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3 16:15:40
微信公共号:buffaloinstitut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ouninginstagram
Twitter: http://www.twitter.com/ouning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Ou-Ning/746225697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ouning
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3979235
豆瓣作者小站: http://site.douban.com/106528/
牛院儿: http://www.bishancommune.org/buffaloinstitute/default.asp
饭否: http://www.fanfou.com/欧宁
除特别标明为他人作品外,本博客一切原创内容采用Creative Commons 3.0 Unported License共享。
博主邮箱:ouning2008@gmail.com
浏览模式View_mode: 普通Normal | 列表List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克里斯钦自由城的生与死

[ 2014-11-05 17:46:19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11/05_181959_2.jpg

这是欧宁在2014年9月被邀请作为驻地研究者访问哥本哈根自治社区克里斯钦自由城之后写作的文章,2014年11月5日发表于澎湃新闻思想市场。全文约一万字,分三个章节,配图约60幅,请以Wifi浏览。题图为2010年5月哥本哈根警察在克里斯钦自由城展开群捕行动,Martin Lehmann摄。

uploads/201411/05_182504_s.jpg

从Vor Frelsers Kirke(我们的救主)教堂塔顶鸟瞰克里斯钦自由城。欧宁摄。

都市村庄

出租车从公主街(Prinsessegade)向右拐入一条叫Refshalevej的道路,停在克里斯钦自由城(Fristaden Christiania)外围。因为听说我行李很多,加上克里斯钦禁止任何机动车辆进入,艾默里克·华堡(Emmerik Warburg)和我约在离住地最近的一个小缺口。他骑着一辆有前斗的自行车,前来帮我运行李。这种自行车既可装货又可载人,在哥本哈根颇为流行,最早是在克里斯钦设计出来的,因而得名“克里斯钦自行车”。艾默里克是个音响工程师,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住在克里斯钦,他正值壮年,文质彬彬,说话很柔和,和人们对嬉皮士或无政府主义者的想像相差甚远。我们穿过两幢旧军营建筑之间的小走道,走了约200米,就到了克里斯钦驻地研究者(CRIR, Christiania Researcher in Residence)的小木屋。

虽然是九月份,哥本哈根已经有些许寒意。沿路有刚刚掩埋的痕迹,艾默里克说克里斯钦准备开始供暖了,这几天正在翻修地下暖气管。CRIR房子倚着一斜坡而建,一层正是其中一个小锅炉的所在地,通过燃烧木屑产生热量,为周围数户房屋供暖。小锅炉上面是阳台,往里退就是驻地研究者的起居空间。里面有工作间、厨房、卫生间、卧室,还有一个专门为儿童设计的小夹层。左边的邻居是莫妮卡,右边是著名的“香蕉屋”,艾默里克家在正对面。住下来后,我才明白小木屋所倚的斜坡,原来是始建于17世纪的哥本哈根旧城墙,如今长满了杂木,因为克里斯钦的居民们酷爱自然,放任植物生长并严加保护,所以颇富郊野气息。

uploads/201411/05_182759_s.jpg

克里斯钦自由城地图。取自Space for Urban Alternatives? Christiania 1971–2011一书。

克里斯钦自由城占地34公顷(加上水域面积则为49公顷),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离丹麦皇宫和议会仅一英里,却拥有大面积类似农村地区的丛林和水域,克里斯钦人骄傲地把它称为哥本哈根的“绿肺”。它的地形呈月芽状,东、西两边由两个长条形的地块(原外城墙和内城墙)围合而成,中间和外围是水域(原护城河),两个地块各有五个向东凸出的小半岛(原防守工事) ,上面分布着克里斯钦人自已建造的各种房子。西南端原先是工人阶级比较集中的工厂区,废弃后曾被占屋运动的年轻人(Squatters)盘踞,他们属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丹麦的“贫民窟风暴运动”(Slumstormer Movement)的一部分,这个运动于1971年结束,这一年的9月26日,一个另类杂志团体《主体》(Hovedbladet) 再次占领克里斯钦,自由城由此宣告成立。

如今旧工厂区变成了克里斯钦富有都市生活气息的部分,在这里,克里斯钦人建立了自己的信息中心、邮局、电视台、电台、博物馆、青年俱乐部、足球场、广场、电影院、餐厅、酒吧、咖啡馆、商店、自行车工坊、建筑和家居材料流转中心、音乐场馆、公共浴室、急救室等,为居民和游客提供便利的服务。穿过这片游人集中的喧闹区域,往东北方向则可深入幽静、分散的住宅区,还有茂密的丛林和宽广的水域。在这里,碎石小径四通八达,古木遮天蔽日,花草争芳斗艳,连绵的水域不受任何污染,各种鸟类和动物与人比邻而居,堪称都市中的村庄。

