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05:16:16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分类Category: 碧山共同体 | Bishan Commune | 1 | 2 | 3 | >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一把青秧趁手青

[ 2015-02-18 01:06:1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502/19_002030_shengnongredesign1updatedsmallest.jpg

在第一場雪降落後,碧山正進入它寒冷的冬季。我們蟄伏在這個小村莊裏,無法和村民一樣享受農閑,而是調動全力,為春天開張的“理農館”而忙碌。乙未年來了,我們要追趕天地的腳步,趕在多雨的春天插下我們的秧苗。 場館的修繕正在密鑼緊鼓進行,營業許可證的辦理、展覽的籌備、主題圖書館的配書、學習中心的課程規劃、研究者駐地的招募、雜貨鋪的貨源組織、咖啡廳和茶室的準備工作也漸次展開,而由小馬和橙子負責的“理農館”視覺設計已告完成,正進入制作階段。我們在此特與大家分享這一階段性工作果實。

“理農館”中文標準字采用古刻本繁體,拼音為Li Nong Guan,有“理解農業”和“打理農業”的雙重含義; 英文為School of Tillers,簡稱縮寫SOT,是先秦時代諸子百家中的一個主張“播百谷、勸耕桑”,“賢者與民並耕而食”的哲學流派“農家”的英譯,這個英文詞組再直譯成中文,則兼有“鋤者學派”和“鋤者學校”的雙重意思;“理農館”也是一個日文詞,發音Rinoukan 。由於“農家”的代表人物許行奉神農(又稱神農氏、炎帝、五谷王、藥王)為偶像,因此“理農館”亦在視覺系統中使用神農的形象(由藝術家陳督兮根據Li Ung Bing在1914年為Outline of Chinese History壹書繪制的畫像重新創作),以示對這位農業先祖的景仰。
uploads/201502/19_002352_.jpg

“理農館”不采用單一標誌,而是在古刻本字型基礎上展開各種變化,由多個不同方向延伸的標誌形成它的識別功能。為迎接開館,“理農館”準備生產一系列以農業、碧山為主題的紀念品,包括各種用具和服飾。以下是部分設計,由歐寧輯錄中國古代農業典籍和詩歌作品的引文,由應永會專門設計並授權一個名為“汲古書體理農館”的小字庫(Chi Ku Sung Li Nong Guan,采用UNICODE 編碼,OTF字體格式)進行字體演繹,由小馬與橙子收集宋應星《天工開物》的古本插圖並進行視覺統籌組織,與多個供應商合作,成品將於5月1日在理農館推出發售。
uploads/201502/19_002522_1.jpg

uploads/201502/19_003138_11.jpg

uploads/201502/19_003314_12.jpg

“播百谷,勸耕桑”。此句出自《漢書·藝文誌》對農家學派的介紹:“農家者流,蓋出於農稷之官。播百谷,勸耕桑,以足衣食,故八政一曰食,二曰貨。孔子曰:所重民食,此其所長也。及鄙者為之,以為無所事聖王,欲使君臣並耕,悖上下之序。”
uploads/201502/19_003417_1s.jpg

uploads/201502/19_003532_1.jpg

“不識天地心,徒然怨風雨”。此句出自元結《農臣怨》:“農臣何所怨,乃欲幹人主。不識天地心,徒然怨風雨。”
uploads/201502/19_003641_.jpg

uploads/201502/19_003717_.jpg


“生人不能久生而五谷生之,五谷不能自生而生人生之”。此句出自《天工開物·乃粒第一》,引述神農之言:“宋子曰:上古神農氏若存若亡,然味其徽號,兩言至今存矣。生人不能久生而五谷生之,五谷不能自生而生人生之。”
uploads/201502/19_003809_1.jpg

“一把青秧趁手青”。此句出自虞似良《橫溪堂春曉》:“一把青秧趁手青,輕煙漠漠雨冥冥。東風染盡三千頃,白鷺飛來無處停。”
uploads/201502/19_003942_2s.jpg

“忍見黃穗臥青泥”。此句出自蘇軾《吳中田婦嘆》:“眼枯淚盡雨不盡,忍見黃穗臥青泥。茅苫一月壟上宿,天晴獲稻隨車歸。”
uploads/201502/19_004031_1.jpg

uploads/201502/19_004108_1.jpg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此句出自陶淵明《歸園田居》:“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uploads/201502/19_004140_3s.jpg

uploads/201502/19_004227_3.jpg

“出入相友,守望相助”。此句出自《孟子·滕文公上》:“死徙無出鄉,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則百姓親睦。”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碧山计划”与Moleskine笔记本

[ 2015-01-31 11:10:11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502/14_163307_2_meitu_4yes.jpg


Moleskine赞助“碧山计划”特别订制笔记本

理农馆是“碧山计划”发起人欧宁今年在安徽黟县碧山村一个旧粮站基础上策划兴建的致力于宣传当代农本主义的新空间,它包括展厅、学习中心、主题图书馆、咖啡厅、茶室、杂货铺和研究者驻地等七个功能,定于今年5月1日开馆。为庆祝理农馆开馆和“碧山计划”今年5月12日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国家图书馆的展览开幕,Moleskine特别赞助了一款“碧山计划”的订制笔记本(Bishan Project Custom Edition),将于理农馆和佛罗伦萨国家图书馆展览现场出售,销售所得用于支持理农馆的持续发展。

