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分类Category: 建筑 | Architecture | 1 | 2 | 3 | 4 | >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博物馆设计在中国

[ 2014-09-06 06:24:17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9/06_064740_mad_11003_pingtanartmuseum_i_03_rendering_site_birdview.jpg

马岩松设计的平潭艺术博物馆,MAD建筑师务所供图。

博物馆设计在中国

欧宁

博物馆,也许是他记忆中的博物馆。
——Chris Marker, La Jetee, 1962

2013年12月21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曾引用中国博物馆协会的数据说:1949年,中国只有25个博物馆;2012年,中国共有3866个个博物馆,其中451个是该年新建的,提早达到了所谓2015年要建成3500个的目标;而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每年只建成20-40个新博物馆。它还提到哥伦比亚大学的Jeffery Johnson对中国的博物馆热潮使用的一个新词museumification。(1) Museumification(博物馆化)从gentrification(士绅化,或高档化)转化而来,可以说它非常准确地概括了这股博物馆热潮背后的动力: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在政治上需要借助文化事业来彰显它的“软实力”;而它的新兴资本则需要通过兴建博物馆来追随权力的步伐,制造社会影响力,同时谋取土地,以收获更大的商业利益。

中国对博物馆的狂热心态,有点像16世纪大航海时代的欧洲宫廷,大设Cabinet de curie或Wunderkammer(珍宝屋),以炫耀他们海外殖民所搜罗的财富和珍宝。中国政府大兴土木建造各种公立博物馆,收藏历史文物或展示当代艺术,是为了宣传古老的大中华帝国悠久的文明和今日拥抱全球化的开放形象,这里面既隐含着民族主义的政治诉求又坦露了参与自由市场竞争的野心;民间财富投入博物馆建设,则是为自己的艺术投资和收藏建造一个展示空间,显示自己的文化品味,与此同时为自己的商业项目在社会上找到一个道德支点,这些私立博物馆很多由房地产商人营建,因为他们都意识到建造博物馆是一个获取土地和对相连的房地产项目进行文化营销的有效手段。这样的动机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博物馆的设计。

中国美术馆是中国最高级别的国家美术馆,原来的旧馆设计主要针对水墨、书法、油画、版画和雕塑等的收藏和展示,已经跟不上当代艺术的发展,在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开始筹建新馆。新馆位于北京奥林匹克中心区,这是按照《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从原有的7.8公里南北中轴线向北延伸出来的一片新区,包括多个已在2008年投入使用的奥运场馆和设施,以及拟建的国学中心、工艺美术馆、中国科技馆以及中国美术馆新馆。新馆规划建筑面积达130000平方米,建成后将是世界最大的美术馆,主要收藏和展示20世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艺术作品。设计招标自2008年起启动,有来自世界各地上百家建筑事务所提交方案,包括Frank Ghery, Zaha Hadid, Rem Koolhass和Jean Nouvel的事务所,他们均是曾获普利兹克建筑奖的Starchitects。

最后Jean Nouvel拔得头筹,他以中国书法“一”字的笔划墨迹为灵感的设计被中国美术馆馆方认为“最能代表21世纪的中国精神”。Jean Nouvel虽然以中国书法墨迹为建筑造型,但并非简单挪用传统中国符号,而是以晶莹剔透的玻璃外立面为美术馆覆上强烈的当代气息,同时进行巧妙“借景”,把近邻的龙形水系和奥运建筑群以及将来的参观人群纳入建筑的玻璃镜像中。在他的建筑效果图上,最为显眼的是一片红旗的海洋飘浮在美术馆主入口上空,这是1968年巴黎“五月风暴”的毛派知识分子对中国政治的想象残留呢,还是对中国当下政权力量和国族意志的暗送秋波?总之,Jean Nouvel赢了,而首次参与中国项目竞标的Frank Ghery因为谨小慎微,过于保守;Zaha Hadid自以为她的数码曲面设计放之四海而皆准,毫无针对性;Rem Koolhass的软肋是建筑造型,他的中央电视台大楼不受中国老百姓欢迎——他们都输了。

uploads/201409/06_065230_nationalartmuseumofchina_ateliersjeannouvelbeijinginstitutearchitecturedesignbiad.jpg

