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天南》文学双月刊第九期8月15日出版

[ 2012-08-07 01:54:32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8/07_015518_9m.jpg


本期封面用了一张摄影师欧阳星凯的照片:湘西古镇洪江的一户人家,木板上面是文革时期的毛主席语录,下面晾着着两双鞋子。反复漂洗的人间生活,就是这样不可阻挡地钉挂在时间的流水之上,令曾经威慑的政治话语黯然失色。这样的画面正好可以用来暗喻本期的主题Speaking in Tongues (方言之魅 ) :用方言写作的魅力,或魅惑,来瓦解统一语言的单调。

方言对应着地方,对应着全球化力有不逮的边缘,也对应着意识形态难以深入的死角,更对应着不可拂逆的上帝意志。回顾中文写作史,五四时代用白话文挑战文言文,新中国建立后用革命话语埋葬民国风雅,“今天派”用朦胧诗为汉语去意识形态化,作家们好像都遗忘了方言这一利器。它的自闭性所孕含的力量也许要通过转译来打开,但谁又否定得了今日翻译文学的必要性呢。

现在让我们进入本期的Special Space (特别策划),来听新一代中文作家们演奏的方言奏鸣曲:Exposition (本纪), 即呈示部,是直接用方言来叙事的作品,包括台湾林俊颖的闽南话小说《不可告人的乡愁》,上海水默的沪语小说《好牛好狗》,乐山周恺的蜀语小说《阴阳人甲乙卷》(九零后作家的处女作!)和北京康赫混合了绍兴话、北京话、榆林话、张掖话、沈阳话、曲埠话的跨文体实验小说《入城记》;Development (演义),即展开部,是两位香港作家韩丽珠和谢晓虹以粤语方言词语为动机而衍生的叙事作品《旮旯》和《白撞》;Recapitulation (方志),即再现部,是欧阳星凯的系列摄影作品《标本洪江》,以影像的形式呈现方言的环境和主体,再现本期主题。

为了与主题呼应,本期Entrance (入口)和Exit (出口)分别刊发了五条人乐队最新唱片《一些风景》的海丰话歌词,还有钟永丰为林生祥即将发行的概念唱片《我庄》创作的客家话歌词,以替代我们一直在此位置发表的诗歌作品

在Regular Space (自由组稿) 里,《掌瓢黎爷》是野夫为一位江湖人物所写的Biography (个人史),而《宙斯》则是骆以军的最新 Fiction (虚构) 作品。Reading (深读) 部分,我们请来江弱水点评陈云的《中文解毒》,但汉松点评伊格尔顿的《文学事件》。本期Parasite (刊中刊) 是对第七期发表的何袜皮小说《闺房哲学》和柴春芽小说《西行三十里,我们只谈死亡的事情》、第八期发表的路内小说《妖怪打排球》、以及野夫经典散文作品《残酷教育》的英译。

可能有一天,你在中心城市或某些所谓国际大都会里的苍蝇馆吃饭,碰巧听到有人在旁边用你的家乡话在商量,是开个早点店呢还是到发廊去打工,他们的口音会刺痛你的乡愁,令你醒觉要捡回自己丢荒多年的方言。这时候,记住要去书店买本《天南》第九期哦。

uploads/201208/07_015737_042m.jpg

封面图片:洪江市托口镇建设街8号在文革时期的毛主席语录,欧阳星凯摄影作品,摄于2006年。

uploads/201208/07_015839_m.jpg

本期影像特辑是欧阳星凯的《标本洪江》。

uploads/201208/07_015921_9m.jpg

Peregrine, An English Companion to Chutzpah Magazine, Issue 9.

Guide | 导览

Entrance|入口
五条人《一些风景》

Special Space|特别策划
Speaking in Tongues|方言之魅

Exposition|本纪
林俊颖《不可告人的乡愁》
水默《好牛好狗》
周恺《阴阳人甲乙卷》
康赫《入城记》

Development|演义
韩丽珠《旮旯》
谢晓虹《白撞》

Recapitulation|方志
欧阳星凯《标本洪江》

Regular Space|自由组稿

Biography|个人史
野夫《掌瓢黎爷》

Fiction|虚构
骆以军《宙斯》

Reading|深读
江弱水《幸有银翘解毒丸:陈云<中文解毒>》
但汉松《把文学还给文学:伊格尔顿<文学事件>》

Parasite|刊中刊

Peregrine: An English Companion to Chutzpah! Magazine, Issue 9

He Wapi, Philosophy in the Boudoir
Translated by Nicky Harman

Lu Nei, Monsters at Volleyball
Translated by Anna Holmwood
...