此款笔记本由欧宁选定其本人于2010年用来绘制“碧山计划”的创始文件《碧山共同体:如何创建自己的乌托邦》的同款笔记本(黑色封皮大号速写本,13厘米x 21厘米,100页,无酸纸),由小马与橙子负责封面烫印图案、腰封和扉页视觉的设计,将于Moleskine米兰总部专门印制。小马与橙子在2011年为“碧山计划”所作视觉设计的基础上,发展延伸出新的视觉内容,以专门设计的字体和矢量图形来表现碧山的风物和定居于此的人们的日常生活。扉页上用简短的英文叙述了“碧山计划”和Moleskine笔记本的合作渊源,并列出部分已在碧山落地的机构和空间资料。它是理农馆推出的第一个“碧山计划”纪念品。

uploads/201502/14_163559_2_meitu_2.jpg

Moleskine“碧山计划”订制笔记本整体效果。

uploads/201502/14_163637_2_meitu_1.jpg

拆开腰封后的效果。

uploads/201502/14_163712_2_meitu_11s.jpg

腰封整体展开效果。

uploads/201502/14_163754_2_meitu_21.jpg

腰封局部1。

uploads/201502/14_163910_2_meitu_5.jpg

腰封局部2。

uploads/201502/14_163945_2_meitu_4.jpg

腰封局部3。

uploads/201502/14_164016_2_meitu_3.jpg

腰封局部4。

uploads/201502/14_164314_bishan_endpapersmall.jpg

扉页打开效果。

uploads/201502/14_164503_.jpg

扉页局部。

“碧山计划”与Moleskine的故事

2010年,中国作家、艺术家、策展人欧宁应邀参加Moleskine在上海举办的Detour展,他挑了一本Moleskine大号速写本,开始在上面绘制他将要在安徽省黟县碧山村实施的“碧山计划”的创始文件。在上海展览时,欧宁的笔记本吸引了大量关注,他随后在2011年开始让“碧山共同体”这个乌托邦想法落地。将近五年过去了,笔记本上的不少想法今天都已变成了现实,他分别在2011年和2012年策划组织了两届“碧山丰年庆”,2013年退掉北京的房子,彻底定居碧山村,2014年帮助创办了“碧山书局”,现在两个新空间“理农馆”和“种子站”也正在筹办中。“碧山计划”因为其致力于乡村建设的乌托邦实践而广为人知,而这一切都起源于欧宁那本Moleskine笔记本,它自2010年起已经在世界上多个国家和地区巡回展出。

uploads/201502/14_165505_detour.jpg

2010年8月,策展人Raffaella Guidobono邀请欧宁参加该年10月Moleskine 在上海举办的Detour展览,可以任选一本他们提供的Moleskine笔记本并把它变成作品。

uploads/201502/14_170054_m.jpg

欧宁开始在一本Moleskine黑色封皮大号无酸纸速写本撰写和制作“碧山计划”的创始文件《碧山共同体:如何创建自己的乌托邦》。

uploads/201502/14_165721_33919_1289058959j.jpg

2010年10月,Detour展览在上海开幕。这是欧宁的“碧山计划”笔记本。在Detour上海展览结束后,欧宁把“碧山计划”笔记本原件捐赠给了米兰lettera27基金会。

uploads/201502/14_165905_2015013009.44.03.pn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uploads/201501/04_131002_shennong3newblog.jpg

神农像,取自Li Ung Bing, Outline of Chinese History, Shanghai, 1914.

理農館

School of Tillers
A Space for the Contemporary Agrarianists

Gallery | Learning Center | Curated Library | Tea Room | Café | Shop | Researcher Residence
展厅|学习中心|主题图书馆|茶室|咖啡厅|商店|研究者驻地

欢迎有兴趣在碧山生活工作的小伙伴加入!

“理農館” (School of Tillers)所在的地方占地约260平方米,最早叫启元堂,原是安徽省黄山市黟县碧山村一个汪氏家祠,1949年后改为台前村民组粮点,近年一直空置,濒临倒塌,2014年6月16日,村民集体出于信任主动要求售予“碧山计划”(Bishan Commune)发起人欧宁,欧宁购下后于2014年11月12日开始清理杂物、荒草和腐土,进行维修,并改名为“理農館”,它将是一个致力于宣传当代农本主义同时兼有商业功能的新空间,共规划了包括展厅、学习中心、主题图书馆、茶室、咖啡厅、商店和研究者驻地等七项功能,由欧宁用自己的积蓄独力投入经营。“理農館”中文只采用繁体,拼音为Li Nong Guan,有“理解农业”和“打理农业”的双重含义; 英文为School of Tillers,简称缩写SOT,其实是先秦时代诸子百家中的一个主张“播百谷、劝耕桑”,“贤者与民并耕而食”的哲学流派“农家”的英译,这个英文词组再直译成中文,则兼有“锄者学派”和“锄者学校”的双重意思;“理農館”也是一个日文词,发音Rinoukan,它是名古屋大学农理系下属的一个机构。由于“农家”的代表人物许行奉神农(又称神农氏、炎帝、五谷王、药王)为偶像,因此“理農館”亦将在天井的新照壁上绘制一幅神农的画像,以示对这位农业先祖的景仰。

uploads/201501/04_131149_sot05.jpg

uploads/201501/04_131240_sot02.jpg

uploads/201501/04_131359_sot01.jpg

uploads/201501/04_131453_sot06.jpg

uploads/201501/04_131554_sot07.jpg

uploads/201501/04_131643_sot04.jpg

以上为2014年11月12日开始清理修缮前的场地状况。

七项功能及空间规划

1.Gallery | 展厅

场地以理農館北厅为主,一年大约做六个与农业、乡村建设、地方文化、手工艺有关的展览,每个展览时长为两个月,每个展览都会推出产品,并推出一个延伸阅读书目,并按此书目组织一批书放入主题图书馆,并举办相应的研讨会。每个展品都提供二维码供手机扫描并提供导览服务。

2. Learning Center|学习中心

学习中心主要用来组织一系列的学习农业和手艺的活动,用传统的师徒制度运作,强调实践和生活劳动技能的培育。学员须执行严格的拜师礼仪并要缴费,学员要充分尊重师傅的权威,一个专题的学员不超过十位的总数,以保证师徒之间的充足授受时间。学习中心的场地不限于理農館,它可以在村民家,也可以在田间地头,学习中心的设置是为了承担理農館学习课程的组织和管理功能,它挂牌于理農館南厅二层。

3. Curated Library|主题图书馆

理農館南厅二层除了给学习中心挂牌外,也是主题图书馆的所在地。图书馆的图书根据展览或活动的相关主题配置,约两个月更换一次,主要是为读者提供经过深入研究挑选的专题延伸阅读资源。图书来源以欧宁的藏书为主,但亦可根据专题研究需要进行采购。因为它的服务对象以碧山村流动的访客为主,所以图书仅限于馆内阅读,为节省管理成本,不提供借出服务。小型读书会定期在图书馆举行,对所有人免费开放。图书馆的书目采用豆瓣的豆列形式进行网上公布,进而可以在豆瓣形成网上讨论空间。

4.Tea Room|茶室

茶室位于理農館天井正中,仿照陕西半坡村的原始建筑,是一个...