克里斯钦自发规划的这种城乡混合的空间格局,深受丹麦建筑和规划大师施泰因·埃勒·拉斯姆森(Steen Eiler Rasmussen, 1898-1990)的称许。这与他二战后为哥本哈根大都会区所作的“手指规划”(Fingerplanen)的精神是相通的。“手指规划”是拉斯姆森领导的丹麦城市规划实验室和哥本哈根城市规划部在1947年所作的发展战略规划,以密集的哥本哈根市中心为“掌心”,把市郊通勤铁路系统(S-tog)建设为五条不同方向的路线,即五根“手指”,“手指”之间为楔型绿地,作为农业及康乐用途。今天哥本哈根之所以被Monocle杂志列为“世界最宜居城市”,与这个城乡混合的规划打下的基础有很大的关系。...

阅读全文Read_more

“可动恰恰”(Movable Accurate)在碧山

[ 2014-10-19 13:14:48 | 作者Author: OUNING ]
“可动恰恰”(丹麦语Bevægeligt Akkurat,英文Movable Accurate)是一种音乐和艺术游戏系统,由丹麦音乐集体YOYOOYOY (成员包括Anders Lauge Meldgaard, Toke Tietze Mortensen, Andreas Führer和Johannes Lund)加上艺术家Claus Haxholm和诗人Rasmus Graff共同发明。在此游戏中,广泛的艺术作品不断产生及再创。每场游戏使用循环移位的独特方式一场场轮番展开,玩家最少由两个人组成,最多可以十多人组成,自带乐器、诗集或其它任何可以制造出声音的生活物品,聚集在一个有多种可能性的较大空间内,先要填写一些包括所带乐器物品、最初的创作构思和草图等内容的表格,然后开会交流,人多时则分组讨论,进行简报和总结,打印每个玩家的“个人乐谱”,直至最后一起合作演出。整个过程设有不同的观察员,负责收集表格,拍摄纪录,并把本次游戏的文献和结果传给下一次游戏。2011年3月5日,“可动恰恰”曾在哥本哈根夏洛滕堡美术馆(Kunsthal Charlottenborg)演出。2011年9月4日,“可动恰恰”曾在哥本哈根路易斯安娜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演出。“可动恰恰”游戏和表演项目由丹麦文化中心和2014-2015年丹麦文化季资助,于2014年10月11至12日在北京XP Club,10月14日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10月18日在安徽黟县碧山书局,10月24日在上海696 Live House进行巡回。以下是2014年10月18日星期六下午4点至6点在黟县碧阳镇碧山村碧山书局的演出纪录图片。关于“可动恰恰”的更多信息,请访问YOYOOYOY官网:http://yoyooyoy.dk

uploads/201410/19_131926_01.jpg

uploads/201410/19_132112_02.jpg

uploads/201410/19_132138_03.jpg

uploads/201410/19_132156_04.jpg

uploads/201410/19_132220_06.jpg

uploads/201410/19_132240_07.jpg

uploads/201410/19_132259_08.jpg

uploads/201410/19_132320_09.jpg

uploads/201410/19_132342_10.jpg

uploads/201410/19_132402_11.jpg

uploads/201410/19_132422_12.jpg

uploads/201410/19_132446_13.jpg

uploads/201410/19_132512_14.jpg

uploads/201410/19_132531_15.jpg

uploads/201410/19_132552_16.jpg

uploads/201410/19_132611_17.jpg

uploads/201410/19_132633_18.jpg

uploads/201410/19_132710_19.jpg

uploads/201410/19_132737_20.jpg

uploads/201410/19_132804_21.jpg

uploads/201410/19_132826_22.jpg

uploads/201410/19_133409_23.jpg

uploads/201410/19_133437_24.jpg

uploads/201410/19_133457_25.jpg

uploads/201410/19_133521_26.jpg

uploads/201410/19_133541_28.jpg

uploads/201410/19_133559_29.jpg

uploads/201410/19_133621_30.jpg

uploads/201410/19_133643_31.jp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皖南纪事

[ 2014-10-02 10:29:2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10/02_103035_146.jpg

