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分类Category: 传媒 | Mass Media | 1 | 2 | 3 | 4 | >

博客考古:3650日的堆栈

[ 2015-09-20 10:33:38 | 作者Author: OUNING ]
Ou Ning’s Blog十周年
2005年10月5日至2015年10月5日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

这个博客到10月5日就十年了。它曾连续三年被英文网站danwei.org评为最受欢迎的艺术设计和城市研究类中文博客,并被收入陈婉莹、钱钢和翟明磊编辑的《中国猛博:新媒体时代的民间话语力量》一书(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09年)。从2005年10月5日起至2015年10月5日这十年间虽然有很多免费的博客空间,后来又有了Facebook、Twitter、豆瓣、饭否、微博、微信及Instagram, 俺一直敝帚自珍,保留着它并继续更新。这是多年的堆栈,工作生活、阅读写作的轨迹一直在上面累积,变成了个人档案的时间轴,翻查起来实在十分方便。它曾经是我发起或参与的以下大型项目的信息发布和档案归纳的平台:2005年城市研究和纪录片项目大栅栏计划、2007年和2010年两届大声展、2009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2011年开始的《天南》文学双月刊和碧山计划,累计发表文章909篇,总访问量16916996人次。自2014年开设“牛院”微信公共号(ID: buffaloinstitute)后,博客部分档案和《天南》文稿转到了公共号,以后最新消息发布将以“牛院”公共号为主,博客仍保留并继续更新但将以档案归纳为主要功能。以下是Ou Ning's Blog浏览量超过50000的十篇贴子:

1.
Fast Company杂志六月号封面故事:中国新创意阶层
转载,英文
发表时间:2007-05-26 01:56:10
浏览量:123743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413

2.
到农村去!碧山丰年祭,2011年8月26日至28日
2011碧山丰年祭节目单,中文
发表时间:2011-08-21 17:50:04
浏览量:浏览量:81403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840

3.
Rural Reconstruction in China
原创,英文
发表时间:2014-01-10 20:34:29
浏览量:77008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917

4.
《天南》第16期#钻石一代#25位89后诗人、小说家和艺术家的肖像和简介
原创,中文
发表时间:2014-01-17 17:06:13
浏览量:69509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918

5.
城市更新及其对抗
原创,中文
发表时间:2008-02-26 19:53:59
浏览量:61809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545

6.
没有建筑师的建筑:V-ECO丛书2《自建筑》介绍世界各地十二种民间建筑
原创,中文
发表时间:2014-01-05 19:44:50
浏览量:55654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916

7.
躬耕者:乡村建设在中国
原创,中文
发表时间:2012-10-11 22:22:26
浏览量:55203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877

8.
Interview with Hou Hanru
原创,英文
发表时间:2006-05-15 20:16:52
浏览量:54337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157

9.
北京的气候政治
原创,中文
发表时间:2013-07-10 22:59:56
浏览量:53433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908

10
Julia Lovell on Pathlight and Chutzpah
转载,英文
发表时间:2012-03-12 06:53:50
浏览量:52909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article.asp?id=858

读者互动

如果你过去是Ou Ning's Blog的读者,请继续关注“牛院”微...

阅读全文Read_more

亚洲新血:后冷战一代的粉墨登场

[ 2012-11-19 21:32:3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11/19_213252_zhoukai3.jpg

连续在《天南》文学双月刊第九期和第十期发表小说的九零后中国作家周恺,孙晓曦摄。

亚洲新血
后冷战一代的粉墨登场

《周末画报》2012年年刊前言,将于下月出版。

欧宁

1989年,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剧变,冷战时代结束,世界两大阵营的二元对立局面逐渐转入一个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潮流,当代资本主义开始转型,他们的生产和物流基地开始转向欠发达地区,资本的流动性打开了很多铁幕国家的大门,亚洲开始出现全新的强大的经济体。

在这个历史节点出生的一代人,经过二十多年相对平静的成长,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教育,并开始进入社会的各行各业,他们没有历史负担,在新的时代开始孕育自己的身份认同,并开始探索自己的话语空间。

在亚洲各地,九零后已经成为一股崭新的力量,他们将成为下一个十年的主角。他们再不是我们眼中的少男少女,而是在用自己的知识视野和生存经验,在创造他们这一代的文化。是时候把聚光灯打在他们身上了,在历史的舞台上,掌声已经响起。