阅读全文Read_more

“可动恰恰”(Movable Accurate)在碧山

[ 2014-10-19 13:14:48 | 作者Author: OUNING ]
“可动恰恰”(丹麦语Bevægeligt Akkurat,英文Movable Accurate)是一种音乐和艺术游戏系统,由丹麦音乐集体YOYOOYOY (成员包括Anders Lauge Meldgaard, Toke Tietze Mortensen, Andreas Führer和Johannes Lund)加上艺术家Claus Haxholm和诗人Rasmus Graff共同发明。在此游戏中,广泛的艺术作品不断产生及再创。每场游戏使用循环移位的独特方式一场场轮番展开,玩家最少由两个人组成,最多可以十多人组成,自带乐器、诗集或其它任何可以制造出声音的生活物品,聚集在一个有多种可能性的较大空间内,先要填写一些包括所带乐器物品、最初的创作构思和草图等内容的表格,然后开会交流,人多时则分组讨论,进行简报和总结,打印每个玩家的“个人乐谱”,直至最后一起合作演出。整个过程设有不同的观察员,负责收集表格,拍摄纪录,并把本次游戏的文献和结果传给下一次游戏。2011年3月5日,“可动恰恰”曾在哥本哈根夏洛滕堡美术馆(Kunsthal Charlottenborg)演出。2011年9月4日,“可动恰恰”曾在哥本哈根路易斯安娜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演出。“可动恰恰”游戏和表演项目由丹麦文化中心和2014-2015年丹麦文化季资助,于2014年10月11至12日在北京XP Club,10月14日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10月18日在安徽黟县碧山书局,10月24日在上海696 Live House进行巡回。以下是2014年10月18日星期六下午4点至6点在黟县碧阳镇碧山村碧山书局的演出纪录图片。关于“可动恰恰”的更多信息,请访问YOYOOYOY官网:http://yoyooyoy.dk

uploads/201410/19_131926_01.jpg

uploads/201410/19_132112_02.jpg

uploads/201410/19_132138_03.jpg

uploads/201410/19_132156_04.jpg

uploads/201410/19_132220_06.jpg

uploads/201410/19_132240_07.jpg

uploads/201410/19_132259_08.jpg

uploads/201410/19_132320_09.jpg

uploads/201410/19_132342_10.jpg

uploads/201410/19_132402_11.jpg

uploads/201410/19_132422_12.jpg

uploads/201410/19_132446_13.jpg

uploads/201410/19_132512_14.jpg

uploads/201410/19_132531_15.jpg

uploads/201410/19_132552_16.jpg

uploads/201410/19_132611_17.jpg

uploads/201410/19_132633_18.jpg

uploads/201410/19_132710_19.jpg

uploads/201410/19_132737_20.jpg

uploads/201410/19_132804_21.jpg

uploads/201410/19_132826_22.jpg

uploads/201410/19_133409_23.jpg

uploads/201410/19_133437_24.jpg

uploads/201410/19_133457_25.jpg

uploads/201410/19_133521_26.jpg

uploads/201410/19_133541_28.jpg

uploads/201410/19_133559_29.jpg

uploads/201410/19_133621_30.jpg

uploads/201410/19_133643_31.jp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Denmark Photologue

[ 2014-09-14 01:27:44 | 作者Author: OUNING ]
这是2014年8月26日至9月17日在丹麦访问的图片集,共有43幅图片,主要涉及碧山计划在奥胡斯和哥本哈根两地的展览、演讲以及对一些实验社区的调研,仅附简单图片说明。关于克里斯钦自由城及相关社区将另外发表专门的撰述。

uploads/201409/14_012846_000.jpg

“关于土地与艺术的调查”(FORESPØRGSLER I JORD OG KUNST)这个展览由Mathias Kokholm, Rasmus Graff 和Mai Corlin共同策划,在他们共同居住的奥胡斯(Aarhus)近郊南岛64号(Sønderholm 64)一个农场里举办。这是村路旁的展览海报。

uploads/201409/14_012926_00.jpg

南岛64号入口。

uploads/201409/14_013026_19.jpg

这个粮仓是展览的主要场地。

uploads/201409/14_013103_02.jpg

粮仓的侧门。

uploads/201409/14_013206_21.jpg

U型院落,地上铺着碎石,中间植树一棵。

uploads/201409/14_013248_14.jpg

长条二层住宅。Mathias Kokholm和妻儿住一层,Rasmus Graff和Mai Corlin住二层。

uploads/201409/14_013324_20.jpg

粮仓正面。

uploads/201409/14_013411_03.jpg

展场的一半。

uploads/201409/14_013439_06.jpg

碧山计划的部分展品。

uploads/201409/14_013504_07.jpg

刘庆元和杨小满的碧山共同体木刻挂历《碧山刻记》。

uploads/201409/14_013532_08.jpg

欧宁的笔记本《碧山共同体:如何创建自己的乌托邦》,其中中文文字全部由Mai Corlin译成丹麦文。

uploads/201409/14_013601_09.jpg

黟县文化馆胡晓耕提供的碧山历史照片。

uploads/201409/14_013627_13.jpg

碧山共同体的标志、视觉形象、护照和时分券。

uploads/201409/14_013655_12.jpg

碧山计划不同年份的纪录照片。

uploads/201409/14_013725_11.jpg

广州历史保育团队“蓝田计划”2012年在碧山所作的调查项目《扑克寻脉》。

uploads/201409/14_013856_10.jpg

小马+橙子设计的渔亭糕模具。

uploads/201409/14_013932_001.jpg

与碧山计划相关的各种出版物。

uploads/201409/14_013958_002.jpg

Mathias Kokholm的出版社Antipyrine和Rasmus Graff的出版社OVO Press联合出版了本次展览的出版物,主要内容是参展艺术家对九个问题的回答,包括我的11000个汉字的《碧山计划答问》,由Mail Corlin译成丹麦文。Rasmus Graff还从英文版译了我的另一篇文章《自治:乌托邦或现实政治》,印成单张。这个展览将整体移往奥胡斯艺术厅(Kunsthal Aarhus)参加9月26日开幕的展览“奥胡斯报告:前卫作为一种网络,或超本土政治)”(Aarhus Rapport – Avantgarde as network or, the politics of the ultralocal),由Antipyrine和OVO Press联合出版的丹麦语版《碧山共同体:如何开始自己的乌托邦》(笔记本手稿复制加上丹麦语翻译)也将于开幕期间推出。

