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分类Category: 音乐 | Music | 1 | 2 | 3 | >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音速年华记惺忪

[ 2010-02-12 05:16:27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002/12_052049_sonic.jpg

The exhibition catalogue of SONIC YOUTH etc.: SENSATIONAL FIX, with two vinyl records by Thurston Moore and Kim Gordon.

SONIC YOUTH etc.: SENSATIONAL FIX是一个关于乐队Sonic Youth的大型展览,从2008年开始在法国、意大利、德国、瑞典等欧洲国家巡回,今年2月2日开始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附近的卫星城市Móstoles作最后一站的展出。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关于乐队音乐历史的展览,而是致力于梳理Sonic Youth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降与众多的视觉艺术家、作家、电影人、设计师以及其它创作力量的交集,因此从展品的收集,到展览空间的设计以及展览的叙事编排都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Sonic Youth是公认的八十年代以后最“艺术”的美国乐队,他们不仅自己创作艺术作品,而且经常与其他艺术家进行合作,与他们合作过的艺术家或受到他们音乐影响的艺术家可以拉出一串长长的名单。这个展览共有超过150件的作品,被安排在CA2M(Centro de Arte Dos de Mayo)共三层的空间中,可以是美国最近三十多年以来地下文化、音乐、影像和艺术历史的一个缩影。

在乐队四位固定成员中,Kim Gordon和Lee Ranaldo都是学习艺术出身,在1981年组成Sonic Youth之前,Kim Gordon在纽约间或为画廊工作,并给Artforum杂志撰稿,有时还有自己的策展项目;而Lee Ranaldo曾学习绘画和版画,并对电影和哲学非常感兴趣。因此他们对纽约的文化和艺术圈子非常熟悉。Dan Graham是Sonic Youth过从甚密的艺术家之一,曾为他们拍摄了大量的演出录像,而给他们的唱片创作封面的艺术家则更多,包括James Welling, Richard Kern, Gerhard Richter, Raymond ...

阅读全文Read_more

Sonic Youth在西班牙的展览开幕表演

[ 2010-02-11 17:17:07 | 作者Author: OUNING ]


Sonic Youth的展览在马德里近邻的小城市Móstoles的CA2M(Centro de Arte Dos de Mayo)开幕, 它的吉他手Lee Ranaldo与当地弗朗明哥手一起合作的开幕表演。

林生祥推出新唱片《野生》

[ 2009-04-21 00:41:2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904/21_004306_image.jpg

收到适芳的信,得知林生祥推出了他的新唱片《野生》。期待他们到内地演出。更多信息请看:大大树部落,以及本博关于林生祥的贴:《每日·种树: 林生祥、罗思容北京交流演唱会》《钟永丰:我的南部意识》《不如还乡》

The Blow Job

[ 2008-12-06 22:05:41 | 作者Author: OUNING ]


伦敦声音组合Wrong Ensemble的表演作品。Wrong Ensemble由波兰视觉艺术家和作曲家Wojciech Kosma创立,致力由非音乐家表演音乐和剧场作品。

Wednesdays at Mudam, Luxembourg

[ 2008-06-10 06:10:39 | 作者Author: OUNING ]
6:00pm - 8:00pm Wednesday, June 11, 2008  
Mudam Luxembourg, 3, Park Dräi Eechelen, Luxembourg

Every Wednesday from 6 to 8 pm, Mudam invites you to the museum to start your evening in music. Each month, a DJ or an independent label proposes a live performance and a series of playlists in the exceptional surroundings of the Mudam Café.In June, Beijing-based artist and curator Ou Ning presents New Sounds of Beijing, a selection of alternative Chinese music.