刘传宏,1975年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现工作生活于北京、长春和河南林县。自2002年起的许多时间,他执拗地远离都市生活,前往河南林县太行山区的桃花洞村,选择在山林里做一个山民,每天砍柴耕作、绘画和写作。在其隐居山林的几年,山中风景和生活成为他创作的题材。刘传宏也是一位写故事的高手,他总是从自己的生活中获得素材和灵感。他的作品里有无数伪造的文献,和他的绘画一起,把我们带进一个真实可见的梦境里。不过,他是真的住在桃花谷(河南林县太行山区)。“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在桃花谷的梦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本来也没多大不同。他的作品大概会引出如下关键词:山野生活,自然,人文,乡愁,桃花源,隐居,存在……刘传宏曾应2012碧山丰年庆的邀请两次到访黟县,在参加展览之余,开展田野调查和历史研究。《皖南纪事》是他历时三年完成的一个包括绘画、文本等构成的庞大计划,由三十八幅油画和一百余幅日记、地图、攻击计划图等构成的十四组作品组成。这个系列作品在民间档案的基础上展开虚构,结合个人化的想象和历史叙事,把游侠的梦想与村野地理完美演绎成系列长卷绘画,是近年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中令人耳目一新的探索。目前正在成都千高原艺术空间展出,展览时间为2014年9月20日至11月30日,千高原艺术空间地址位于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一街699号铁像寺水街南区3-5号(临盛邦街),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上午十点半至下午六点半,逢周一休息。这里共精选《皖南纪事》共46幅局部图片,请用Wifi浏览。

关于《皖南纪事》

《皖南记事》由三十八幅油画和近百幅日记、地图以及攻击计划图等构成的十四组作品组成。我杜撰了“刘先生”,以及他于1940年至1942年期间在安徽南部日本占领区域的旅行日记。底层文人在中国社会动荡时期的身份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他们无法用学识博得衣食之资,被抛弃于主流社会之外,失去自己原有的角色位置。“刘先生”选择了一条有别于其他文人的求生道路。身份由流民知识分子转变为悍匪。成为一个具有“知识分子”和“匪首”双重特性的边缘人,他从对依附于日本政权的中国乡村维持会和富商的攻击行动中获取钱财,在旅行和细致的村镇社会调查中寻求内心的安静。出没于崇山峻岭和城镇中的“社会土匪”与“革命者”之间的差别其实是微乎其微的。这组作品重温了我少年时对独行侠客生活的幻想。

2014年8月13日 刘传宏

uploads/201410/02_103201_11.jpg

1-1.皖南记事,第一幕第一场,和县,43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246_12.jpg

1-2.皖南记事,第一幕第一场,和县,43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325_13.jpg

1-3.皖南记事,第一幕第一场,和县,43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406_21.jpg

2-1.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一场,当涂,47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441_22.jpg

2-2.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一场,当涂,47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539_23.jpg

2-3.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一场,当涂,475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616_31.jpg

3-1.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二场,乌溪,389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652_32.jpg

3-2.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二场,乌溪,389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730_33.jpg

3-3.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二场,乌溪,389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806_41.jpg

4-1.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三场,繁阳镇,481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843_42.jpg

4-2.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三场,繁阳镇,481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916_43.jpg

4-3.皖南记事,第二幕第三场,繁阳镇,481x43cm,局部。

uploads/201410/02_103954_51.jp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The Crisis and Experiment of the Commons

[ 2014-09-29 22:07:33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9/29_225235_w.jpg


The Crisis and Experiment of the Commons
The New Rural Reconstruction Movement in China

A presentation at YNKB, Copenhagen, organized by Crisis Mirror, September 16, 2014.

Ou Ning

When China joined the WTO in 2001, it became a part of the global econom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warmly embraced globalization, pushing the process of urbanization more radically forward. Urbanization is a kind of redistribution of social resources, including land and property; it is in some sense more radical than a revolution. China’s current land ownership system was established in 1949 when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took power. Land in urban areas is owned by the state, while in rural areas villagers own the land collectively. When local governments in rural areas need land, they change the land status, grabbing the land and selling it to developers; in the process, many villagers lose their farmland, and as a result farmland across China is shrinking. According to Reuters, China will become the world’s largest importer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in 5 to 10 years.(1)As China grows increasingly dependent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ts food situation is becoming dangerous. It is on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a global food crisis occurs, and then it will be a huge challenge to feed China’s population.

Rural villagers constitute more than 60% of China’s population. During the latter half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villagers exchanged their agricultural products for support from the Soviet Union in the industrialization process, contributing their land and labor to urbanization and the new economy but never sharing in its benefits. Since most young people have left the countryside for jobs in the city, China’s villages are almost empty, with only a few old people and children left behind. Fields lie fallow, and local governments take control of the farmland, giving little compensation to villagers. ...