uploads/201409/14_014031_22.jpg

8月29日,孙云帆和Leah Thompson关于碧山计划的纪录片《乡间路》(英文字幕版)丹麦首映。

uploads/201409/14_014507_35.jpg

8月30日,农场主Asger Overgaard带大家参观农场。

uploads/201409/14_014105_24.jp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碧山计划答问

[ 2014-08-05 18:42:4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8/05_184601_sndhlmposter.jpg


碧山计划答问

欧宁

碧山计划将参加2014年8月22日-9月14日在丹麦举办的“土地与艺术”展览(FORESPØRGSLER I JORD OG KUNST),以下问题由展览策划人Mathias Kokholm, Rasmus Graff 和Mai Corlin共同提出,邀请四位参展艺术家Lea Porsager, Ferdinand Ahm Krag, 欧宁和Lasse Krog Meller共同回答。Mai Corlin是研究碧山计划的博士,她为欧宁提供了英中两种语言的问题。欧宁以中文回答,再由Mai Corlin译成丹麦文发表。

What is community? 什么是共同体?

Community这个词中文一般译为“社区”。在计划经济时代,中国并不使用“社区”这个概念,而是用“街道”、“居民区”、“单位宿舍”、“大院”等来命名城市里一定范围内的住宅群,用“村”来命名农村地区的自然聚落,用“乡”来对近邻不同的“村”进行行政统筹,“乡”以上是“镇”,在1958年至1984年间,为了在农村地区集中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进行农业生产同时实行半军事化的管理,“镇”改称“公社”,“乡”改称“生产大队”,“村”改称“生产队”;只有到了市场经济时代,城市里出现了有门禁制度的成片商业住宅,聚居的人口不再由行政关系构成而由市场自由配置时,人们才开始称之为“小区”或“社区”。在农村地区,1984年后中国恢复了“村”、“乡”、“镇”的行政设置。Community的英文原义,应是指在某个地块上聚居的人群及他们的住宅,是比家庭更大的社会单位。由此而言,在中文的语境里,我们可以把今天城市里人们居住的商业住宅群、仍在继续使用的“单位宿舍”、“大院”和农村地区的村庄都称之为“社区”。

“共同体”是一个侧重于描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概念,它是指在利益、立场等方面诉求一致的群体,如果人们利益一致,可结成利益共同体;立场一致,可结成思想共同体。一个国家,如果上下同心,利益攸关,那么它就是一个共同体;一个社区也同理。但“共同体”不一定局限于一个地理或行政的范围内,人们也可以跨地域、跨国族结成共同体。在这个意义上,一个国家的人民,即使生活在同一块国土上,如果人心离散,矛盾丛生,那它就成不了一个共同体;一个社区的群众,即使比邻而居,如果不能齐心协力,守望互助,那它也成不了一个共同体。把Community译成“共同体”,只能说反映了一种理想。“碧山共同体”的中文命名,也是基于理想主义的出发点,它表达了外来移居者与本地村民在同一块土地上共同生活,共同进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愿景。

它的英文 Bishan Commune,取义于1871年的巴黎公社,也包含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始发的返土归田运动(back-to-the-land movement)由嬉皮士们建立的实验公社的意蕴。前者的自治原则代表着另类政治的梦想,后者的生态环保思想则是今日中国应大力倡导的。1958年至1984年的人民公社运动,已经被证明是一场对中国乡土社会的严重破坏,“公社”这两个中文字代表着中国农村的惨痛记忆,因此Bishan Commune的中文不叫“碧山公社”,而称“碧山共同体”。“共同”二字还包含了Common的指向,即通过实际行动实现对传统产权观念的超越,促成真正的共用与分享——不仅是Lawrence Lessig提出的“知识分享”(Creative Commons),更是Michael Hardt和Antonio Negri提出的“共同财富”(Commonwealth)例如街道、历史遗产和公共空间等的分享。一项在农村的长期工作,必须有一个目标,尽管我能预知它所面对的重重困难,但我仍不耻于在这里说出自己的愿景。

How does the surrounding world affect your work? 周围的世界怎么影响你的工作?

碧山生活着近三千个有着极敏感的自尊心的村民,我在他们之中,每天必须笑脸相迎,言行举止均要谨小慎微,甚至着装、作息也要努力与他们趋同。我在这里的工作,从不试图向他们说明那些在他们看来过于深奥难懂的大道理,我隐藏自己的思想,只在自己的“思想共同体”内部作理论的探讨,要获得村民们的认同,只有用行动去做出示范,一件事情做出来,比任何话语宣传都更有效。过去村民毫不珍惜他们曾经世代居住的老房子,任由其颓败倒塌,只要有能力,他们都会去建造那些符合他们的现代化想象的新房子,住在祖先传下来的老房子中被视为人生失败的象征。我买下村中一幢空置已久的老房子,用一年的时间修缮它,然后从北京搬来这里定居,每天大门敞开...