Jean Nouvel设计的中国美术馆新馆,网络图片。

尽管竞争非常激烈,建筑师们仍是这场中国博物馆热潮中最受关注的主角。2002年在北京成立的今日美术馆是房地产开发商张宝全在其住宅项目苹果社区开设的私立美术馆,也是中国第一个私立美术馆,原址是工业厂房,邀请建筑师王晖进行改造,建筑外墙所有窗户均被封闭,保留砖砌的痕迹...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代谢派建筑的回归

[ 2012-01-20 22:19:0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1/20_223241_metabolismocartelml01.jpg

[“代谢派未来都市展:战后和今日日本重建的梦想与愿景”,2011年9月17日-2012年1月15日,森美术馆,东京。背景为菊竹清训设计的生态都市。]

uploads/201201/20_223506_project_japans.jpg

[库哈斯和奥布里斯特,《日本计划:代谢派访谈》,2011, Taschen出版社,慕尼黑。]

代谢派建筑的回归

欧宁

2011年9月17日,“代谢派未来都市展:战后和今日日本重建的梦想与愿景”(Metabolism, The City of The Future: Dreams and Vision of Reconstruction in Postwar and Present-Day Japan)在东京森美术馆开幕,这是首个关于日本代谢派建筑和城市设计的大型回顾展;10月28日,库哈斯(Rem Koolhaas)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的《日本计划:代谢派访谈》(Project Japan: Metabolism Talks)一书由Taschen出版社出版,这一口述历史计划自2005年就着手进行了。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刻重提日本代谢派?

2011年3月11日,日本关东地区发生了9.0级地震,这是日本有观测纪录以来最大规模的地震,它引起的海啸、火灾和核泄露导致很多城市遭受毁灭性的破坏。此情此景把日本拉回1945年广岛原子大弹爆炸的历史记忆。正是因为二战的破坏,日本才把灾难变成机遇,在战后致力于经济复苏和城市重建,这也是代谢派建筑师们崛起的历史背景。在311地震之后,日本举国上下沉浸在悲痛之中,不论是普罗大众还是知识分子,都在热议灾后重建的话题,致力于寻找危机转化的机会,籍此重振日本的经济和民生。而把目光投向战后重建的相似历史经验,也就非常容易理解了。

另一方面,代谢派建筑师们过去在日本各地建成的作品近年来相继被拆的命运,也促使森美术馆尽快组织这个展览。2007年春天,座落在东京银座的中银胶囊大楼传出要拆的消息(1):那里的住户不堪忍受它的老化,而美国的对冲基金已经购买了它的产权,要在此兴建一幢更高的新建筑。这幢峻工于1972年的建筑是代谢派的核心人物黑川纪章的代表作品,它由预制的“胶囊”舱体组成,每个“胶囊”都是一个独立的住宅单元,可快速安装和拆卸,是全世界第一个建成的可移动的建筑,满足当时那些居无定所的白领的需要。黑川纪章为保护自己的作品心力交瘁,随后在十月辞世。此前一年,他在大阪的索尼大楼刚被拆掉。面临相同命运的还有代谢派另一重要建筑师菊竹清训的宫崎県都城市民会馆(1966年建成)、大阪世博会塔(1970年建成)和东京Sofitel酒店(1994年建成)。在六、七十年代名盛一时的代谢派建筑已陷入了现实利益的泥沼。

uploads/201201/20_223633_kurokawakisyo_nakagincapsuletowerbuilding_1972_tokyo_photoohashitomio.jpg

[黑川纪章, 中银胶囊大楼, 东京, 1972年。]

uploads/201201/20_223752_604__sk1970_05_185_188_a002_w140h111.jpg

[菊竹清训,大阪世博会塔,大阪,1970年。]

而对于建筑师库哈斯来说,他惯于跳出欧洲和西方的局限来关注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历史发展和最新动向,他一直相信未来在亚洲,而日本代谢派是第一个非西方的前卫建筑运动,他们的思想和实践吸引他,“他们有的虽然活着,但已经很老了,再不和他们做访谈就来不及了。”(2) 他和奥布里斯特在1994年做“移动中的城市”这个巡回展时就已经开始关注亚洲城市,1996年至1997年,他前往中国,带领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的学生在珠三角地区开展调研,出版了《大跃进》(Great Leap Forward)一书;2003年,在纽约世贸遗址重建和北京中央电视台新大楼设计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他对日本代谢派的兴趣焦点与此同出一辙:代谢派在六十年代与日本政府强而有力的合作关系被他看成发达国家建筑史上的最后时刻,此后建筑师便只能听命于自由市场;而他选择中国,也是看重与公共部门合作的潜力。亚洲城市化方兴未艾,这个地区的思想和实践,即使在今天,对他来说,仍然是兴趣不减。当然,他做《日本计划:代谢派访谈》还有更私人的原因:他再不想老是谈论自己,《小,中,大,超大》(S,M,L,XL)一书已经是一个了断,他要做些别的。