阅读全文Read_more
uploads/201208/02_162233_22.jpg

李娟,欧宁摄,2012年6月17日,新疆阿勒泰红礅镇。

欧宁:你是怎么开始写作的?

李娟:怎么说呢。因为小时候好像干别的什么都干不好,就作文课好像还行,学习不好嘛,就作文还写得好一些,然后呢画画也可以吧。从小我就知道了,人长大必须得干一件什么事情。你说我能干什么呢,学习也不好,这也不能干,那也不能干,身体也不好也不能当兵,也不愿意种地,想想看啊呀,想学画画吧,又太花钱了,哈哈,要买纸什么的。只有写作。当然这不是最大的原因,主要还是喜欢,喜欢写点什么东西,喜欢看书。

欧宁:你第一次发表作品是在几岁,什么时候?

李娟:小的时候在校刊上发表过一些东西,但第一次发表是在20岁吧。那时候去打工,在乌鲁木齐,打工挺困难的,就受不了那个苦嘛,想改变生活,然后就写了一篇稿子,跑到一编辑部去投稿,过了一年多,发表了。

欧宁:你那篇文章是什么内容?

李娟:树,写树的,反正内容里可能有一些,因为那时候生活比较窘迫嘛,就写一些现在看起来挺可笑的那样一种情绪在里面,呵呵,抱怨呀,或者怎么说呢,也不是抱怨吧,就是青春期的那种情绪吧。

欧宁:还记得那时候你都看一些什么书吗?

李娟:我从小喜欢看书,看的书很杂的,反正杂七杂八的。小时候对我影响很大的书,而不是我个人喜欢的,小时候比较容易受影响吧,看了那个《小王子》,后来看了孙犁的《铁木前传》,还有汪曾祺的《受戒》,还有一些日本漫画,它那个语言相当强烈。

欧宁:这都是中学时候看的书吗?

李娟:初中的时候。高中看得少一点了,小时候喜欢看,最小的时候看《安徒生童话》,很喜欢,觉得说不出来的伤心。

欧宁:那现在呢?

李娟:现在也挺杂的。都是朋友们送的,因为我很少去买书嘛,生活比较动荡,书是很沉重的东西,你又不方便携带,然后都是朋友们帮我推荐,借一些书过来看一看,看得也不多,我看书真的不算多。这两年印象最强烈的一本书,能想到的就是《聊斋志异》,以前没看过,看也是小时候看的儿童版,白话文的那种。看了真的觉得很好。还有阿城的《棋王》,我是在网上看的,很有名,他们推荐我看的。看了以后就觉得这就是我天经地义应该喜欢的东西。

欧宁:你已经出了五本书了,是吧?因为你出生在新疆,如果把你放在新疆的文学脉络里边的话,你觉得你跟新疆的这个文学之间有着怎样的传承的关系?

李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我知道我是读新疆作家的文章读大的。

欧宁:你曾经说你喜欢刘亮程的作品,也包括叶尔克西的作品。

李娟:我写作不考虑这些问题。我觉得吧,一个作家的写作受影响是难免的,我从小到大受的影响实在太多了,让我随口说的话能说出很多个,但我觉得吧,传承是很重要的一种东西,我们不能和以前的优秀的东西断裂开来。但是,叫我怎么说呢⋯⋯因为这个问题很多人也问过我,我觉得我应该说一下关于自己的文字来自的一个脉络和源头。我觉得没有人的文字是没有源头的。最初的写作都是受别人的影响,你要说真是天才那也不可能的,文学受文学的影响,不可能凭空那样的冒出来一句什么文字。都说我的文字很,很什么,惯用的一些词儿是什么来着⋯⋯很纯洁,很轻盈,很干净。

欧宁:真诚。

李娟:真诚倒是我努力做到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不觉得我的文字有多么的,就是那种,多么的朴素,我觉得我是很华丽的写作,哈哈,不朴素,一点也不朴素,哈哈。

欧宁:我觉得你非常幽默,这是我觉得跟他们不一样的一点。

李娟:可能是我本身就喜欢看有趣的东西吧。而且我觉得,生活就这样了,你再整天⋯⋯我想想怎么说哦,应该怎么说这个问题⋯⋯我觉得写作吧,你会感谢每一个对你有影响的人,但是真的写的和他们一样的话又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我还算是一个骄傲的人吧,要真查我的脉络什么的,我觉得挺⋯⋯怎么说呢,如果我掩饰不了自己的那种来源,就像李敬泽说的,我天性不够强大,我太弱了,我没有自己的东西。受影响在所难免,可是一个劲儿影响下去也不对,没有创造力。怎么说呢,当然也不是这么简单。

欧宁:在2011年11月25日的新浪微访谈中,有读者说你曾说刘亮程是启发而不是榜样,你有这样说过吗?