阅读全文Read_more

碧山书局首次读书会

[ 2014-07-16 11:21:02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7/16_112633_m.jpg

宗庙读书会,二零一四第四期。篇目:《白虎通义-乡射》,提要:汉代礼乐体系中的乡村公共活动。报告人:王基宇,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硕士;评议人:欧宁,碧山计划发起人;姚立兰,碧山村退休教师;汪寿昌,碧山村村民,碧山书局店员;胡建新,碧山村退休教师;主持人:缪雨蘅,无锡优微成长公益社团发起人;时间: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三时至五时;地点:碧山书局。

uploads/201407/22_164956_1.jpg

uploads/201407/22_165050_9.jpg


篇目原文

白虎通義-鄉射

作者:(汉)班固

天所以以親射何?助陽氣達萬物也。春氣微弱,恐物有窒塞,不能自達者。夫射,自內發外,貫堅入剛,象物之生,故以射達之也。

《含文嘉》曰:“天子射熊。諸侯射麋,大夫射虎、豹,士射鹿、豕。”
天子所以射熊何?示服猛,巧佞也。熊為獸猛巧者,非但當服猛也。示當服天下巧佞之臣也。諸侯射麋者,示達遠迷惑人也。麋之言迷也。大夫射虎豹何?示服猛也。士射鹿、豕者?示除害也。各取德所能服也。

大夫、士兩射者人臣,示為君親視事,身勞苦也。或曰:臣陰,故數偶也。侯者,以布為之何,用人事之始也。本正則末正矣。所以名為侯何?明諸侯有不朝者,則射之,故《禮·射祝》曰:“嗟爾不甯侯,爾不朝於王所,以故天下失業。亢而射爾。”所以不射正身何?君子重同類,不忍射之,故畫獸而射之。

射正何為乎?曰:射義非一也。夫射者,執弓堅固,心平體正,然後中也。二人爭勝,樂以德養也。勝負俱降,以宗禮讓,可以選士。故射選士,大夫勝者。發近而制遠也,其兵短而害長也,故可以戒難也。所以必因射助陽選士者,所以扶助微弱而抑其強,和調陰陽,戒不虞也。何以知為戒難也?《詩》曰:“四矢反兮,以禦亂兮。”因射習禮樂,射於堂上何?示從上制下也。《禮》曰:“賓主執弓請升,射於兩楹之間。”天子射百二十步,諸侯九十步,大夫七十步,士五十步。明尊者所服遠也,卑者所服近也。

所以十月行鄉飲酒之禮何?所以複尊卑長幼之義。春夏事急,俊井次牆,至有子使父,弟使兄,故以事閒暇,複長幼之序也。

王者父事三老,兄事五更者何?欲陳孝悌之德,以示天下也。故雖天子,必有尊也,言有父也;必有先也,言有兄也。天子臨辟雍,親袒割牲。尊三老,父象也。謁忠奉幾杖,授安車濡輪,恭綏執授。兄事五更,寵接禮交加客謙敬順貌也。《禮記·祭義》云:“祀於明堂,所以教諸侯之孝也。享三老、五更於太學者,所以諸侯悌也。”不正言父、兄,言五更者何,老者壽考也,欲言所令者多也。更者更也,所更曆者,眾也。即如是,不但言老言三何?欲言其明於天地人之道而老也,五更者,欲言其明於五行之道而更事也。三老、五更幾人乎?曰:各一人。何以知之?既以父事,父一而己,不宜有三。

uploads/201407/22_165145_8.jpg


报告大纲

汉章帝一朝,政治危机有三。一是思想冲突激烈,今古文经学在王莽后重新开始斗争;二是战乱初定,中央权威不稳,经济上土地兼并与铁盐币私有化加剧;三是国内力量不足,匈奴联合其他部族围攻汉朝势力,西域陷入危机。章帝一朝对这些危机都有所解决,史称“明章之治”,东汉绵延十二帝至三国,前三朝有奠基作用。

天所以以親射何?助陽氣達萬物也。春氣微弱,恐物有窒塞,不能自達者。夫射,自內發外,貫堅入剛,象物之生,故以射達之也。

汉学以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为第一义。天有三义;自然-正当之天,运动-时间之天,空间-气本之天。亲为周制术语,亲亲以团结凝聚,尊尊以权威立法;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训亲本义为“至”,到达之义。天亲射有三用,感通自然,领悟动静之势,凝聚天地人伦气场。阳气自天时始发,经射,达万物。春季草木滋长,动物发情,阳气若要发出,必穿越孔窍。射亲天而非天,必人为且顺应天气,要有穿透性的力量,打通主体与他者,以天生万物的势头为图样,负载阳气完成万物的春生之功。

《含文嘉》曰:“天子射熊。諸侯射麋,大夫射虎、豹,士射鹿、豕。”天子所以射熊何?示服猛,巧佞也。熊為獸猛巧者,非但當服猛也。示當服天下巧佞之臣也。諸侯射麋者,示達遠迷惑人也。麋之言迷也。大夫射虎豹何?示服猛也。士射鹿、豕者?示除害也。各取德所能服也。

“恐物有窒塞,不能自達”,政治中宗派主义、官僚主义、地方主义、宗教迷信均防碍下层进取发展与上层政法实行。熊猛且巧,指有政治势力的野心集团,这类人来自败坏诸侯为多,所以由天子射之。麋鹿迷惑人,指邪教迷信与有害文化,而从事此的以败坏的士大夫为多,故诸侯射之。虎豹虽猛,却没有太大...

阅读全文Read_more

忍见黄穗卧青泥

[ 2014-07-06 13:25:4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7/06_132614_3.jpg

[位于安徽黄山黟县碧阳镇碧山村的碧山书局。Matjaž Tančič摄影。]

碧山书局最初是碧山计划的其中一个构想,出现在2010年我的那本以《碧山共同体:如何创建自己的乌托邦》为题的笔记本中。当时设想它将和“社内广播”、“碧山通讯” 、“纪录片及电影小组”和“网络(FB, Twitter…)”等构成碧山共同体的传播系统,主要功能是文化生产和传播——“整理乡村文献,出版乡建和安那其著作”,“像梁漱溟那样办乡村书局”。

uploads/201407/06_132746_1.jpg

[《碧山共同体:如何创建自己的乌托邦》,欧宁,笔记本页面截图,2010年。]

2011年8月13日,我到南京先锋书店举办《天南》文学双月刊第三期“诗歌地理学”的发刊活动,和诗人韩东对谈“八十年代的精神遗产”,久未见面的书店创办人钱晓华问起我的近况,我给他说了我和左靖正在筹备将于当月26至28日举办的“碧山丰年庆”活动,以及我打算移居碧山长期扎根在那里开展碧山计划的想法,并请他有空到碧山去看一看,可以在那里开一个“碧山书局”。