森美术馆的展览以线性历史叙事...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构筑未来: “建筑电讯”的空间想像

[ 2011-07-23 16:36:43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107/23_164015_10_002027_0.jpg

Kunsthaus Graz, designed by Peter Cook and Colin Fournier, 2003

构筑未来
“建筑电讯”的空间想像

欧宁

2003年,奥地利城市葛拉兹(Graz)被选为该年的欧洲文化首都,催生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奇异建筑--葛拉兹艺术之家(Kunsthaus Graz)。它就像一个会呼吸的外星生物(形状似海参),背脊上长着许多嘴形的凸起,降落在一片十八世纪建成的街区之中,被当地人称为“友善的外星人”。这个曲面建筑的玻璃外墙遍布着由电脑控制的无数环形日光灯,可根据音乐的节奏起伏变换出不同的大像素图像。由于造型奇特,又结合最新的媒体技术,它很快成为葛拉兹的地标。建造这个建筑也许只需几年,而它的主要设计师彼得·库克(Peter Cook),要把年轻时代的各种激进思想变成现实,却需数十年。

如今他已垂垂老矣。1961年,他才25岁。在伦敦,他和大卫·葛林(David Greene)、 麦克·威柏(Mike Webb) 创办了一本独立杂志《建筑电讯》(Archigram,这个词由ARCHItecture和teleGRAM合并而成),第二期开始邀请朗·赫伦(Ron Herron) 、华伦·袭克(Warren Chalk)和丹尼斯·克蓝普顿(Dennis Crompton) 加入。那时他的家在艾柏戴尔街(Alberdare Garderns)64号至59号,那便是他们的编辑部。他们有好几个都在建筑联盟学院(AA School)任教,经常在一间叫瑞士别墅(Swiss Cottage)的咖啡馆聚会,讨论各种反叛的想法。他们相信包豪斯的时代已经过去,他们要发明新的设计语法,创造新的建筑和城市。他们在杂志上发表的一系列天马行空的设计方案,虽然一直都是未建成(unbuilt)项目,却让他们以实验建筑小组“建筑电讯”之名,在建筑史上稳占一席之地。

1961年是人类探索太空取得标志性进展的一年。4月12日,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身着90公斤重的太空服,乘坐重达4.75吨的“东方”号宇宙飞船首次进入太空,发出“地球是蓝的”的惊叹。随后在5月25日,美国...

阅读全文Read_more

广州歌剧院:2010年7月16日

[ 2010-07-16 19:19:26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007/16_191958_o00.jpg

广州歌剧院耗资14亿人民币,建成已数月,其中文名已改为广州大剧院,英文名本亦想改为Guangzhou Performance Art Center,但在Zaha Hadid建筑事务所的坚持下,仍沿用Guangzhou Opera House。去年曾参观它的工地,并邀请它参加09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的“文学与建筑”项目。今天发现它的施工质量与设计要求相差甚远,建筑表面并没采用黑色哑光的石材,并且曲面接合非常粗糙。

uploads/201007/16_192608_o12.jpg

剧院主入口。原设计中的“圆润双砾”之“大砾”,即主剧场。

uploads/201007/16_192833_o13.jpg

“圆润双砾”之“小砾”,即多功能小剧场。

uploads/201007/16_192459_o11.jpg

uploads/201007/16_193132_o06.jpg

主剧场大堂。

uploads/201007/16_193300_o07.jpg

uploads/201007/16_193319_o08.jpg

uploads/201007/16_193336_o09.jpg

主剧场观众引梯。

uploads/201007/16_193439_o10.jpg

主剧场室内。

uploads/201007/16_193550_o01.jpg

小剧场大堂。

uploads/201007/16_193647_o02.jpg

小剧场室内,这应是中国目前最实验的小剧场了,没有固定舞台,座位隐藏在地下,可升降并可根据演出需要组合出不同的空间。

uploads/201007/16_193944_o03.jpg

地下空间通往售票厅,全是斜柱子。

uploads/201007/16_194105_o05.jpg

漂浮在水面上的“小砾”。

uploads/201007/16_194248_o04.jp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上海世博会西班牙馆建筑师Benedetta Tagliabue