李娟:是吧,他对我,就像我说的,是一个启发,这是给我打开一扇门,而不是我顺着他的脚印一直走下去。

欧宁:那叶尔克西呢?

李娟:她给最大的启发是让我感觉到我是一个汉族人,我描写这种异域风光,无论你距离再近也是一种旁观,因为你不是一样的人,就像我很不喜欢我写的乡村舞会的那些文字,虽然当时我写的时候我是真的充满感情的,很认真的而且是毫不虚构地去写的,可是现在想想,那些东西不值得写出来。我作为一个汉族人,我写那样的事情,矫情,太矫情了。就是你明明和他们不一样,各方面,心态或者是你的生活方式、你的情感什么的,都不一样,可是你非要抹杀那种差异,是很勉强很吃力...

阅读全文Read_more

岛屿行动者

[ 2012-07-23 00:07:3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7/23_000909_20100916001429508.jpg


岛屿行动者

欧宁

我第一次去台湾是2009年,那是为了策划第三届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而作的一次密集的拜访:从台北到新北市(那时还叫台北县),再去宜兰、彰化、美浓、台南,见了许多在农村地区生活和工作的建筑师、作家、音乐人和社运工作者;第二次是2010年,去台中的国立台湾美术馆参加艺术展览,从那又去了台东,认识了很多原住民音乐人和艺术家;第三次是2011年《天南》文学双月刊在台北举办创刊号发刊活动,主要与文学界接触;第四次是参加《印刻》文学生活志举办的2011年两岸文学高峰会,行程包括台北、宜兰、台中、嘉义和台南。

几年下来,我和台湾的朋友们之间往来十分密切。他们也经常到大陆来,有些是因为我的邀请,来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有些则是因他们自己的工作而来。有时我们也在大中华地区之外的地方碰头,在威尼斯、伦敦、悉尼、横滨甚至地拉那的艺术展事和学术活动上,我们也常常不期而遇。他们在岛屿上长期累积的各种思想和实践经验,已经越过政治和地理的阻隔,对岛外世界形成有效的辐射。

依我看来,这几年台湾知识分子的思考和行动至少在以下几个层面拓展了我们的知识图景和行动策略:对现代农业、城乡关系、环境生态的反思,促使他们之中的先行者纷纷离城返乡,在选择乡居生活、致力于可持续的农耕实验的同时,他们还发起各种反抗恶劣的农村政策的社会运动,这种运动既立足本土,又融入另类全球化的思想脉络,二者相互印证支持,令台湾农村社运出现高瞻远瞩的阔大视野;民主政治的实践逐渐走出党派的局限,在互联网的强大动员工具的助力之下,知识分子运动和草根运动同时出现无中心、无领袖、无政治代理人的新形态,政治诉求更具体、更集中、更生活化;文学、艺术、音乐、建筑等领域的创作致力于挖掘历史和现实资源中的地方性,构建了一个以岛屿为地理依托同时又与全球发生广泛链接的强大的本土精神认同。

这些努力,落实在一个外来者访问台湾的观感中便是:城乡界线的模糊,绿油油连绵不绝的农业风光,交叉耕种的作物令人感觉小农传统犹存;农村公共生活之活跃,各种传统节庆目不暇接;选举、抗议等政治活动无远弗届,成为岛内随时随处可遇上的“景观”;城市空间自由散漫,风格混搭,没有太多经过政府规划的街道和商业建筑,...