同年11月,钱晓华真的到了碧山,他喜欢上了这里,并以他曾在基层政府历练的经验与村干部及村民们打得火热。在我的家里,他和我以及左靖开始商量如何创办碧山书局。他看中了村中一个祠堂——启泰堂,村支书朱显东已初步同意他用来办书局的想法,我们又帮忙说服当时碧阳镇的书记余强,最后经黟县文物管理部门的同意,免租金供他来创办碧山书局。经过两年多的筹备,碧山书局终于在2014年4月16日,从一个纸上的想法,经由钱晓华的努力,变成了现实。

uploads/201407/06_132836_2.jpg

[钱晓华与村中耆老在碧山书局。Matjaž Tančič摄影。]

认识钱晓华是在1997年,南京先锋书店草创初期,他请我给他设计书店的店标,我帮他起了书店的法文名字Librairie Avant-Garde,并以此来完成了书店的形象设计。他送给我三个瓦楞纸直立大书架作为酬谢,至今这三个书架仍摆放在我碧山的家中使用。当时我初涉平面设计,今天看来先锋书店的店标就是个业余水准,可想不到钱晓华一直沿用至今,而先锋书店经历17年的时间,在实体书店纷纷倒闭的浪潮中不但屹立不倒,反而越做越大,分店越开越多,五台山总店2013年被CNN评为中国最美书店,2014年又被BBC评为世界十大书店之一。 作为一个基督徒,钱晓华把这一切都归功于上帝的助力。

uploads/201407/06_132920_0.jpg

[碧山书局一楼天井大堂。Matjaž Tančič摄影。]

人们常问,在农村开书店如何赚钱?钱晓华说,“我不为钱工作,我为上帝工作。”过去两年多不断往返碧山,他与我们交流甚密,他非常认同碧山计划的乡村建设理念,特别是我们所推崇的乡建先驱晏阳初作为一个基督徒的仁爱思想。钱晓华发自内心地把碧山书局列为碧山计划的一分子,我们有一个共识,我们在碧山所做的一切,皆出于“不忍”:不忍看到大美乡村无人赏识,不忍看到乡土社会分崩离析、人去地荒,不忍看到城乡割裂置乡民于倒悬,不忍看到绵延数千年的农业文明被所谓的现代化浪潮毁于一旦……

uploads/201407/06_132958_7.jpg

[碧山书局二楼咖啡。Matjaž Tančič摄影。]

但我们还有一个共识,乡村建设不是做慈善,碧山书局也不是赔钱赚吆喝,它必须找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它必须有自我造血的功能。钱晓华把碧山书局放在先锋书店系列的大局中去探索实体书店的转型,近年来他在南京的旅游景点开店,应不少地方政府的邀请开店,研究和开发旅游和文创产品,在书店中开咖啡店,举办各种文化活动,这些探索都体现在碧山书局的运作中。在碧山,书局可吸引到黄山地区旅游的外来消费者,同时为村民及周边民众提供阅读空间甚至提供工作机会;由徽州文化开发衍生的文创产品既可流入市场又可激发人们的乡土认同;定期举办的各种文化活动用来吸聚人气,同时可担当乡村建设中的教育功能。良性的商业,有助于乡村建设的可持续性。

uploads/201407/06_133042_5.jpg

[夜幕中的碧山书局。Matjaž Tančič摄影。]

碧山书局开办两个月来,碧山村民常来闲坐看书,黟县周边甚至黄山市的年轻人把它当成了一个周末的去处,而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更是络绎不绝。在启泰堂开阔的天井下,数万书册围成一城,日沐暖阳,夜披星光,下雨的时候,在水帘下逗雨读书,令人心旷神怡,还有一位每天在此坐镇的乡贤汪寿昌老先生,可以对本村历史答疑解问。昔日堆满杂物、蝙蝠乱...

阅读全文Read_more

回应“一音顷夏”对碧山计划的质疑

[ 2014-07-05 17:54:5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7/05_194950_2.jpg


我来把事情经过说说。

哈佛女博士“一音顷夏”在7月2日作为南京大学社会学系组织的“中国研究”国际暑期班的一员来到碧山,领队陆远跟我说,这个班有40多人,“来自全世界三十多所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博士研究生和青年学人”,“七八个老外,其他是中国海外留学生和青年学者”,希望我和他们分享一下碧山计划。陆远原想在碧山书局二楼咖啡安排这个分享,我觉得那里地方容不下,于是联络猪栏酒吧的寒玉,她同意提供猪栏三吧的场地和投影仪并提供简单茶水。我问陆远用什么语言讲,他说用中文讲,暑期班成员大都能说中文。我选用了上个月为纽约大学一个研讨会准备的英文PPT,因我关于碧山计划的中文PPT久未更新,而我也没时间在一天内准备中文PPT。

我在前半部分分享了碧山计划所借用的各种思想资源和我研究参考的世界不同地区的乌托邦实践和农村社区建设经验,这一部分很多是我的个人兴趣,是我希望有可能放入碧山计划这个实验里的一些想法,后半部分的分享才是我们已经在碧山做过并做成的事情。我说到碧山计划想做的事可用三个关键词来概括:乡村建设,文化生产和社会工程,前者是希望接续民国以来晏阳初和梁漱溟等人的乡村建设实践,第二是我们的能力范围内比较擅长的,第三是探讨艺术与社会互动的可能性。然后我说到实践乌托邦,先分享了我对不同政治模型的理解(从政党政治到公民社会到公共场域的危机失败到依靠民智和民力的“非正常生活政治”的可能性),然后介绍了我注意到的一些历史上的乌托邦实践者,特别是我在新西兰走访的一些嬉皮公社和生态村。这些嬉皮公社和生态村都是避世式的另类社区,但他们对于永续农业、合作居住和公识决策的探索却是对今日中国农村很有启发意义的。我也介绍了法国字母主义者们出版的杂志《冬宴》的概念,北美部落里的礼物经济与中国农村的交工互助传统的一个共同点是没有使用货币,这个跟后面我说想要在碧山发行时分券是有关系的。