PROGRAMME 11 & 25/06/2008
NEW SOUNDS OF BEIJING by Ou Ning
a selection of alternative Chinese music

OU NING

Ou Ning is the founder of the artist collective Institute of Sound and of U-thèque, an independent organisation that supports video and film production. He is the co-founder of Alternative Archive, a multidisciplinary cultural platform that focuses on the study, the composition and the publication of works explor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ound and physical space. He is also the author of New Sounds of Beijing, a book about the alternative scene in Beijing.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革命想象与文化实践

[ 2008-04-22 02:48:0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4/22_024818_blackbirdmagazine.jpg

The Communique(《黑鸟通讯》), No 1-8,1990-1994,2006, Hong Kong

革命想象与文化实践

欧宁

大部分时间,历史都在沉睡。人们在其庸常的生活中鲜有机会遭遇历史,更遑论革命——革命是历史的高潮。革命通常是短暂的,而人生何其漫长。很多时候,人们只能想象革命。

除了野心家,争权者,利益受损的人,对现实不满的人,还有什么人会想象革命?——有一种人,他们通过阅读历史,被过去的革命所感染——他们对革命的想象不带任何私利目的。他们身上有一触即发的历史感,对潜藏在琐碎现实下的历史流向明察秋毫。他们经常用历史来度量现实,或根据历史去想象现实。革命一直在他们脑海中盘旋,而历史,则是他们想象力的资源。

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发表,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政治角力最后以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并实行“一国两制”的决议结束。这一年,黑鸟出版了第一张唱片《东方红/给九七代》来回应历史的转折。在决定香港命运的谈判中,香港人一直被排除在外,这种遭人漠视的处境迫使香港人转向对历史的追问。《东方红/给九七代》中有一首根据南音重新填词的作品《香港史话》,以非常本地的方式回顾了香港的百年历史,以及它夹在东西方两个古老帝国及其不断变异的政体之间的尴尬身份。香港主体性的缺失起自何时?它并非一时之痛,而是由来已久。黑鸟关心香港的命运,并有改变它的雄心,但很快发现自己如同一个无根的英雄,缺少可以援引的本地革命的历史资源。

香港有历史,但香港人不是主角;香港也曾发生革命,但只是被其它革命波及。它不仅是个“暂借的时空”,其精神资源也依赖外借。作为一个无政府主义音乐文化团体,黑鸟一直没有从属于香港任何一支政治力量,也不像有人依靠一个虚构的香港始祖“卢亭”(人鱼合体,散见于明清两代的广东民间文献)来建立本土身份和历史叙述,而是直接借用欧洲和美国革命的话语遗产(特别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法国五月风暴以来的社会运动和政治思潮)进行创作和展开论述。1967年香港曾爆发历史上最激烈的一次对抗殖民政府的事件“六七暴动”,它是香港左派受到中国文革热浪驱动的政治运动的高潮,但这并不在黑鸟的精神认同之列。在1990年开始出版的《黑鸟...

阅读全文Read_more
uploads/200804/11_014742_1.jpg


主办单位:南岭中恒生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大大树音乐图像
策划人:陈旭军 宁二
北京演出制作人:崔文嵚 cuiwenqin@gmail.com
媒体协办:《城市画报》《南风窗》
活动专题博客:http://blog.sina.com.cn/nanlingtrees

第一场:
时间:2008年4月15日 周二 19:30
地点: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多功能厅
承办:北京大学现代音乐社
  
第二场:
时间:2008年4月16日 周三 19:30
地点:朝阳区文化馆9个剧场 后SARS剧场

演出票价:50元、100元
订票/咨询电话:010-85991188;13661049145
  
[歌手介绍]
  
林生祥
  
音乐试听:http://www.diymusic.com/modules/jamroom/bands/?43041
官方网址:http://www.treesmusic.com/artist/shengxiang/shengxiang.htm
  
前观子音乐坑主唱、吉他手、制作人(1993-1998)
前交工乐队主唱、吉他手、月琴手、制作人(1999-2003)
生祥与瓦窑坑3主唱、作曲作词、吉他手、制作人(2004-)
...