阅读全文Read_more

天边一少年

[ 2012-07-21 01:22:2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7/21_012707_034.jpg


天边一少年

欧宁

第一次在广州见到林志鹏(编号223)时,他还是个办公室里的初哥。从文件、杂志和电脑的浩瀚深处走出来,有点羞涩,说话非常小声,身体低调地包裹在普通的连帽衫和牛仔裤中。多年后,无论他怎样绽放,也好像只是变换了向阳的角度和姿态,浑身上下仍是一片青葱——别指望他变成老男人,他一直在修炼驻颜术和不老功。他是小圈子中的磁铁,是异性恋和同性恋共同的爱慕对象。他是南方生长的一枝奇花异草。

除了遍地的美食,广州比起其它城市来还有个好处,它靠近香港,至少在获取最新的日本A片和时髦的欧美杂志方面快人一步。在进入人头涌涌、一片忙乱的办公室成为一个白领之前,林志鹏在想什么呢?这个潮汕少年幻想着自己,“是那个强大如兽的A片男主角,挺着巨大的阳具,与东京小甜甜或纽约的Super Mary做爱”(1)。干超级波霸,享受汹涌的叫床,还可以数钞票,开跑车,然后“用这些做A片男主角赚来的钱,去租更荒淫的A片录像带”(2)。当然,用这些钱,还可以参考各种杂志,让自己变得更时髦。

uploads/201207/21_012849_105.jpg


他对自己身体的认识也许就是这样日积月累,并发展成一种几近病态的自恋。当我们看见他那些带有典型露体癖特征的照片,又或通过这些照片得悉他真实的性向,开始时也许有点惊诧,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把他的摄影称之为“私摄影”是不贴切的,当他在南方到处搜寻他的年轻同道,继而形成小团体,通过自己的博客和网络杂志发表他们这帮人疯狂生活的影像时,那不就像今天在Facebook上被广泛分享的派对照片吗?当互联网日益风行,社交媒体不断升级换代,还有什么隐私可言?

林志鹏在最酷炫的网络杂志Coldtea登场的时候,英国的i-D杂志已经通过香港在广州的年轻人中渗透日久。这本由Terry Jones创办的杂志,在《迷幻异域:快乐丸与青年文化的故事》(Altered State: The Story of Ecstasy Culture and Acid House)一书(3)对八十年代伦敦另类都市生活的回顾中被称为“青少年杂志”,它最善于捕捉街头、舞会和公寓里那些年轻人的怪异行止,并捧红了许多不按专业标准、乱拍一气、但照片却散发着撩人气息的摄影师。这其中包括Terry Richardson,他是林志鹏刚开始拍摄时的偶像。
...

阅读全文Read_more

在鹿特丹Witte de With当代艺术中心的演讲

[ 2012-06-06 14:40:51 | 作者Author: OUNING ]


2012年4月12日下午7点至9点,艺术家、策展人、《天南》文学双月刊主编欧宁在鹿特丹魏特德维茨当代艺术中心(Witte de With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作了题为”文化生产与社会工程“(Cultural Production and Social Engineering)的演讲,介绍他过去数年来的艺术和文化项目如城市研究和纪录片项目《三元里》《大栅栏》、大声展、2009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碧山计划、2011成都双年展国际设计展和文学杂志《天南》等,探讨在中国社会转型和新的政治现实之下,如何把艺术和文化转化为一种动员力量,把文化生产与社会工程进行结合。演讲后他还与摄影师、策展人、出版人、阿姆斯特丹艺术书展主席Delphine Bedel展开对话。本活动由Witte de With当代艺术中心与PrintRoom联合主办。

伦敦China Inside Out活动纪录视频

[ 2012-06-06 14:30:28 | 作者Author: OUNING ]
当代中国文学的真实故事到底是什么?诗人和小说家在向自己的国人和外面的世界展示这个国家时,他们扮演着何种角色?在西方所讲述的中国故事,它的准确程度如何?今年伦敦国际书展以中国为主宾国,英国笔会(English Pen)、英国阅读协会(The Reading Agency)和英国言论自由中心 (Free Word)于2012年3月29日一起合作举办了全天的讨论会、读书会、电影放映和音乐表演活动,以帮助英国公众加深对中国创作自由和阅读自由的了解。以下两个节目的视频纪录:



9:30 am – 11:00 am, 书写中国,嘉宾:《天南》文学双月刊主编欧宁、作家陈希我,主持:伦敦大学Birkbeck学院教授Julia Lovell



5:00 pm – 6:00 pm,《煤市街》放映讨论会,嘉宾:《煤市街》导演欧宁、伦敦中国视像艺术节策划谢晶晶,主持:威斯敏斯特大学教授Harriet Evans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天南》文学双月刊第八期6月20日出版