因此,2012年的《周末画报》年刊以《新锐亚洲》为题,把他们推至大家眼前。这是一部国别青春社会学报告,现代传播集团集旗下各刊精英,组成六个采编团队,深入日本,韩国,印度,伊朗,东南亚地区以及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进行内容收集和制作,广泛发掘各领域的亚洲青年才俊(年龄在18岁至25岁间),发现那些从未被媒体报道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包括作家和记者,艺术家,建筑师和设计师,极客,电影电视和音乐明星,体育明星,政坛新秀和基层干事,创业者和企业家,公益活动家和社会行动者,工程师和发明家等,代表亚洲各个领域的新锐力量,我们竭力为读者描绘出一张亚洲新青年的集体肖像,并探寻今日亚洲突飞猛进的思想新动力。

这一构思最早来自《天南》文学双月刊所发现的几位中国九零后作家的触动。他们的作品所呈现出来的历史纵深感、未来想像力和语言上的新探索令我们醒觉他们已经锻造了属于自己一代的文学品质,并已经长成了一股新力量。由此我们把对他们的关注推及亚洲其它国族的年轻人,在一个更广阔的地理空间和更驳杂多元的领域探讨年轻群体的力量。

现代传播集团特派记者们在亚洲各地的田野调查和报道主要关注这些年轻人的成长和教育经历,他们...

阅读全文Read_more

岛屿行动者

[ 2012-07-23 00:07:3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7/23_000909_20100916001429508.jpg


岛屿行动者

欧宁

我第一次去台湾是2009年,那是为了策划第三届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而作的一次密集的拜访:从台北到新北市(那时还叫台北县),再去宜兰、彰化、美浓、台南,见了许多在农村地区生活和工作的建筑师、作家、音乐人和社运工作者;第二次是2010年,去台中的国立台湾美术馆参加艺术展览,从那又去了台东,认识了很多原住民音乐人和艺术家;第三次是2011年《天南》文学双月刊在台北举办创刊号发刊活动,主要与文学界接触;第四次是参加《印刻》文学生活志举办的2011年两岸文学高峰会,行程包括台北、宜兰、台中、嘉义和台南。

几年下来,我和台湾的朋友们之间往来十分密切。他们也经常到大陆来,有些是因为我的邀请,来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有些则是因他们自己的工作而来。有时我们也在大中华地区之外的地方碰头,在威尼斯、伦敦、悉尼、横滨甚至地拉那的艺术展事和学术活动上,我们也常常不期而遇。他们在岛屿上长期累积的各种思想和实践经验,已经越过政治和地理的阻隔,对岛外世界形成有效的辐射。

依我看来,这几年台湾知识分子的思考和行动至少在以下几个层面拓展了我们的知识图景和行动策略:对现代农业、城乡关系、环境生态的反思,促使他们之中的先行者纷纷离城返乡,在选择乡居生活、致力于可持续的农耕实验的同时,他们还发起各种反抗恶劣的农村政策的社会运动,这种运动既立足本土,又融入另类全球化的思想脉络,二者相互印证支持,令台湾农村社运出现高瞻远瞩的阔大视野;民主政治的实践逐渐走出党派的局限,在互联网的强大动员工具的助力之下,知识分子运动和草根运动同时出现无中心、无领袖、无政治代理人的新形态,政治诉求更具体、更集中、更生活化;文学、艺术、音乐、建筑等领域的创作致力于挖掘历史和现实资源中的地方性,构建了一个以岛屿为地理依托同时又与全球发生广泛链接的强大的本土精神认同。

这些努力,落实在一个外来者访问台湾的观感中便是:城乡界线的模糊,绿油油连绵不绝的农业风光,交叉耕种的作物令人感觉小农传统犹存;农村公共生活之活跃,各种传统节庆目不暇接;选举、抗议等政治活动无远弗届,成为岛内随时随处可遇上的“景观”;城市空间自由散漫,风格混搭,没有太多经过政府规划的街道和商业建筑,...