随后“一音顷夏”就在微博和豆瓣上发起了她“对碧山计划的质疑”。如果是在尊重事实和深入调查基础上的批评,我真的非常愿意和她探讨。但她却刻意把我的原话歪曲成相反的意思,用有色眼镜抓取一些表面的现象,好嵌入她的社会学理论,以达到她一鸣惊人(或像她的化名那样,“一音顷厦”)的个人目的。谁不痛恨那些为了自己能看星星而不愿村民修路灯的人?!谁不讨厌显摆奢侈笔记本的人?!在农村用什么英文PPT啊,耍精英范装逼找死啊?!猪栏酒吧死贵,碧山书局卖咖啡,这不是大学课堂上社会学老师讲的“区隔”理论活生生的例子吗?!这些最能挑动仇恨G点的“证据”再裹上Othering, Symbolic Boundary之类理论词儿,像臭大粪一样泼洒到我们头上。可能担心“被批评对象”看不懂什么是Othering,她最近又转发了一张图以明示。

关于“路灯vs看星星”,暑期班成员李思磐已经证实我原话的意思:

“作为在场参访者的一员,我确定欧宁说到'看星星'时,恰恰是强调了村民需求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他说的是:文人可能觉得没有路灯正好可以看星星,但村民们没有路灯十分不便,并且很没有面子。欧很抱歉自己只有能力在有文化节庆时解决了短期照明,而没有资金解决路灯问题。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么严重误会。” (7月4日 00:44)

现在那天的录音也已经找到并发布网上了(http://pan.baidu.com/s/1bndAENd ),人人可以去听证。在两个多小时的交流中,我只说到Moleskine这个词一次,我是否在用显摆的语调提到这个牌子大家也可以去听。这个笔记本起因是2010年Moleskine邀请我参加他们在上海的一个展览,他们给我一本Moleskine,我可以在上面随便写画然后和其他人的笔记本一起展出,当时我正在思考如何开展碧山计划,于是便把那时的一些读书研究笔记和天马行空的想法写画在上面。和人分享碧山计划时,我都会说这个笔记本,目的是为了对比当初的想法,而不是显摆这笔记本有多贵。

至于在碧山用英文PPT竟成了我的一大罪状,怕是我触动了哈佛女博士的特权了。难道在农村就不可以用英文PPT吗?你要碧山村是原始社会才符合你的想象?或要我请教你Othering是什么意思你才感满足?猪栏酒吧贵让你很不爽,那你知道他们花了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多少财力来修这些老房子?他们为本地解决了多少个工作岗位,他们缴了多少税你知道?碧山书局卖文创产品有罪吗?一百多万码洋的书放在这里只是为了显示品味?是为了制造区隔?你引用的那位姓方的村民说,这比开赌场和麻将馆好多了。你空降碧山只一天,你看不到村民来书局看书,小孩来上网,也看不到村民到我家串门,一是因为你时间太短,二是因为你心中“区隔”太大。都什么时候了,还用阶级斗争那套来动员仇恨。

不要以为只有自己才看得见农村的主体,只有...

阅读全文Read_more

碧山通讯#1406

[ 2014-06-23 21:54:05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6/23_224358_201992871.jpg


《碧山通讯》专门负责通风报讯,不定期放送,自今日始推出第一期:

> 碧山书局自今年4月试业以来,访者络绎不绝,微博微信上出现大量#他们来过碧山#或#老钱爱拍照#之类照片,他们之中有闻风而来的南京先锋书店的粉丝,有书业发烧友,有乡建交流者,有村中父老,有本地官员,还有来此度周末的黄山市市民。二楼咖啡馆出现打扑克的一家老小,还有强行签单赊账的某政协大哥。店员不好意思劝阻拒绝,钱晓华表示很无语。他最近的口头禅是“碧山书局盈利了!”

> 一年一度的香港书展即将在7月开幕,《号外》杂志7月的主题是书店,编辑曹疏影邀请欧宁为此期杂志撰写一篇关于碧山书局的短文。人们常问,在农村开书店如何赚钱?欧宁在文中引用钱晓华的回答:“我不为钱工作,我为上帝工作。”老钱不为钱工作而可赚钱,这是基督徒开店的境界,上帝被他的祈祷感动了。欧文的题目是《忍见黄穗卧青泥》,这句苏东坡的诗与碧山书局有什么关系?杂志出版之后大家看吧。

> 芝加哥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系和艺术史系教授W.J.T. Mitchell一行五人6月20日登完黄山顺道来访碧山村,他们事先不知道这个村子,也未听说过碧山计划,听完欧宁的介绍有些惊讶。在碧山书局,教授问,“这里有我的两本书的中译本卖吗?”很抱歉没有啊,否则可以找您签名。上网查了一下,这两本书分别是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图像学》和2012年出版的《图像理论》。

> 碧山村子弟汪程龙在北京经营茶叶生意,最近返乡加入碧山建设,租下汪氏家祠明贤堂,吸纳村中耆老胡建新与姚立兰,准备与北京的光雕艺术家和教育工作者李文良开办“国学堂”。他们最近获得了陶行知教育基金会的支持,准备在碧山成立陶行知乡村教育示范基地。在人字街边一幢民宅,他们挂出了筹备组的招牌。他们经营的“云门文化”微信公共号,经常推送关于黟县历史的美文,据说很多出自原石亭小学校长胡建新老师的健笔。对胡老师来说,这真是一片任他自由驰骋的新空间呢。

> 碧山书局试业后,五一节假期和端午节假期都出现了来访的小高峰,村口泰来农庄的平价住宿供不应求,有的人住到了猪栏酒吧。停车的地方也开始难找了,村支书朱显东现在逢人便说他准备修建停车场,要募款。有的村民准备把自己多余的房间收拾一下,准备用来接待访客。因为有更多人来寻购老房子,房源变紧张了,价格也跟着上涨。平静的日子快要过完了。

> 由左靖和《碧山》杂志书策划的展览活动“行动中的民艺:从黟县百工出发”于本月12日至17日在安徽大学举行。这是作为碧山计划一部分的“黟县百工”调研项目首次完整的汇报展览。在台湾《汉声》杂志创办人黄永松的演讲上,有学生在发问时说:“我们年轻人不懂中华文化,要怪你们这代,因为你们没教好,所以我们不会。你不要老是写书,书没人看,像我就不爱看书。你们要想办法把我们教会,不要写书。”有年轻人若此,这个国家是不是太有希望了?