[ 2012-06-06 05:57:23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6/06_055910_8m.jpg

本期将和你一起探讨Femmes Fatales (致命的女人)。在法语里, Femmes 即“女人”,Fatales 意为“致命”。她们以自身魅力诱使目标沉溺。

走入Special Space (特别策划) ,仿如走入两面彼此映照的镜子: Femmes vu par... (凝视女性) Un Certain Regard (女性凝视) 。前者着力于书写女性,后者关注女性书写,两者互为观照,如同李暐拍摄的作品《突尼斯的天空》那不可思议的炫技——这些小说是叙事的艺术,本身就像致命的女人般令人沉溺。

在第一面镜子里,英国小说家杰夫·戴尔带我们走进威尼斯的国际艺术圈,他的《杰夫在威尼斯,死亡在瓦拉纳西》与托马斯·曼遥相呼应,书写的诱惑有死亡的气息。苏格兰小说家阿莉·史密斯的《初爱》及墨西哥小说家F.G.哈根贝克的《薄荷心》则聚焦阿姆斯特丹的风尘女子以及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而最大的惊喜来自台湾作家张惠菁,她回到历史与神话之原点,以一篇《虫阵》找寻致命女人之原型;还有何袜皮,继上期《闺房哲学》后带来新作《蜥蜴胸针、小提琴手和手套》,讲述美国小镇上发生的与女人有关的故事。

在第二面镜子里,马来西亚女作家黎紫书的《未完·待续》及上海女作家走走的《黄色评论家·金牛女·编辑叁》不约而同采用元叙事(meta-narrative)的手法,表演了企图拆穿魔术的魔术。包慧怡的《岛屿生活》以诗性语言深入女性内心体验,鲁敏的《西天寺》从容细腻地写出深具隐喻意义的中国社会当下的状态,张怡微的《嗜痂记》写透了特定地方的人际关联,这些作品皆展现了当代中国女性写作的丰富面向。

从镜厅出来,到了Regular Space (自由组稿),你会发现四位男性作家的作品:徐则臣的《时间简史》颇具野心,以超短的篇幅收纳个人与国家数十年的历史;路内的《妖怪打排球》是《十七岁的轻骑兵》系列作品之一,技校生活的往昔跃然纸上;邱华栋带来他意味深长的新作《里面全是玻璃的河》;朱岳的《原路追踪》是少见的第二人称写作,展现了丰沛的想象力。

除此之外,我们请来毕业于北大的葡语文学专家闵雪飞点评巴西女作家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的《星辰时刻》,爱尔兰作家科姆·托宾对她赞誉有加,美国New Directions 出版社近期也推出了其多部作品的英文译本。

本期的Parasite (刊中刊), 是鲁敏、徐则臣、邱华栋及朱岳四个短篇的英译;而Entrance (入口)Exit (出口), 则分别有九零后女诗人余幼幼及旅法艺术家、建筑师和诗人野城的诗歌作品。

uploads/201206/06_060051_20120409_4790s.jpg

封面图片:李暐作品《突尼斯的天空》,2012 突尼斯艺术双年展委托创作项目, 2012 年4 月拍于突尼斯。

uploads/201206/06_060132_8m.jpg

本期影像是李暐2012 年4 月拍于突尼斯的一系列摄影作品《突尼斯的天空》,2012 突尼斯艺术双年展委托创作项目, 在今年9月展览前首次公开。

uploads/201206/06_060214_8m.jpg

Peregrine, An English Companion to Chutzpah Magazine, Issue 8.

Guide | 导览

Entrance|入口
余幼幼 诗十首

Special Space|特别策划
Femmes Fatales|致命的女人

Femmes vu par…|凝视女性
杰夫·戴尔《 杰夫在威尼斯,死亡在瓦拉纳西》
阿莉·史密斯《初爱》
F.G.哈根贝克《薄荷心》
张惠菁《虫阵》
何袜皮《蜥蜴胸针、小提琴手和手套》

Un Certain Regard|女性凝视
黎紫书《未完·待续》
包慧怡《岛屿生活》
走走《黄色评论家·金牛女·编辑叁》
鲁敏《西天寺》
张怡微《嗜痂记》

Imagery|影像
李暐《突尼斯的天空》

Regular Space|自由组稿

Fiction|虚构
徐则臣《时间简史》
路内《妖怪打排球》
邱华栋《里面全是玻璃的河》
朱岳《原路追踪》

Reading|深读
闵雪飞《如何画出一只完美的蛋: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星辰时刻>》

Parasite|刊中刊

Peregrine
An English Companion to Chutzpah Magazine, Issue 8
...