阅读全文Read_more

Denmark Photologue

[ 2014-09-14 01:27:44 | 作者Author: OUNING ]
这是2014年8月26日至9月17日在丹麦访问的图片集,共有43幅图片,主要涉及碧山计划在奥胡斯和哥本哈根两地的展览、演讲以及对一些实验社区的调研,仅附简单图片说明。关于克里斯钦自由城及相关社区将另外发表专门的撰述。

uploads/201409/14_012846_000.jpg

“关于土地与艺术的调查”(FORESPØRGSLER I JORD OG KUNST)这个展览由Mathias Kokholm, Rasmus Graff 和Mai Corlin共同策划,在他们共同居住的奥胡斯(Aarhus)近郊南岛64号(Sønderholm 64)一个农场里举办。这是村路旁的展览海报。

uploads/201409/14_012926_00.jpg

南岛64号入口。

uploads/201409/14_013026_19.jpg

这个粮仓是展览的主要场地。

uploads/201409/14_013103_02.jpg

粮仓的侧门。

uploads/201409/14_013206_21.jpg

U型院落,地上铺着碎石,中间植树一棵。

uploads/201409/14_013248_14.jpg

长条二层住宅。Mathias Kokholm和妻儿住一层,Rasmus Graff和Mai Corlin住二层。

uploads/201409/14_013324_20.jpg

粮仓正面。

uploads/201409/14_013411_03.jpg

展场的一半。

uploads/201409/14_013439_06.jpg

碧山计划的部分展品。

uploads/201409/14_013504_07.jpg

刘庆元和杨小满的碧山共同体木刻挂历《碧山刻记》。

uploads/201409/14_013532_08.jpg

欧宁的笔记本《碧山共同体:如何创建自己的乌托邦》,其中中文文字全部由Mai Corlin译成丹麦文。

uploads/201409/14_013601_09.jpg

黟县文化馆胡晓耕提供的碧山历史照片。

uploads/201409/14_013627_13.jpg

碧山共同体的标志、视觉形象、护照和时分券。

uploads/201409/14_013655_12.jpg

碧山计划不同年份的纪录照片。

uploads/201409/14_013725_11.jpg

广州历史保育团队“蓝田计划”2012年在碧山所作的调查项目《扑克寻脉》。

uploads/201409/14_013856_10.jpg

小马+橙子设计的渔亭糕模具。

uploads/201409/14_013932_001.jpg

与碧山计划相关的各种出版物。

uploads/201409/14_013958_002.jpg

Mathias Kokholm的出版社Antipyrine和Rasmus Graff的出版社OVO Press联合出版了本次展览的出版物,主要内容是参展艺术家对九个问题的回答,包括我的11000个汉字的《碧山计划答问》,由Mail Corlin译成丹麦文。Rasmus Graff还从英文版译了我的另一篇文章《自治:乌托邦或现实政治》,印成单张。这个展览将整体移往奥胡斯艺术厅(Kunsthal Aarhus)参加9月26日开幕的展览“奥胡斯报告:前卫作为一种网络,或超本土政治)”(Aarhus Rapport – Avantgarde as network or, the politics of the ultralocal),由Antipyrine和OVO Press联合出版的丹麦语版《碧山共同体:如何开始自己的乌托邦》(笔记本手稿复制加上丹麦语翻译)也将于开幕期间推出。

uploads/201409/14_014031_22.jpg

8月29日,孙云帆和Leah Thompson关于碧山计划的纪录片《乡间路》(英文字幕版)丹麦首映。

uploads/201409/14_014507_35.jpg

8月30日,农场主Asger Overgaard带大家参观农场。

uploads/201409/14_014105_24.jpg

...

阅读全文Read_more

Thylejren:丹麦第一个嬉皮营

[ 2014-09-08 07:14:24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9/08_073339_a31.jpg

Thylejren由Thy(丹麦西北部的一个地区)和Lejren(“营地”的意思)两个词组成,最早得名是因为1970年举办的夏季音乐节,它受到了英国怀特岛(Isle of Wight)和美国伍德斯托克(Woodstock)的户外音乐节的影响。1968年,一批倡导另类生活的人在哥本哈根成立了名为Det Ny Samfund(“新社会”)的组织,1970年他们在Thy地区Frøstrup和Østerild之间购买了Han Herred共47亩的土地,准备开始另类社区的尝试,同时也举办夏季音乐节。音乐节非常成功,吸引了约三千个人露营,约十万人到此游玩。一些人在冬天也留了下来,盖起了很多DIY风格的房屋,临时营地慢慢变成了常住社区,Thylejren也成了人们口头习惯的名称,它的成立比哥本哈根的克里斯钦自由城(Fristaden Christiania)早了一年。至今40多年过去了,这里仍然有人在坚持嬉皮的生活方式:它是一个拥有自己土地的微型国家,一个丹麦主流社会中的另类社区。