> 碧山计划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参加的“未明的云朵:一城七街”展览自5月9日开幕后将一直展至8月17日。这次碧山计划的展览空间由建筑师Thomas Tsang和Kazuhisa Matsuda设计成U形坡地结构,使用彰化县的干稻草搭建而成,在展览期间,首次发行碧山时分券 (Bishan Hours),用来激活展览和观众之间的物资和劳动交换。真想不到,碧山的家乡钱(hometown money)居然是在台北第一次投入使用。北美馆近日刚刚发布了开幕研讨会的纪录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aQSKp6Qe5w

> 继丹麦Aarhus大学文化与社会系跨民族现代性研究项目博士候选人Mai Corlin、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非正常生活政治研究项目博士后候选人Tom Cliff等把碧山计划作为他们的研究课题后,近日又有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东亚系研究生Adele Kurek前来对碧山计划展开田野研究。三人的中文均达到可以与带黟县口音的碧山村民用普通话进行自由交流的水平。

> 碧山曾接待个两个最认真的访问团。一个是无锡的中学生社团“优微成长公益社团”,二十多个高、初中生和他们不满当下教育现状的家长,深入农村作社会调查;另一个是孙麟先生发起召集的湖湘人士旅行团。他们不仅在碧山深入考察,还和碧山计划团队进行长时间的讨论,之后又撰文分享总结。湖湘团最近更建立起“乡村相见”的微信平台,一人一篇长文,分享他们在碧山的观感。看来孙先生给他们一人一个徽州火腿不是白拿的。

> 欧宁和唐雪自本月3日至9日在美国东岸的农村考察行程超过1000英里,全程由碧山计划的纪录片导演Leah Thompson和孙云帆跟拍,Leah Thompson还兼任司机,在发生了100个错误转弯后终于完成这趟旅程。见到了Modern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碧山计划在台北市立美术馆

[ 2014-05-09 01:34:0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5/19_135538_02.jpg


碧山计划
台北市立美术馆“未明的云朵:一城七街”参展项目
2014年5月9日至8月17日

碧山计划 (Bishan Project) 是一个由欧宁与左靖于2011年发起、以安徽省黄山市黟县碧阳镇碧山村为基地的乡村建设计划。它起源自对农业传统的忧虑和对过度城市化的批判立场,是知识分子离城返乡,回归历史,承接本世纪初以来的中国乡村建设事业,在农村地区展开共同生活,践行互助精神,以各种方式为农村政治、经济和文化奉献才智,重新赋予农村活力,再造农业故乡的长期而持久的行动,也是一种把乌托邦想像转化为现实实践的努力。

碧山计划在台北市立美术馆的展览,以碧山村2011年之后的现实空间为基础,把展览空间规划为入口、检查站、时间银行、牛院、粮站、猪栏乡村客栈、村官菜园、泰来农庄、碧山书局和出口等十个单元,由建筑师Thomas Tsang和Kazuhisa Matsuda设计出一个U形坡地结构,并使用农业材料搭建而成,用以展示碧山计划自2011年至今的行动纪录和工作文献。在展览期间,还首次发行碧山时分券 (Bishan Hours),用来激活展览和观众之间的物资和劳动交换。

uploads/201405/09_015535_201400502_ouning_plans.jpg


请按以下路线参观:

01. 入口|Entrance

欢迎进入碧山共同体 (Bishan Commune)。

02. 时间银行|Time Bank

把你带来的物资在此换成“碧山时分券”,以方便你接下来在展场内交换物品。

03. 检查站|Check Point

有兴趣的话,可使用“碧山时分券”,在此换取一本碧山共同体的护照(数量有限,展览期间仅发放60本)。在你参观结束时可在护照上盖上16个不同的印章。

uploads/201405/19_135837_10.jpg

04. 牛院|Buffalo Institute

这是欧宁在碧山的住地,也是碧山计划的智库基地和交流中心。在本展览中,这里主要展出碧山计划各种前期研究和行动纲领。

uploads/201405/19_135933_20.jpg

05. 粮站|Barn

这是欧宁和左靖在2011年和2012年策划的两届碧山丰年庆活动的举办场所。在本展览中,它将展出这两届活动的部分作品和文献资料。

uploads/201405/19_140051_29.jpg

06. 猪栏乡村客栈|Pig’s Inn

这是两位诗人寒玉和郑小光用碧山村的徽派旧宅改造而成的乡村客栈。在本展览中,它将展出碧山计划的各种出版物,供观众自由阅读。

uploads/201405/19_140147_40.jpg

07. 村官菜园|Young Village Official’s Farm

这是大学生村官张昱今年在碧山村建立的CSA有机农场。在展览中,这里用来放映孙云帆与Leah Thompson拍摄的关于碧山计划的纪录片《乡间路》。

uploads/201405/19_140614_57.jpg

08. 泰来农庄|Goodwill Tavern

这是碧山村村口一家由本地村民开的餐馆和招待所,是过去两年众多参与碧山计划的朋友们居停的地方。在展览中,它主要展示碧山计划委托的斯洛文尼亚摄影师Matjaž Tančič在黟县地区创作的摄影作品和碧山青年丁牧儿创作的系列油画《黟县生活》。

uploads/201405/19_140227_64.jpg

09. 碧山书局|Bishan Bookstore

这是南京先锋书店(Librairie Avant-Garde)在碧山村旧祠堂启泰堂开设的一个书店。在展览中,它收集了一系列中国大陆出版的关于乡村建设和农村研究的书刊,供观众以“碧山时分券”进行交换。

10.出口|Exit

记住,如果你持有碧山共同体的护照,在离开这里之前,你可以申请在护照上盖上16个以碧山物产为图案的印章。

uploads/201405/09_014305_a_1s.jpg

uploads/201405/09_014440_a_2s.jpg

uploads/201405/09_014536_b_1s.jpg

uploads/201405/09_014613_b_2s.jpg

uploads/201405/09_014714_c_1s.jp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1 | 2 |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