阅读全文Read_more

Reimagines Rural China

[ 2012-06-06 05:32:5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6/06_062305_mp_cover_june.jpg

uploads/201206/06_055346_ouningpdf2.jpg


Polymath’s Paradise
Ou Ning Reimagines Rural China

By Madeleine O’Dea, Modern Painters, June 2012

When I ask Ou Ning how he would answer that perennial dinner party question, What do you do?, he laughs. It’s not easy for one of China’s true polymaths, but he gives it a try. “I’m a cultural worker,” he offers modestly, before teasing out the twists and turns of a career that has taken him from underground poet to concert promoter to star designer to documentary film-maker to curator to biennial director to think-tank animator to literary editor and, finally, to where he finds himself presently, plotting how to revivify his country’s rural life, which has been denuded by 30 years of runaway economic reform.

Ou was born in 1969 in Suixi, a small fishing village on the western tip of Guangdong Province, to a poor family who normally would never have been able to send their son to university. But when he was 10 years old, China’s government made a decision that would transform his family, his village, their home province of Guangdong, and the country as a whole. For the first time in the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door was opened to foreign investment, initially through a series of special economic zones. The first of these, a coastal hamlet called Shenzhen, would play a special role in the Ou family’s fortune.

Situated just over the border from Hong Kong, Shenzhen’s economy exploded once its new status was established, and the government was soon dispatching recruitment trucks deep into the countryside in search of labor for the city’s burgeoning factories. One day a truck rolled into Ou’s village, and his sister decided to take the chance and jump aboard. It would be her factory wages that would ultimately pay for Ou to attend university.

His sister still lives in Shenzhen, but accordin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What Wukan Means

[ 2012-06-05 04:48:55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5/19_223431_20120128_fbp001_0.jpg


What Wukan Means

Ou Ning

Essay for Asia Society's ChinaFile project.
Original link: http://www.chinafile.com/what-wukan-means

It began, in the early stages, as a secret mobilization. Then came the protests, marches of ever-larger numbers, direct confrontation, occupations, blockades, anarchy, media exposure, a case of accidental death, the involvement of higher levels of authority, negotiation … until, finally, after two years and eleven months, on the 2nd of February 2012, in Guangdong province, in the county of Lufeng, the village of Wukan at last held a democratic election.

Given the evolution of events, what took place in Wukan could be called a revolution. True, when compared to the waves of large-scale protests that broke out around the world in 2011, it may look like just a minor case of local unrest. It failed to spur a more widespread campaign. But it deserves to be seen, at least, as a micro-revolution—one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乌坎:历史的催迫

[ 2012-05-18 00:25:03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5/18_002842_2012051812.16.04.png

uploads/201205/18_002934_2012051812.17.44.png


乌坎:历史的催迫

欧宁

纽约亚洲协会中美关系中心Chinafile项目之Earthbound China专栏文章
英文版: http://www.chinafile.com/what-wukan-means

经历早期的秘密动员,不断扩大的上访游行,直接对抗,占领,被封锁,无政府状态,媒体曝光,意外死亡事件,更高权力介入,谈判,两年加11个月之后,终于,在2012年2月1日,广东陆丰乌坎村举行了民主选举。这一天,新浪微博上不断出现现场直播的文字和图片,大量媒体仍在持续关注这个曾处风暴眼的粤东乡村。

从事件的衍变过程来看,它具备可以称之为“革命”的一切元素。与2011年全球各地此起彼伏的抗议浪潮比起来,它只是一个小地方的骚动,并未牵引出更大范围的冲击,但它堪称一个微缩版的“革命”。它对中国目前的政治特别是乡村社会的政治来说,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

它起源于这个村庄土地转让过程的不透明和补偿分配的不公,从头到尾都是一种利益诉求,但当这种利益主体是一群人,而又涉及制度弊端时,它必然表现为政治的形式——要求重新选举是维护自己利益的必要手段。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去政治化”是利益抗争群体必须采取的策略——保护自己不被政府的“维稳”逻辑贴上“反党”和“颠覆政权”的标签,但谁能说“去政治化”不是另一种政治?

