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往事

[ 2012-11-17 21:36:24 | 作者Author: OUNING ]
: | |
uploads/201211/17_213759_gz.jpg


广州往事

思往事 ,记惺忪,看灯人异去年容。
——小明星名曲《痴云》,王心帆撰

欧宁

我第一次从乡下到广州是1987年。乘车经过海珠桥,看着珠江平静东流,脑海里却翻滚起黄谷柳的《虾球传》和欧阳山的《三家巷》两部小说对省城的描写。那时少小离家,广州成了踏向广阔世界的第一站。我知道自己日后将经历更多的城市,广州既是出发点,也是告别地。我以为已经把养育自己成长的粤式文化放下了,可随着年岁增长,却倍添思念,而种种工作和生活上的机缘,又让我得以重返人生启始时期的文化母体。

2000年我开始在广州美术学院附近居住,这里位处珠江南岸(广州人称为河南),是广州旧城区的一部分,保留了最地道的广州生活方式。在这里,我策划了大部分缘影会(U-thèque Organization,独立电影和录像团体)的放映和讨论节目,2002年更开始往返于城区南北之间,研究和拍摄广州典型的城中村三元里,2003年以此项目参加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2004年搬入东山的一幢花园旧宅,成立别馆(Alternative Archive,以建立历史和现实的另类版本为目的的工作平台),开始更深挖掘和研究珠江三角洲的地方文化。

在绿树荫庇的别馆,我整天听着三十年代的粤曲名伶小明星(邓曼薇)的旧唱片,沉迷于她与撰曲人王心帆之间的动人故事。我常把她看作广州的Billie Holiday,饱经情伤,命途多舛,29岁云英未嫁,猝逝于添男茶楼的舞台上。她的平喉唱腔与王心帆的文人雅曲相得益彰,被称为“星韵心曲”,今日仍广泛流传于珠三角地区。由小明星的故事始,我开始关注珠三角地区在二战前后的历史,特别是日据时期由于权力真空而出现的失治和“匪乱”的状况,探讨普通人如何在这里获得自己的生存空间。同时我也关注上世纪省港两地的影业互动以及它在今天如何重新分享本地区的文化资源,和香港电影资料馆合作,为第29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策划了“珠三角:电影·文化·生活”的专题节目。

地方性(Locality)是对抗今日全球经济一体化所带来的文化侵略的策略之一。一个地区的文化认同有赖于地方性的建立,而地方性的根基则在于这一地区的历史资源。在全球化浪潮推动下,城市要不断发展,要不断开拓空间来容纳更大体量的经济活动,它必然与历史保育形成矛盾。在城市更新发展过程中,如何葆有历史的空间,让地方性持续生长,这成了考验人们智慧的问题。

在中国,多数城市都盯着发展的政绩,而罔顾历史的保存,它的代价将转嫁到下几代的市民,使他们成为“无根”的人群,成为千城一面的全球化现象下无特征、无地方认同感的蚁蝼。可喜的是,今天广州出现了一些年轻人,他们开始成立各种历史保育小组,开始挖掘这个城市的历史,参与营造自己的社区,甚至走上街头 “撑粤语”,它代表着地方认同意识的苏醒。

和每个中国城市一样,广州的往事也深如渊海,它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生命,让他们在这个城市找到自己的历史感和认同感。方所作为广州的文化新地标,在它成立一周年所启动的“15+1”项目(1个在方所的展览加上15个off-site展览),对广州城内15个老宅老店进行一次Mapping,邀请艺术家们针对这些记忆空间创作作品,让市民们有机会作一次“城市漫游者” (Urban Flâneurs),在寻访这些老宅老店过程中,了解自己城市的历史。这是一种激活历史的努力,也是一种值得称许的城市文化的建设。它只是一个开端,更多的发掘将在明年展开。

自2006年搬离广州后,那些在广州时收集的历史资料如同珍宝般保存在我的档案柜里,终有一天,它们会再一次成为我新的课题的支撑。方所的活动,让我重拾未完成的研究。

2012年11月12日,北京。

本博客延伸阅读:

流水与裂土:珠江流域的社会流动与空间政治
广州:珠三角永动机
[最后修改由 OUNING, 于 2012-11-17 21:46:39]
评论Feed: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feed.asp?q=comment&id=880

浏览模式View_mode: 显示全部 | 评论Comments: 1 | 引用Trackbacks: 0 | 排序 | 浏览Views: 4603
引用 Marylouise*
[ 2012-11-23 17:34:23 ]
Weeeee, what a quick and easy slotuoin.

发表
表情图标
UBB代码
转换链接
表情图标
悄悄话
用户名Username:   密码Password:   注册Register?
验证码Scode *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