[ 2010-02-16 21:52:22 | 作者Author: OUNING ]
Benedetta Tagliabue是今年上海世博会西班牙馆的建筑师。她出生于意大利米兰,1989年自威尼斯建筑学院毕业,1990年初在纽约认识著名西班牙建筑师Enric Miralles后两人结婚并成立建筑事务所EMBT。2000年Miralles去世,Tagliabue独力支撑事务所至今。他们的著名作品包括在巴塞罗那的Gas Natural总部大楼和Santa Caterina市场等。

uploads/201002/16_215459_spanishpavilion05.jpg

Benedetta Tagliabue在她巴塞罗那的事务所(Miralles Tagliabue EMBT)介绍她的设计项目。

uploads/201002/16_215354_spanishpavilion06.jpg

她在今年上海世博会西班牙馆的结构模型前。

uploads/201002/16_220153_spanishpavilion03.jpg

西班牙馆的结构形似一个篮子。

uploads/201002/16_215527_spanishpavilion01.jpg

西班牙馆将取用不同的藤条来装饰立面。

uploads/201002/16_215602_spanishpavilion02.jpg

另一种藤条。实际建造时采用中国山东出产的藤条。

uploads/201002/16_215657_spanishpavilion04.jpg

EMBT的建筑师们在工作。

uploads/201002/16_215741_spanishpavilion00.jpg

2005年建成的Santa Caterina市场是EMBT的名作之一,就在Benedetta Tagliabue的巴塞罗那住所附近。它的屋顶的彩色拼图特别绚丽...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竹屋与空气树

[ 2010-02-13 00:37:11 | 作者Author: OUNING ]
“竹屋”(The Bamboo House)和“空气树”(Air Tree)是马德里参加今年上海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的两个项目,它们都是在马德里的已建成项目,将以原大尺寸复制在世博会上展出:

uploads/201002/13_003832_bamboo3.jpg

“竹屋”位于马德里Carabanchel区,是马德里市住宅与土地公司(EMVS)发展的社会住宅。它是个占地1607.2平方米、高19.2米的单体建筑,共5层,地面为花园及共享空间,可容纳88户低收入住户。设计者为西班牙建筑师Alejandro Zaera(Foreign Office Architects)。

uploads/201002/13_003841_bamboo2.jpg

“竹屋”每户均拥有阳台,阳台外有竹子编织成的可开关的窗户,既可遮阳,亦可营造隐私空间。它还采用了节能的设计,加强了水的回收利用。

uploads/201002/13_003854_bamboo1.jpg

“竹窗”同时也构成了整幢建筑的外立面,接近地基部分种植花草。从远处看,整幢建筑都被竹子包裹起来。为了防止有人故意纵火,竹子均涂上防火材料。在上海世博会上复制的“竹屋”将在外立面加建一个扶手电梯,引导观展人流,室内则全部改为展示功能。

uploads/201002/13_003916_madrid8.jpg

“空气树”是欧盟委托的“生活计划”(Life Programme)之一,它位于马德里近郊的一个大型住宅区内的生态步行道(Ecobulevar de Vallecas)上,功能类似于中国的凉亭。因为这片社区的绿化尚未生长起来,于是建筑师Belinda Toto和Jose Luis Vallejo被委托设计出这样的临时的公共空间,供居民使用。

uploads/201002/13_003925_madrid7.jpg

它是一个圆形的构造,围合成一个半露天的休憩空间。

uploads/201002/13_004017_madrid00.jpg

内部的水雾化(水-空气)装置以及爬藤植物可...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NAi网站的采访

[ 2009-10-17 00:23:2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10/17_002358_ouning.jpg

Ou Ning visited NAi(Netherlands Architecture Institute), Rotterdam, 2009-9-24. Photograph by Julia Linsen.

Julia Linsen:热烈欢迎!你这次访问荷兰有什么特殊目的吗?