是时候要更新“政治”的含义了。因为今天出现了不一定以党派为依归的“公民”——他们的利益或依附于个人,或依附于非党派的群体,他们对公共事务的关心和参与已经超越了传统党派政治的范畴。在中国,这种新的政治,近年来崛起于各个领域不计其数的“维权”实践之中,而执政者如果仍以党派政治的逻辑来应对,它必然会积聚更多的矛盾,引致更严重的对立。乌坎事件是一个转折,广东政府抛开了惯常的“维稳”思路,承认村民的利益诉求,于是在双方的理性协商之后,终于出现了民主选举。

一场骚动暂时平息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它隐含着的各种困境已经获得彻底的解决。乌坎村的故事和2005年同样发生在广东的太石村事件起因同出一辙,这种因土地转让分配不公而引起的...

阅读全文Read_more

《天南》文学双月刊第七期5月8日出版

[ 2012-04-29 16:32:1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204/29_163331_n.jpg


当你看见封面的福尔摩斯帽,也许便猜到本期的#Special Space (特别策划)#是侦探和犯罪小说。

这一类型的小说以情节经营取胜,作者们大量渲染日常细节,然后让故事走向更加出乎意料,把一个短篇写得峰回路转……我们用#Uncrackable Cases(谜案)#来概括本期的六篇作品:裘小龙的《二奶》,既晴的《沉默之枪》,方程的《非自然死亡》,何袜皮的《闺房哲学》,江晓雯的《逆转杀局》和孙一圣的《而谁将通过花朵望天空》,除《二奶》是用英文写的,其它均是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华语创作。特别值得推荐的是《闺房哲学》,发现这篇小说,编辑们一致惊呼,它证明我们对自由来稿的海量阅读是值得的!

为了提供这一类型写作的历史背景,我们邀请景翔撰写了《推理小说160年》;而为了给这一专题配上相应的影像,我们选择了艺术家李郁与刘波过去几年来根据武汉的各类新闻媒体所报道的社会案件进行再创作的系列摄影作品《受害者及其他》。

在#Regular Space (自由组稿)#里,这次我们集中编发“七零后”的作家的小说作品,包括阿乙的《北范》,柴春芽的《西行三十里,我们只谈死亡的事情》,盛慧的《蝴蝶》,唐棣的《瞭天上》以及“六零后”作家吴晨骏的《灵魂研究》。阿乙和唐棣已是第二次在本刊发表作品,对“七零后”作家的关注,将一直是《天南》的主要编辑方向。

书评部分,为了与专题呼应,我们请来俞冰夏点评戴克斯特的《穿过丛林的道路》,还有朱彤点评东川笃哉的《推理要在晚餐后》。

本期的#Parasites (刊中刊)#里,是盛慧的《蝴蝶》的全文英译和张翎的长篇《邮购新娘》的节译;而在#Entrance (入口)#和#Exit (出口)#,则是到安徽黟县碧山村展开乡居生活已近七年的两位诗人寒玉与郑小光的诗选。

uploads/201204/29_163435_n.jpg

李郁与刘波摄影专辑《受害者及其他》。

uploads/201204/29_163517_n.jpg

英文刊中刊Peregrine第七期。

导览

Entrance|入口
寒玉 诗十首

Special Space|特别策划
Uncrackable Cases|谜案

Detective Fictions|侦探小说
裘小龙《二奶》
既晴《沉默之枪》
方程《非自然死亡》

Crime Fictions|犯罪小说
何袜皮《闺房哲学》
江晓雯《逆转杀局》
孙一圣《而谁将通过花朵望天空》

Chronicle|简史
景翔《推理小说160年》

Imagery|影像
李郁与刘波《受害者及其它》

Regular Space|自由组稿

Fiction|虚构
阿乙《北范》
吴晨骏《灵魂研究》
柴春芽《西行三十里,我们只谈死亡的事情》
盛慧《蝴蝶》
唐棣《瞭天上》

Reading|深读
俞冰夏《文人侦探的被动侵略:戴克斯特<穿过丛林的道路>》
朱彤《“东川流”的醍醐味:东川笃哉<推理要在晚餐后>》

Parasite|刊中刊

Peregrine
An English Companion to Chutzpah Magazine, Issue 7

Zhang Ling, Mail-Order Bride, translated byNicky Harman
Sheng Hui, Butterfly, translated by Diana Shi & George O’Connell

Exit |出口
郑小光 诗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