁东和巴枯宁这些无政府主义先驱在与马克思的论战中不胜其力,他有感于此,决心借用当时流行的实证主义哲学来重建无政府主义的思想体系。他在1902年出版的《互助论》(Mutual Aid),试图以科学实证的方法,从生物进化的历史角度,驳斥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生存竞争”理论,说明互助乃是人类的本能和社会进步的动力:“不论是中央集权国家的压倒力量,还是‘愿以良心相助’的哲学家和社会学家在科学的幌子下所教导的互相憎恨和无情斗争,都不能消灭深深树立在人类的理智和良心中的人类团结的情感,因为它是由我们过去的整个进化过程所培养起来的。从进化的最初阶段起就产生了的这种成果,是不可能被这种进化的许多方面中的一个方面所压服的。近年来隐藏在家庭、贫民窟邻里间、乡村或工人秘密社团这些狭小范围内的互助和互援的需要,甚至在我们现代社会中也显示出来了,并且要求象它在过去一样,取得指导人类继续走向进步的领导者的权利。”(3)

无政府主义的自治理念,正是建立在克鲁泡特金这种互助论的基础之上:因为人类的天性是守望互助,才有可能建立高尚道德,才有可能通过直接交换劳动力和“以物易物”(Barter)的方式来从事生产和发展经济(这种避免使用货币的经济模式天然具有一种反资本主义的DNA),才有可能释放个人的自由能量,无需政治代理人(党派,政府或国家),无需领袖,无需权威,没有强制,没有阶级,没有剥削,不用纳税,不用依赖公共服务(或者说不用被迫纳税以换取公共服务),分享“水平权力”(Horizontal Power,即所有人参与共同决策),采取“直接行动 ”(Direct Action,即无需他人代表,个人自发参与)。这些理念常被一般人看成是乌托邦式的空想,不具备可以运作成为“现实政治”(Realpolitik)的条件。在现代社会里,党派政治、纳税制度和国家模式可以说无远弗届,多数人从一出生就被动地接受了这种制度安排,习惯性地把它看成社会的必然存在,他们从未试过去想像另一种社会或另一种政治的可...

阅读全文Read_more
uploads/200908/11_100130_10rights.span.600.jpg

In mid-July, Xu Zhiyong, center, a legal scholar, met with lawyers at a restaurant in Beijing. Later that month, he was detained. Read Arrest in China Rattles Backers of Legal Rights by ANDREW JACOBS, published: August 9, 2009, The New York Times.

笑对审判的施明德

[ 2009-07-09 22:56:35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7/09_225649_kaohsiung_incident.jpg

在纪录片《春天:许金玉的故事》(导演曾文珍)中看见了神秘的绿岛。忽然来了兴致去搜寻更多台湾的历史影像,找到了这张美丽岛事件的图片。中立者为施明德,他的右边是吕秀莲。

uploads/200907/09_231445_l01074.jpg

美丽岛事件中被判重刑的八名主犯,左起为张俊宏、姚嘉文、施明德、黄信介、陈菊、吕秀莲、林弘宣、林义雄。

侯孝賢剃髮聲援三鶯部落

[ 2008-12-20 06:22:1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12/20_062237_lb10_002.jpg


(戴之聖、林媛玲、楊景婷╱台北報導)國際知名導演侯孝賢,昨與北縣三鶯部落原住民一起到凱達格蘭大道前,當街落髮抗議政府迫遷三鶯部落,五十多名原住民高喊:「馬總統,請把我們當人看!」揚言下周一政府再度拆遷時,將展開防禦攻勢。台北縣府晚上開會回應侯導落髮,決議在農曆年前先暫緩拆除。

屢獲國際影展金獎的導演侯孝賢,昨上午十時許,與五十多名三鶯部落居民、支持者前往台北賓館抗議政府壓迫原住民,包括白米炸彈客楊儒門、本屆金馬最佳新人獎得主姜聖民、作家朱天心等人也都到場聲援,要求北縣府立即停止拆除。

北縣三鶯部落位於三峽鎮三鶯大橋下,該地從三十年前陸續有原住民遷入,形成原住民部落;但因地處行水區,依法不能蓋屋,因此北縣府另建三峽原住民文化部落,以一戶三千元到六千元低價,供遷移的居民租賃,共可容納一百五十戶,但目前僅九十三戶。

三鶯部落自救會表示,部落在今年二月遭拆遷後,不但長期無水無電,北縣府更公告將於下周一再度強勢拆遷,讓居民無家可歸,連過個年都沒辦法好好過,昨早只好再到凱道上,因阿美族傳統中,頭髮象徵土地,因此他們決定以落髮,展現捍衛家園的決心。

在原住民的怒吼聲中,眾人輪番剃光頭髮,還有婦女也剃了大光頭。當侯孝賢將他花白的平頭理成光頭,警方突然舉牌警告,還廣播:「違反《集會遊行法》!」氣得侯孝賢以台語怒斥警方:「安靜!」

侯孝賢不滿地指出,原住民比漢人和西班牙人都還要早在台北盆地居住,所有土地都是他們的,「連土地都沒有,要怎麼安身立命?政府要有另類思考,讓他們創造另一種生活方式!」他說,自己落髮力挺只是要吸引媒體,讓更多人關心三鶯部落。