有不少纪录片和书记载了这个社区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生活和音乐节,但均未被译成英文。刚开始的时候嬉皮士们与当地人关系非常紧张,他们曾占领了当地一间教堂,引来警察干涉。他们自建的房屋也被指控为违章建筑,被告上齐斯泰兹(Thisted)地区法院。1978年还因出现了一个黄疸病例,整个社区被隔离四个星期。1970年至1983年每年都举办夏季音乐节,此后停办。2010年举办了四十周年纪念活动之后,夏季音乐节又恢复举办。在搜集它的历史图片的时候,我们发现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曾在Thylejren住过一个多月。2014年9月6日,我们访问了这个传奇的嬉皮营。目前社区大约有70个居民,包括成人和小孩,到处种着大麻,所有房屋仍不设卫生间,但为了照顾游客需要,在社区入口放了几个流动厕所,夏季音乐会的场地设计了许多色彩缤纷的座椅。这里发表的42幅图片,有11张是历史图片,31张是我们这次访问拍下的照片。

uploads/201409/08_073529_dlh565.jpg

uploads/201409/08_073625_20111027140542835985_0.jpg

uploads/201409/08_073702_3227808arkivscan.jpg

uploads/201409/08_073735_mikael_povel_pa_thy70.jpg

uploads/201409/08_073814_331363.jpg

uploads/201409/08_073851_skvedageithy.png

uploads/201409/08_073924_3328487thy.jpg

uploads/201409/08_074050_20111027193607629362_0.jpg

uploads/201409/08_074127_lejrliv1.jpg

uploads/201409/08_074209_dlh566.jpg

uploads/201409/08_074243_193580johnlennonlevervidere.jpg

在夏季音乐会场地的入口处,用丹麦语写着这个小故事,我们请Mai Corlin帮忙译成英文:This is a little story about four people named “Everybody", “Somebody", “Anybody" and “Nobody". There was an important job to be done and Everybody was sure that Somebody would do it. Anybody could have done it, but Nobody did it. Somebody got angry about that because it was Everybody’s job. Everybody thought that Anybody could do it, but Nobody realized that Everybody wouldn’t do it. It ended up that Everybody blamed Somebody when Nobody did what Anybody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博物馆设计在中国

[ 2014-09-06 06:24:17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9/06_064740_mad_11003_pingtanartmuseum_i_03_rendering_site_birdview.jpg

马岩松设计的平潭艺术博物馆,MAD建筑师务所供图。

博物馆设计在中国

欧宁

博物馆,也许是他记忆中的博物馆。
——Chris Marker, La Jetee, 1962

2013年12月21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曾引用中国博物馆协会的数据说:1949年,中国只有25个博物馆;2012年,中国共有3866个个博物馆,其中451个是该年新建的,提早达到了所谓2015年要建成3500个的目标;而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每年只建成20-40个新博物馆。它还提到哥伦比亚大学的Jeffery Johnson对中国的博物馆热潮使用的一个新词museumification。(1) Museumification(博物馆化)从gentrification(士绅化,或高档化)转化而来,可以说它非常准确地概括了这股博物馆热潮背后的动力: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在政治上需要借助文化事业来彰显它的“软实力”;而它的新兴资本则需要通过兴建博物馆来追随权力的步伐,制造社会影响力,同时谋取土地,以收获更大的商业利益。

中国对博物馆的狂热心态,有点像16世纪大航海时代的欧洲宫廷,大设Cabinet de curie或Wunderkammer(珍宝屋),以炫耀他们海外殖民所搜罗的财富和珍宝。中国政府大兴土木建造各种公立博物馆,收藏历史文物或展示当代艺术,是为了宣传古老的大中华帝国悠久的文明和今日拥抱全球化的开放形象,这里面既隐含着民族主义的政治诉求又坦露了参与自由市场竞争的野心;民间财富投入博物馆建设,则是为自己的艺术投资和收藏建造一个展示空间,显示自己的文化品味,与此同时为自己的商业项目在社会上找到一个道德支点,这些私立博物馆很多由房地产商人营建,因为他们都意识到建造博物馆是一个获取土地和对相连的房地产项目进行文化营销的有效手段。这样的动机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博物馆的设计。