阅读全文Read_more

欧宁VS李欧梵:全球化影响下的人文主义

[ 2011-01-29 19:11:0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101/29_191137_leogrouppix.jpg

[ 2009年12月11日,香港大学,李欧梵教授演讲《大都会中的田园:人文建筑愿景》讨论会后合影。左起:欧宁, Eric Schuldenfrei, 李欧梵, Marisa Yiu, Pauline J. Yao. ]

欧宁VS李欧梵:全球化影响下的人文主义

本对话发表于《明日风尚》(MING)2011年第1期附刊《Intelligentsia:李欧梵》

欧宁:“Humanity”,这个词语出现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当时的知识分子渴望超越宗教传统的管制,将一切回归世俗,同时也是人对生活各方面的求知和探索。“Humanity”在中国有时又译作“人本”,这种译法在中国更具警示的意义,也就是提醒社会的价值回到人性之本。人文主义(人本主义, humanism)在当代欧洲已经是很少有人提及的观念,因为它在那里已经通过教育和制度建设变成了一种共识,但在中国,“以人为本”仍是当务之急,人本主义仍有待进一步在更深的层面实现。

李欧梵:“人文”这个字其实源自拉丁文“humanitas”,其意义与人有关,而现在是指“人”与“文化”,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亦是以人为本的。西方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推崇人文精神,因当时的社会锐意走向世俗化,认为社会应该由人来管治,而非完全受宗教;但这种思想本身也是从宗教衍生出来,同时亦与宗教有着种种关系。这种思想也影响到日后的启蒙主义及现代化。西方的人文主义就是以此为出发点,认为人是最重要的,所以很多人也开始反思哲学的基础到底是什么。不过现在也出现了对人文主义不同的见解,有人认为以人为本的精神等同霸权,甚至认为这是保守的思想,所以很多人都开始重新解构人文主义。但若把这一切拆解的话,是不是代表之后的一切都将变得虚无,而我们要开始相信虚无主义(nihilism)?所以现在我希望做到的,就是根据现今的社会状态,把这些论点来进行重构。

欧宁:“人文”包括一切以人的精神维度为基础展开的建设。它涵盖历史保育,道德教化,礼仪实践,文学与艺术的提升等等。

李欧梵:除了传统、习俗、礼教之外,现在的人文主义跟以前相比,有很大分别。我们要注重语言的价值,因为语言在广义上也是一种文化,因此口语及书写的语体很重要,因为它代表了生活上的变迁。而不同方...

阅读全文Read_more
uploads/201203/17_224359_e0578610f59a826e460728b4aa49d806.jpg

欧宁:诗人、艺术家、策展人。摄影:大食

2010青年领袖·艺术界

欧宁:文化的上升是中国最大的进步

当选理由:

他是当代最富于实验精神并在多个领域纵横驰骋的策展人和艺术家,他的表现令我们体会到自由和先锋的精神。10多年前,作为出版人和平面设计师,他主编设计的《北京新声》定义了北京新出现的摇滚音乐文化现象,尝试了令人眩目的视觉实验;他是“大声展”这个两年一度在各大城市巡回的大型设计艺术展的创办者和组织者;2009年12月,他出任“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总策展人,成功地策划了荷兰建筑大师库哈斯与30位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各届精英的马拉松对话;他拍摄影纪录片《三元里》和《煤市街》参加世界各地的艺术展,反映中国城市化的迫人现实。他的触角由文化伸向社会,伸向我们时代所面临的种种问题。

南方人物周刊:你对自己的现状满意吗?

欧宁:不是很满意。我觉得时间不够用。策展工作量非常大,行政工作耗去很多时间。除了特别项目(双年展),我还要主持邵忠基金会的日常工作,时间分配不过来。我最近总有写作的冲动,以论述式作品为主,写写外国展览和学术会议的约稿。上中学我就开始写诗,经历了电影、音乐、设计、建筑等不同媒介,还是觉得写作最简单同时又最有挑战性。

南方人物周刊:你今天取得的成就,有什么样的心得可以与他人分享?