抗議居民高喊:「三鶯部落,抗爭到底!」一度想集體步行到總統府遞交陳情書,與八十餘名警力推擠,最後派兩名代表送陳情書到總統府。北縣府原民局指出,三鶯部落現剩二十多戶,但大部分居民都不在裡面過夜;負責拆除的水利局則表示,該區要改為農耕園區,並已發包整地,若少數居民不願搬遷,將再與他們溝通。

来源:《苹果日报》

Antonio Negri: The Cell

[ 2008-12-19 03:05:02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12/19_172004_19_030517_negri.jpg


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坐牢并没毁了我的生活。当然,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是被赋予特权的,但我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得出相同的结论:坐牢虽然可怕,但今天的牢狱已经变成了某种报废的东西,它再不能真正伤害你。”这张由Angela Melitopoulos导演制作的DVD包括三次对奈格里的采访:1997年他在巴黎流放期间;1998年在利比比亚的监狱中;2003年在罗马,他被释放后。

五月

[ 2008-05-02 05:11:12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5/02_060341_.jpg

uploads/200805/02_060353_.jpg


4月28日在巴黎转机,看到《世界报》出了一期回顾1968年的杂志(2008年3-4月号),里面第一篇重头文章采访了《帝国》的作者之一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无独有偶,今天看到e-flux发来的Artforum杂志五月号预告,也做了一个1968年的回顾,并且一样有Antonio Negri的声音:“In the end, when we think about it, May 1968 was not about exalting confrontations and struggle; that’s still its ‘modern’ aspect. Nineteen sixty-eight was something else completely—the pleasure of discovering a new humanity, a deep joy in ourselves and around us, of realizing that elements of expression, imagination, and life can exist together.”

当时席卷全球的抗议和反叛运动的领袖人物之一塔里克·阿里(Tariq Ali)在他和苏珊·沃特金斯合编的1968年的政治日历《反叛的年代》中曾说:“经历过1968年的人,无论在政治分野上属于哪一边,都将不会忘记这一年。这一年在每一个大陆都标志着整个一代人。早在全球化成为自由市场的政治文化中的时髦语之前,作为要永远改变人类生活状况的斗争的一部分,1968年的事件就已使政治激进主义全球化了。“40年后,欧洲的知识分子仍然念念不忘1968年的革命精神。与其说当年的风云激荡...

阅读全文Read_more
如果不是他妹妹这篇长文,人们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个叫查建国的人,也不知道他是CDP的成员而且目前还在狱中服刑。但我们不能以这种知名度或影响力来论一个早期革命者的成败。反对派与执政者的力量消长有着复杂的成因,一个坚持理想的人常常在复杂的现实中陷入困境。但理想主义是火种,当一个人用生命去维护它的时候,它能产生巨大的道德能量。“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有13亿人口,我们总该有几个人愿意去做这件事吧。” 自古英雄多孤胆,他们越失败,感召力越强。尽管查建英的这篇文章也对她哥哥的事业进行策略分析,但背后的用意,其实是用一个英雄的失败版本,来唤醒今天的人们重拾政治的议题。

知识分子与社会运动:夏铸九2002年的讲义

[ 2006-01-20 22:38:27 | 作者Author: OUNING ]
知識份子與社會運動:反省激進規劃/設計師與都市社會運動 夏鑄九1-10-2002

O,關於都市社會運動(urban movements):
1. 以「都市」(urban)為主題的運動,具體化了它們的利益與價值,關係著三點目標:
(1). 城市的居民,環繞著空間的使用價值,對抗著城市生活與服務做為商品與交換價值的觀點,以集體消費的工聯主義與布爾喬亞階級相對立。
(2). 尋求文化認同,社區共同體對抗技術官僚的單向資訊支配。
(3). 尋求地方自我經理,以市民參與對抗國家的官僚集權。(Castells, 1983:319)
2. 誰是都市行動者(urban actors)?
都市運動不是中產階級的運動。若由階級的古典意義界定,都市運動與小資產階級相關,而小資產階級不是一個單一的階級,他們跨過階級結構,是多階級的運動,因為他們不直接關乎生產關係,而是和消費、溝通與權力有關係。(Castells, 1983:320)
3. 都市運動的結構性公式是:
(1). 連結上述目標的都市意義轉化。
(2). 自覺為都市運動的角色。
(3). 透過一系列組織者連結社會,特別是,媒體、專業者與政黨。
(4). 必要條件:與政治系統相連,但在組織與意識形態上自主於任何政黨。因為社會轉化(social transformation)與政治上的鬥爭、妥協和經理緊密相依,但卻不在同一社會結構的層面運作。(Castells, 1983:322)
4. 都市運動的意義:
都市運動不是革命,不會關係著生產與發展方式的改變,也不會改變民主國家與世界權力過程的調適。只有在改革不成,都市運動才會成為都市的陰影(urban shadow),摧毀俘虜它們的城市的封閉性高牆。(Castells, 1983:326-7)。

一,  發問:在列寧主義範型之外的實踐可能性?
(即使是葛蘭西的有機(組織型)知識份子也仍然是列寧的先鋒黨的範型)

二,  角色的類型:都市運動的組織者與學院的關係
(實踐與理論不能分割,這些類型僅僅是為了分析目的而建構的暫時性範疇,何況,不同的行動者或許在不同時空下也有不同的角色)
1.  理論分析者:
對社會運動本身言,批判的,激進的學者,主要扮演分析與諮詢的協助性角色。
特色:長於理論抽象工作、研究的設計與執行。
2.  參與式規劃與設計者:
...

阅读全文Read_mor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