中国美术馆是中国最高级别的国家美术馆,原来的旧馆设计主要针对水墨、书法、油画、版画和雕塑等的收藏和展示,已经跟不上当代艺术的发展,在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开始筹建新馆。新馆位于北京奥林匹克中心区,这是按照《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从原有的7.8公里南北中轴线向北延伸出来的一片新区,包括多个已在2008年投入使用的奥运场馆和设施,以及拟建的国学中心、工艺美术馆、中国科技馆以及中国美术馆新馆。新馆规划建筑面积达130000平方米,建成后将是世界最大的美术馆,主要收藏和展示20世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艺术作品。设计招标自2008年起启动,有来自世界各地上百家建筑事务所提交方案,包括Frank Ghery, Zaha Hadid, Rem Koolhass和Jean Nouvel的事务所,他们均是曾获普利兹克建筑奖的Starchitects。

最后Jean Nouvel拔得头筹,他以中国书法“一”字的笔划墨迹为灵感的设计被中国美术馆馆方认为“最能代表21世纪的中国精神”。Jean Nouvel虽然以中国书法墨迹为建筑造型,但并非简单挪用传统中国符号,而是以晶莹剔透的玻璃外立面为美术馆覆上强烈的当代气息,同时进行巧妙“借景”,把近邻的龙形水系和奥运建筑群以及将来的参观人群纳入建筑的玻璃镜像中。在他的建筑效果图上,最为显眼的是一片红旗的海洋飘浮在美术馆主入口上空,这是1968年巴黎“五月风暴”的毛派知识分子对中国政治的想象残留呢,还是对中国当下政权力量和国族意志的暗送秋波?总之,Jean Nouvel赢了,而首次参与中国项目竞标的Frank Ghery因为谨小慎微,过于保守;Zaha Hadid自以为她的数码曲面设计放之四海而皆准,毫无针对性;Rem Koolhass的软肋是建筑造型,他的中央电视台大楼不受中国老百姓欢迎——他们都输了。

uploads/201409/06_065230_nationalartmuseumofchina_ateliersjeannouvelbeijinginstitutearchitecturedesignbiad.jpg

Jean Nouvel设计的中国美术馆新馆,网络图片。

尽管竞争非常激烈,建筑师们仍是这场中国博物馆热潮中最受关注的主角。2002年在北京成立的今日美术馆是房地产开发商张宝全在其住宅项目苹果社区开设的私立美术馆,也是中国第一个私立美术馆,原址是工业厂房,邀请建筑师王晖进行改造,建筑外墙所有窗户均被封闭,保留砖砌的痕迹...

阅读全文Read_more

A Hong Kong History of Madness

[ 2014-09-01 21:43:37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9/01_214440_.jpg


A Hong Kong History of Madness

Ou Ning

When Tsang Tsou-choi died in Hong Kong on July 15, 2007, one newspaper announced his demise with the headline “Death of a King.”(1)Hong Kong is a highly “normal” society, with a booming commercial sector, a robust entertainment industry, and a stable administration all running in perfect order. People work to secure stable positions, each tilling his own plot, so to speak. As for Tsang Tsou-choi, most Hong Kongers considered him as nothing more than a “madman.”

If we were to re-imagine Tsang’s “kingdom” as a realm populated not just by him alone, but by a thriving multitude of subjects, how then would this world be comforted upon hearing news of his death? How could his bereft, ruler-less multitudes be placated? How could his history be written to capture the entire course of his life? How could a rhetoric be created that would be powerful enough to praise his glorious achievements, and to repel the slander of his enemies? In the ideological world, the winner is always right, and the loser is always wrong. Once an ideology is called into question, the urgent scramble for new believers begins, since the more people who embrace an ideology, the greater the social space it occupies, the easier it is for it to solidify into a doctrine and, eventually, to harden into law. Those who own the authority to speak can whitewash what is black and blacken what is white.

Viewed through the eyes of “normality,” Tsang Tsou-choi was a filthy, smelly, crazy reprobate who for decades ran amok through the streets, engaged in the daily activity of indiscriminately defacing both public and private property with his graffiti, listing the names of his ancestors and family members and proclaiming his right to rule over Kowloon. The district security guards insulted him, the police detained him, passers-by laughed at him — even his own family spurned him. But Hong Kong has rarely seen ...