欧宁:我主要是应Ole Bouman的邀请,来参观第四届鹿特丹建筑双年展,同时也访问一些荷兰的城市研究学者、建筑师、设计师和艺术家,希望能为2009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发展一些合作关系。我这次访问属于NAi的年度访问计划之一。

Julia Linsen:对比北京和鹿特丹两个城市,它们在建筑和艺术方面有什么不同?

欧宁:北京过去几年因为筹办奥运会的关系,有许多大型地标式的建筑物落成,例如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鸟巢、水立方、CCTV新大楼等,这些建筑物成为表达中国崛起、凝聚国家身份的象征。它是国家意志的产物,与市民的日常生活关系不大。而这次我在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看到的一些都市计划和住宅项目都试图解决社区活力再造的问题,它们与民生关系密切,反映出荷兰的市民自我组织和政治运筹能力远高于北京。在艺术方面,北京广受关注,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数目众多,艺术事件层出不穷,而鹿特丹则相对平静,并未形成热烈的气氛。

Julia Linsen:关于今年的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你怎样利用你曾经是设计师、艺术家和电影人的身份来策划这届双年展?你从上两届学习到什么?

欧宁:过去几年我参加了很多当代艺术的国际展览,特别是那些大型的双年展,我觉得建筑和设计展览要开放自己的边界,向当代艺术展览学习。当代艺术有一种很有效的视觉交流方式,它能在展览空间中营造出巨大的感染力,而建筑展览则要古板得多,其展览形式通常不外乎模型、图纸和大量说明文字。为了丰富深圳香港双城双年展的展览媒介,我增设了一个建筑电影节目,挑选自1920年以来与建筑、城市有关的早期影片及最新影片在展览空间和城市的院线中放映。同时我也发展了一个文学与建筑的特别项目,邀请十个作家为十个已建成的建筑创作十篇小说。这些项目的策划都与我一直以来对电影以及文学的兴趣有关。至于上两届双年展,我从张永和策划的那一届认识到台湾建筑师的另类实践和市民参与的重要性;从马清运策划的那一届认识到做双年展必须有强大的行政团队。
...

阅读全文Read_more

在GDC Show No.2上推介09深港双年展

[ 2009-09-20 02:44:4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9/20_024505_gdcouning.jpg


以下报道出自2009年9月15日《深圳商报》:

专业展终于放下了身段

当“平面设计在中国展”遇见“城市建筑双年展”,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9月12日下午,一场命名为“当下的工作”的设计师分享活动在华·美术馆举行。这是由平面设计在中国(GDC)09展的子项目“SHOW”策办的第二场活动。活动邀请了活跃在建筑、室内、平面、当代艺术等创意领域共计18位城中翘楚,以每位快速演讲、接力提问的方式,并从各自所“秀”的正在从事的项目中铺陈出当下的设计现状。实际上不少设计师及艺术家所“秀”作品正是2009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的备展项目。城市建筑双年展的总策展人欧宁与平面设计在中国展的策展团队与大家分享自己的策展体会及领衔项目,抛出“百姓视角”、“接通大众”、“打破专业壁垒”等关键词句,两大专业展不约而同地打出了平民旗号。

将在12月同一个月里举办的这两大展是本城年底最为重要的专业盛事,前者作为国内具有现代设计里程碑意义的老牌展览,目前正在鼎力塑造成面向全球的大型综合设计竞赛年展活动,后者作为中国目前唯一的以城市与建筑为主题的国际双年展,以双城双年展的模式已在国际建筑界和城市研究领域奠定声名。

参展项目“平易近人”

策展人欧宁8月去了一趟西藏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同行的有建筑师张轲和作家、导演朱文。张轲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入口的派镇设计建造了一个游客码头,掩映在江畔的几棵古树旁,据说既有当代建筑的美感,又与自然、村落、水文和传统船运的语境浑然一体,并夺得了去年的中国建筑传媒奖中的青年建筑师奖。作家朱文此行的目的则为亲近建筑激发灵感,他得为这个游客码头写篇小说。这是2009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中一个名为“文学与建筑”项目的构成内容之一。

所谓“文学与建筑”,即邀请10名作家为十座建筑写小说。这些建筑有广州歌剧院、深圳大梅沙的万科中心、连云港的海滨浴场、南京的混凝土私宅等、西安蓝田的石头房子等,来自收集大众意见评选出的十个代表性建筑,有美术馆、演出场所等公共建筑,也有旅游...