欧宁:开始要先看自己有什么资源,第一步最重要。迈出第一步后,后面都是累积和叠加。第一步不能太大,如果没有实现,很容易被挫败,很难再起来。根据现有资源,慢慢建立小成就鼓励自己,再拓展其他社会资源。通过不断实践,搭建更大的平台。年轻人没有太多资源,大部分画廊、博物馆被成名的艺术家占用了。我曾经鼓励年轻人办“家里秀”,做展览、演出,零成本又结交新朋友,艺术、文化与生活是一体的,不一定非要正式场合才能产生交流。

南方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成长的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欧宁:我父母是40年代生人,没什么文化。他们成长过程中印象最深的应该是“文革”。他们这一代有个共性就是结婚时没有经过认真考量,等发现问题时已子女成群,后面发觉互相不合适,但没有勇气离开,或者说有责任让他们不能离...

阅读全文Read_more

邓小桦写的采访

[ 2009-05-30 20:25:5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5/30_202818_ouning.jpg

闢各種蹊徑通往大眾
訪問歐寧(深圳香港城市\建築双城雙年展總策展人)
2009年5月26日,香港《明报》

文:邓小桦
图:孙晓曦

1969年出生的歐寧,從詩歌出身,輾轉踏足音樂、電影、藝術、建築等等須與權力周旋的領域,如今是中國文化界最響亮的名頭之一。一個急速擴張而形成超級壓縮的人生。他的故事奇妙之處在於,他每次都能從小眾的立足點出發,匯集巨大的新鮮力量。

文學出身

像所有有著靈性的中學生,歐寧在學校的抽屜裡偷偷看老師不會贊同的文學書,嘗試寫詩,中學時代已經油印自己的「地下刊物」。85到86年,徐敬亞、孟浪、貝嶺、曹长青等人在《深圳青年報》搞了個「地下詩群大展」,那壯觀的隊列,把本想考北大的歐寧吸引到深圳:「從廣州搭火車到深圳,在聽覺上已經是強大的刺激,大量的方言湧入我耳中,那是個極度混雜的語言環境,深圳是全國的尋寶地。」對比於中國的死板,他覺得深圳是活的,把深圳想像成中國的紐約。至於他到了深圳,發現這是個以經濟掛帥、無文化空間的城巿,「地下詩群」只是邊緣的少數族群——他卻沒有感到幻滅和失望,反而產生動力,要不斷想辦法把自己心目中認同的東西實踐出來。

那時本來流行國際貿易,但因為他「有文學特長」,所以保送中文系。當時深圳大學的校長罗征启有心求變,不但把中文系與傳播系結合為「國際文化傳播系」,更鼓勵學生組閣競選學生會,那些學生領袖都很有能量和親和力,說話很快,極有朝氣。這些都成為歐寧日後的行事標準。

被《今天》啟蒙,高二那年他熱愛北大未名湖文學社老木編的《新诗潮诗集》,書裡介紹了北島以降的代表性詩人。那些作品是官方不發表的,而歐寧也從那時開始看不起官方編定的東西,而對獨立出版、自由結社充滿了熱情:「這些詩人自我邊緣化,很孤傲,思想前衛,而又組織了一個個小集體。」身負寫作與組織的雙重能力,歐寧在大學時創辦《怎樣:心靈與媒體》詩刊,後來與黃燦然搞《聲音》詩刊, 他創作、發掘、連結,自言「一直在尋找最新的東西」。

歐寧回憶:「八零年代時寫作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也是出版的黃金時期,見面聚會時通宵都在談論書和藝術。是時代喚醒了你的狀態。」當然這份理想在八九年被燒滅,中國的文化沉寂...

阅读全文Read_more

左靖的书法

[ 2008-11-30 21:18:0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11/30_211821_zuojing2.jpg

识左靖二十余年,竟不知他擅此反笔书法。紫云居士的五千字编年纪事,由左靖一字字倾力写就,为《周末画报》五百期特刊增色良多。这里只选取戍子年一章,并附紫云的文言如下,与各位分享:

戍子 公曆二零零八年

初春,南方大寒,冰雪連綿,阻路困城,人畜傷損無算,卻新歲之歡。

二月,西藏僧人作亂,其時奧運日近,外邦多有非難,乃令郡官鎮撫部民,毋任造次。

三月廿三日,魯地機車相撞,亡七十二人。

四月初三日,俄國易主,梅德韋傑夫就總統位,拜普京為相。

四月初二日,胡公訪日本。暢言中日國是,啟開暖春之旅。

孟夏,蜀地大震,亡者逾六萬,傷者無計。廟堂誥曰:罹此大難,必以人為本。茲爾多士,當眾志成城,共克時艱。於是傾舉國之力,抗震救災,軍民百萬赴蜀,慷慨士多。六月十二日,國行殤禮,草木含悲,舉國同泣。

仲夏,歐巴洛足球大賽,西班牙摘冠。反觀中國男足,不忍多睹,坊間傳曰:今歲,事多無常,唯男足如故耳!