阅读全文Read_more

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碧山计划答问

[ 2014-08-05 18:42:4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8/05_184601_sndhlmposter.jpg


碧山计划答问

欧宁

碧山计划将参加2014年8月22日-9月14日在丹麦举办的“土地与艺术”展览(FORESPØRGSLER I JORD OG KUNST),以下问题由展览策划人Mathias Kokholm, Rasmus Graff 和Mai Corlin共同提出,邀请四位参展艺术家Lea Porsager, Ferdinand Ahm Krag, 欧宁和Lasse Krog Meller共同回答。Mai Corlin是研究碧山计划的博士,她为欧宁提供了英中两种语言的问题。欧宁以中文回答,再由Mai Corlin译成丹麦文发表。

What is community? 什么是共同体?

Community这个词中文一般译为“社区”。在计划经济时代,中国并不使用“社区”这个概念,而是用“街道”、“居民区”、“单位宿舍”、“大院”等来命名城市里一定范围内的住宅群,用“村”来命名农村地区的自然聚落,用“乡”来对近邻不同的“村”进行行政统筹,“乡”以上是“镇”,在1958年至1984年间,为了在农村地区集中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进行农业生产同时实行半军事化的管理,“镇”改称“公社”,“乡”改称“生产大队”,“村”改称“生产队”;只有到了市场经济时代,城市里出现了有门禁制度的成片商业住宅,聚居的人口不再由行政关系构成而由市场自由配置时,人们才开始称之为“小区”或“社区”。在农村地区,1984年后中国恢复了“村”、“乡”、“镇”的行政设置。Community的英文原义,应是指在某个地块上聚居的人群及他们的住宅,是比家庭更大的社会单位。由此而言,在中文的语境里,我们可以把今天城市里人们居住的商业住宅群、仍在继续使用的“单位宿舍”、“大院”和农村地区的村庄都称之为“社区”。

“共同体”是一个侧重于描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概念,它是指在利益、立场等方面诉求一致的群体,如果人们利益一致,可结成利益共同体;立场一致,可结成思想共同体。一个国家,如果上下同心,利益攸关,那么它就是一个共同体;一个社区也同理。但“共同体”不一定局限于一个地理或行政的范围内,人们也可以跨地域、跨国族结成共同体。在这个意义上,一个国家的人民,即使生活在同一块国土上,如果人心离散,矛盾丛生,那它就成不了一个共同体;一个社区的群众,即使比邻而居,如果不能齐心协力,守望互助,那它也成不了一个共同体。把Community译成“共同体”,只能说反映了一种理想。“碧山共同体”的中文命名,也是基于理想主义的出发点,它表达了外来移居者与本地村民在同一块土地上共同生活,共同进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愿景。

它的英文 Bishan Commune,取义于1871年的巴黎公社,也包含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始发的返土归田运动(back-to-the-land movement)由嬉皮士们建立的实验公社的意蕴。前者的自治原则代表着另类政治的梦想,后者的生态环保思想则是今日中国应大力倡导的。1958年至1984年的人民公社运动,已经被证明是一场对中国乡土社会的严重破坏,“公社”这两个中文字代表着中国农村的惨痛记忆,因此Bishan Commune的中文不叫“碧山公社”,而称“碧山共同体”。“共同”二字还包含了Common的指向,即通过实际行动实现对传统产权观念的超越,促成真正的共用与分享——不仅是Lawrence Lessig提出的“知识分享”(Creative Commons),更是Michael Hardt和Antonio Negri提出的“共同财富”(Commonwealth)例如街道、历史遗产和公共空间等的分享。一项在农村的长期工作,必须有一个目标,尽管我能预知它所面对的重重困难,但我仍不耻于在这里说出自己的愿景。

How does the surrounding world affect your work? 周围的世界怎么影响你的工作?

碧山生活着近三千个有着极敏感的自尊心的村民,我在他们之中,每天必须笑脸相迎,言行举止均要谨小慎微,甚至着装、作息也要努力与他们趋同。我在这里的工作,从不试图向他们说明那些在他们看来过于深奥难懂的大道理,我隐藏自己的思想,只在自己的“思想共同体”内部作理论的探讨,要获得村民们的认同,只有用行动去做出示范,一件事情做出来,比任何话语宣传都更有效。过去村民毫不珍惜他们曾经世代居住的老房子,任由其颓败倒塌,只要有能力,他们都会去建造那些符合他们的现代化想象的新房子,住在祖先传下来的老房子中被视为人生失败的象征。我买下村中一幢空置已久的老房子,用一年的时间修缮它,然后从北京搬来这里定居,每天大门敞开...