阅读全文Read_more

摩天楼的前世今生

[ 2009-09-18 01:59:3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9/18_020124_rem.jpg

What The High Rise Can Be: Rem Koolhaas lectured in Shenzhen, September 15, 2009

库哈斯在深圳的演讲从纽约最早Coney Island上的摩天楼讲起,再讲到OMA在迪拜的实践,最后讲CCTV。他用了一个多小时认真深入地描述了过去一百年来摩天大楼从美国到中东再到中国的变迁,最后使用了CCTV工地上的民工诗篇作结。在他看来,摩天楼的进化史是想像力和创造性空间不断丧失的过程,当它只剩下高度时,CCTV出现了,它弯腰扭动的姿态是对虚妄的摩天楼症的抗议。"CCTV不是中国人所想像的建筑,但却是除了中国人外无人敢建的建筑“,库哈斯强调这幢建筑与北京城市景观的协调,尽管没有提到网上流传的对Contents一书封底的捕风捉影,却有点为它正名的意味。那个封底只是此书的平面设计者、伦敦的年轻团队&&&(Simon Brown和Jon Link)开的一个玩笑而已(Contents一书出版于2004年),却没想到事隔数年后仍能在中国引起风波──世事真是离奇!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雅鲁藏布江畔的当代建筑

[ 2009-09-05 20:24:0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9/05_202702_3.jpg

8月16日,和张轲(建筑师)、朱文(作家、导演)、金子(制片)、赵晔(导演、摄影)一行五人一大早从北京飞往拉萨,再从拉萨乘车前往林芝,到达目的地米林县派镇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一路艰辛,当镇口的这对石塔在车灯中浮现时,我们最渴念的是一张可以马上躺下的床。

uploads/200909/05_202550_01.jpg

这是我们歇息的小旅馆。派镇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入口处,这里的旅馆和商店都喜欢以雅江命名。

uploads/200909/05_202607_02.jpg

自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进行旅游开发后,派镇开始以此作为它的经济命脉。

uploads/200909/05_202753_1.jpg

张轲和他的标准营造事务所在此地设计建造的游客接待中心,尝试把当代建筑的美学和空间组织理念与当地的石材、工匠和传统营造法则进行结合。

uploads/200909/05_202805_2.jpg

这个游客接待中心有非常巧妙的人流导引设计并包含许多现代功能,在粗砺的石头的包裹下,还与周边的山野激发出对话的关系。

uploads/200909/05_203726_00.jpg

更广为人知的是标准营造设计的派镇码头。它为标准营造夺得了去年的中国建筑传媒奖中的青年建筑师奖

uploads/200909/05_211725_pai.jpg

派镇码头选址于雅鲁藏布江畔的几棵古树旁,借助树荫的掩映,这个建筑谦逊地进入了自然、村落、水文和传统船运的语境。

uploads/200909/05_202909_03.jpg

使用交错的斜面进行空间折叠,并强化导引意味,使这个建筑具有极强烈的当代美感。

uploads/200909/05_213424_window.jpg

侯船室借用了中国西南地区传统茶室的形式,排窗的开启联通了室内外的公共空间。
...

阅读全文Read_more

Steven Holl在北京

[ 2009-07-24 00:53:03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7/24_005327_moma1.jpg

北京当代万国城(Linked Hybrid)的百老汇电影中心开业在即,它由江志强投资营运,将是中国首家艺术电影中心。因为当代万国城的建筑设计师Steven Holl到访北京,昨晚在它的屋顶花园有个小型派对。

uploads/200907/24_005336_moma2.jpg

Linked Hybrid近日获亚洲高层建筑奖,它是Steven Holl探索可持续发展建筑的杰作。去年12月我曾提名它入围伦敦设计博物馆2009年度设计奖

uploads/200907/24_005344_stevenholl2.jpg

Steven Holl。在一个关于Linked Hybrid的纪录片中,吴永刚导演的《女神》(1934)被用来模拟电影院的使用效果。还有什么比银幕上的阮玲玉更能说明电影文化的影响力!

uploads/200907/24_005353_stevenholl3.jpg

Steven Holl的年轻合伙人李虎为他作现场翻译。Linked Hybrid的设计中所采纳的中国文化和哲学思想完全有赖于Steven Holl设计团队中的中国建筑师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