七月初八日,五環奧運啟開于京師。先,胡公宴各國首領于國議政處。隧於鳥巢行大典。萬國來朝,其況盛,中國盡地主之意,耗銀無計。廿四日,乃罷。

七月廿日,先主席華公國鋒薨于京師。

八月初九日,晉地襄汾縣尾礦潰壩,沒頂之禍,亡者逾百計。省長引咎辭退。

八月,驅射神舟七號飛天。

仲秋,三鹿毒奶粉事發,荼毒嬰孩,民多怨。明理者曰,茲事雖為惡賈之過,亦有官府之怠。

是歲,人禍迭出,亂像紛呈。寰球經濟大挫,工商不振。戰事亦不絕,秋,俄格大戰于南奧塞梯地,泰柬於邊界干戈相交。

十月初七,美利坚大选,奥巴马胜,公祖籍非洲,为民所望。彼国既肇,凡二百余年矣,而黑人主政,未之有也。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怎样讲述历史?

[ 2008-11-19 12:44:55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11/19_124525_s.jpg


黄仁宇写《万历十五年》,开篇就是这一年某日北京的天气:“北京城内街道两边的冰雪尚未解冻。天气虽然不算酷寒,但树枝还没有发芽……”历史就这样在细碎的描述中缓缓展开,把远在今日的我们带到过去的现场。相对于枯燥的话语分析(discourse),这种生动的叙事(narrative)让历史更具亲和力。史景迁(Jonathan Spence)写《天安门:知识分子与中国革命》一书,大量援引文学资料,他所构筑的微观历史(Microhistory)读来更易令人动容。记得两年前自己被书中字句触动,一直喃喃自语,泪流不止。读到深处时,窗外市井声融入暗夜灯火,仿佛遍地幽灵在呼号,一刹时空倒错,不知身在何处。大起大落的历史叙述竟可从轻若微尘的细节着眼,这是美国史学的传统。从唐德刚到孔飞力(Philip Kuhn),莫不如是。

文学虽然不能等同于史学,却能让人找寻到许多历史的蛛丝马迹。它能提供更多的细节并能强化我们的集体记忆。当我想起以“史记”这个概念来结构这本《周末画报》五百期特刊时,我首先意识到的是它必须依靠文学的援助和参与。当小说家们的稿件陆续从各地传来,这本特刊终于守侯到它所需要的历史细节。即便情节是虚构的,但他们的写作却透露了一种更高远的真实。为过去的十年,为这个时代保存一份文学的记忆,即便不能被这十篇稿件全部担当,也是在稀薄的写作空气中的一种坚持。读到张大春那穿透迷雾、揭示玄机的缜密的文字,跟随林白那天马行空、把玩现实又将之远远抛离的想象力,实乃一种令人心醉的体验。

为了给这本特刊找到它的提纲挈领,勾勒1998-2008年全球和中国社会变迁的轨迹,我们按编年顺序织起一条历史的主线。当我们站在今日的船头,远望历史的忘川,除了会被图像的浪花打湿,我们最易被什么样的语言击中?有一天我从“草莓周刊”(memedia.cn)的链接上看到了“爱文言”(iwenyan.cn)这个博客,才明白自己可怕的遗忘。古汉语,就像一壶蒙尘已久的美酒,搅动了我们内心深处的乡愁。我们在匿名的网络人海中找到的这位书写者,自称为紫云居士,隐居在上海这座超级繁忙的国际大都市中。他接受我们的邀请,用约五千字的文言文,撰写了过去十年的编年史。十年、五千字的海内外纪事,只有古汉语才这般惜墨如金,与小说家们的现代叙事正好形成纲要与细节的结构交织。
...