阅读全文Read_more

北京新声十周年

[ 2008-01-06 05:32:1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801/06_053751_newsoundofbeijing00s.jpg

《北京新声》, 205mm×255mm,120页, 1999
主编+设计:欧宁 | 撰稿:颜峻,凌云 | 摄影:聂筝 | 制作:Sonic China | 出版:湖南文艺出版社

去年从5月份起一直到年底,从《新京报》到新浪、搜狐和tom.com等门户网站,都陆续发布了关于北京新声十周年的长篇专题。所谓“北京新声”,原本是个启动于1997年的出版项目,后来变成一个音乐运动,成为一个描述某种特定音乐风格的专有名词。作为当事人之一,这十年间我从深圳搬到广州、再搬到北京,现在我住过的每个地方都仍然留存着大量没有卖完的《北京新声》。因为工作和兴趣的转移,我早已置身于音乐圈之外,现在看到大家都在回顾,我也把当年写的这本书的序言翻了出来,再把颜峻去年写的一篇怀念文章一起贴在这儿,聊表纪念:

北京的呼叫

欧宁

早在九十年代初,“新音乐的春天”便已被预言。但音乐的脚步似乎落后于唱片业者的计算,中国的摇滚乐虽然经历了发轫时期的一枝独秀,也曾给予第二代乐队短暂的荣誉,但只有当数以千吨计的打口唱片喂大了新一代的音乐人口,当更多的莽撞少年勇敢地操起吉他,我们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春天的气息。

当大多数成名摇滚乐队沉沦不起的时候,新一代的音乐虫子正忙于消化各种各样的音乐资源,他们无孔不入,贪婪又偏执。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他们摇身变成了靠三个和弦打天下的朋克吉他手、电子音乐怪杰、噪音实验家、地下音乐编辑、另类DJ、愤怒乐评人和音乐网页上来无踪去无影的侠客,有的还打入唱片工业内部,成为品味刁钻的企宣或独立厂牌的梦想者。正是在这个时候,一场更加普及化的音乐文化运动从北京发出了它的呼叫。

这时候,中国已成功地实现了向消费型社会的转换,新生活在媒体和群众的欢呼中豁然展开,国际互联网为音乐资讯的流播架设了更方便快捷的通路,从事音乐不再象以前那样历尽千辛万苦,它有了更好的条件。因此,大量的乐队不断涌现,他们抛弃了上一辈乐手的陈规陋习,以更贴近时代的形式,为音乐带来新的面貌。

北京,一直是摇滚狂飚运动的中心。它以八十年代的人文热情和批判精神孕育了第一代的摇滚艺术家,今天,它更以九十年代的全球资讯和摩登生活为新朋克、清新吉他流行乐和电子乐提供舞台。大批有志青年从各地应召而来,与北京土生土长的音乐新人类一起,为乐队文化贴上时代的标签。

我们称之为“北京新声”的这种音乐文化现象,从人群构成来说,它主要分为乐手和音乐群众两类人,他们大多数都出生于七、八十年代,都是听打口唱片长大的一代人,耳历比上一辈人丰富,兴趣也比上一辈人广泛,音乐只是他们其中的一种爱好,并不能代表生活的全部,他们也不会用抽象的理想把自己架空于现实之上;从音乐风格来说,它融合了流...

阅读全文Read_more

听老汉加奶诗兴大发

[ 2007-06-03 06:29:45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0706/03_063254_20070529_6b0fb31896ee0b3f2a3ezwdeofwu0zuz.jpg

uploads/200706/03_063320_20070529_122d5eaad83788f79dc9lesvhnwjqk3u.jpg

昨夜被姜剑呼去世贸天阶听我十年前的电音偶像老汉加奶(Laurent Garnier)的现场,几杯酒下肚后,诗兴大发,通过短信发表如下:

-肉池舞影人酥软,半杯浊酒可还乡。
-你半夜在哪吟诗啊?
-倚醉粥城醒无处,人指无声胜大声。
-你怎样了?喝高了还是郁闷啊?
-半生腾跃,碎拍定无形;一只笨蛙,终日望长空。
-不和你说了,满口胡言,自顾自的!
-我倦矣,杀君马者路旁儿......
1 | 2 |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