阅读全文Read_more

两篇关于北京的报道

[ 2008-08-08 02:11:17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8/08_021146_41351003.jpg

People watch a rehearsal of the Olympic opening ceremony from a viewing tower at the Olympic Green in Beijing. (AP photo)

一篇是《巴尔的摩太阳报》7月28日的报道《New Beijing eclipses old: Ancient ways of life are left behind》,由Rick Maese撰写;另一篇是《经济观察报》8月2日的报道《前门巨变:我们在哪儿》,由苏西撰写——都写到了奥运给北京带来的改变。

Wallpaper, Thai Edition

[ 2008-07-24 23:58:5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7/25_000112_wallpapercovers.jpg

Wallpaper除在伦敦出版英文版外,泰文版是它唯一授权的外语版,由总部在曼谷的媒体集团MEI(Media Expertise International)出版。今年六月,泰文版Wallpaper推出了一个题为Rave of Beijing的封面专题。

uploads/200807/25_000604_wallpaperouningandcaofeibestsmall.jpg

他们的记者在后海白风的酒吧采访了我和曹斐,随后又去大栅栏拍了这张照片,刊登在这期杂志的文章Beijing Blur中。摄影师是曼谷的Spaceshift Studio。

uploads/200807/25_000926_0.jpg

记者Tunyaporn Hongtong对大栅栏计划感兴趣,她通过Aroon Puritat(一个参与设计艺术家Rirkrit Tiravanija在清迈的家居和工作室的泰国建筑师)找到侯瀚如才找到我的联络。这是今年四月他们在北京工作时我们的合影。

uploads/200807/25_001530_1.jpg

曹斐(左),我的助手张晴(April Zhang,右)。

uploads/200807/25_001541_3.jpg

Spaceshift Studio是一对儿,他们是建筑师出身的摄影师,这期杂志介绍的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鸟巢、水立方、CCTV、国家大剧院和世贸天阶以及一些人物采访均由他们拍摄。

挖根

[ 2008-07-19 14:41:48 | 作者Author: OUNING ]
小山(Hitomi OYAMA)与一日本建筑师合作建设一个叫ROOT的网站,刚刚开通,上面发表了一篇对我的采访(日文版)。为了完成这篇采访,她到工作室来面谈过两次,还拍了很多我很少公开的旧资料和档案,后来觉得还不够,又发来一些补充的问题,要我书面作答。所谓ROOT,大概是小山想发展的一种寻根究底的采访风格,因为现在媒体上的采访大多浮光掠影,而“挖根”的做法也许可以重新找回新闻写作的基本。在这里我贴上对她的补充问题的书面回答:

你是从小开始就一直都通过文学接触各种文化的。而且你每次举办文化活动的时候都会发行杂志或书籍。对你来说文学意味着什么?

写作是我最根本的能力,它是后来我从事音乐、电影、视觉文化、城市研究等实践的基础。诗歌和文学框定了我的价值观,它长久地支配着我的行动。就算有一天所有资源丧失殆尽,只要有笔和纸,思想仍会转动,文学继续有效。

在中国85、86年曾经是当代艺术特别活跃的时期。当时你没有想过自己也开始做艺术吗?

那时当代艺术虽然活跃,但仍然比不上诗歌和文学的活跃。诗歌是那时最强大的声音,也是最诱人的声音。从参与实践的角度来说,也是成本最低的。写诗不用花钱,而画画、搞当代艺术需要花钱买颜料、画布、画框及其它材料,还要交学费去接受专门的训练。对于一个穷学生来说,写诗是最易入门,也是最激动人心的。

你一直以来会更换生活和工作的地点。这是因为生活一段时间以后你充分理解了这个城市的的变化,觉得在这里生活下去对你来说已没有意义,所以你会搬到别的会给你带灵感的城市吗?

流动是为了保持不腐。在某地生活一段时间,再离开它到新的地方去生活,并不是因为旧地太熟悉或没有意义,而是因为我想经历不同的地方文化。当然迁移还得有一些现实的诱因,比如个人感情生活、某个地方在我心目中的没落等等。最关键的还是我不想被某种既定的利益格局束缚。在一个地方生活日久,很容易被自己不喜欢的当地的人事和小圈子侵蚀,离开它可以使自己感觉常新。

对于你所做的事情可以用“城市、人和文化”这三个关键词来概括。你自己怎么看待城市、人和文化这三者之间的关系?

城市是人聚集的地方,人的聚居生活导致文化...

阅读全文Read_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