阅读全文Read_more

“作为”与“不作为”的建筑

[ 2014-07-18 20:25:32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7/18_210112_d01.jpg


“作为”与“不作为”的建筑

阮庆岳

以南台湾为基地的刘国沧,以积极的建筑实践行动与丰富多产的作品,展现出对土地、人、家、时空与记忆,深厚而温切的人文关怀。切入时准确、落实、自信而动人,作品显露对纯然理性价值主导世界的不以为然,自在游走于现实与梦境、真实与虚构间的模糊地带,往返间散发着乡愁与诗意,思维的方式,殊异于同代的他者,操作建筑的手法,也宽广活泼。

本质上,刘国沧会让人联想起谢英俊。这不必然是因为操作手法的相似度,更在于他们注视建筑的方向与角度,相对而言迥异于多数的建筑人,能同时对在地、现实与复层涵构(文化、历史、生态、经济),显露出浓烈的关注能力,对于此刻被奉为神明的“现代性”,有着修正或批判的对抗意志。

他们都不把建筑的单体美学,视作操作建筑的唯一目标,反而认为建筑更应是背后整体社会与环境等现实情境的展现体;因此,建筑对社会现实的沉疴,以及时代此刻的大走向,必须要有责任去响应与改善。

两人看待建筑,也同样具有相对宏观的视野,不管对环境、历史、文化、阶级、材料、工法、经济等议题,都能整体纳入他们对建筑的思考里。另外特别重要的,是他们都具有对所谓真实现实(real reality)的敏锐体察能力,也就是说他们都有着想直视现实情境,不想停留在假象观点(或说同谋说法)的企图。因而,不会轻易就被糖衣包裹的许多社会表象所欺瞒,会想藉由一己的建筑作为,直接挑战问题的真正核心。

两人都认为简化工法、选择在地材料、维持构造系统的模具化,以及允许其在未来依旧具有可调整的改变性,都是建筑应当具有的要素,也同时都会去触碰建筑背后社群结构的议题,与因之连带而生的经济问题。

但是,刘国沧当然也和谢英俊不同。

同样作为复杂现实的勇敢挑战者,两人在做法上大不相同。基本上,谢英俊对目前的一切现实,有其因想批判整体系统(尤其是营造体系)而生的挑战感,因此他的作为,常是要与既有的体制与价值,做出决裂的对立挑战。刘国沧虽然对现实同样有着稍显温和委婉的批判,但他倾向在体制内作改革,尽量寻求在现实运作系统下,不彰显出违逆与对立态度,来做出他的突破与改变。

简单地说,一个是在体制外做改革,另一个则是想在体制内做改革。一个像是在做革命(不成功便成仁,或是说汉贼不两立),一个却像是在为岌岌垂危的老树,做接枝长芽的园丁勤劳工作。而这样接枝长芽的模式,大概也就是刘国沧与谢英俊的真正分歧点,刘国沧的作品与思考,有着企图与背景大涵构作连结的特质,尤其擅长的,是处理时间感的连续性(譬如对记忆的重视),也因此使他的作品可以脱离在表达异议时,一般熟悉也惯用的对立抗争/显性批判位置。

刘国沧的另外一个重要特质,是在所谓的人间现实之外,他可以有能力注视到非现实的议题,譬如前述的时间与记忆,也因为这样的特质,使他在处理现实议题的角度与思维,会在层次与视野上,都显得深邃与丰富。

也因为这样的特质,刘国沧的作品展现,也拉出两条近乎平行也难分高低的发展路线,其一自然是以建筑营造为本的作品,他在这部分的施展,着力点在前述对于在地现实(既有材料、既有工法与其它既有的现实)的尊重与接续能力;其二则是以装置艺术为本的创作,重点在探讨更属形而上的空间议题,主要在对既有时空与记忆间的关联,做出某种召唤与对语,也可以看做是对全然依赖形而下思维的建筑界的某种批判与修正吧!

因此,关于刘国沧建筑实作作品的意义(与异议),我觉得应是落在对于由上而下知识与权力的破解,也就是对于不断被标准化、制约化的现代建筑发展,提出一种从底层出发,以在地资源与条件为本的回答,其中强调的是因地制宜的可能,也挑战全球化系统下知识与技术被寡断(即商品化)的危机。

uploads/201407/18_211919_d02.jpg

[刘国沧,“安平舢舨码头渔具仓库”,台南安平,2003年。打开联合工作室供图。]

对于这部分,可以用刘国沧的三件作品作代表说明。首先是“安平舢舨码头渔具仓库”,这是位于台南的安平码头,提供给渔民可自行搭建/修改的仓储及生活空间。他在这个作品里,展现两个有趣的面貌:一是对原本既有的渔具棚架(后被拆除)与渔民的生活文化、构造形式及使用材料(如竹子、木板、绳子、浪板、帆布)等,所显露细微且深入的观察力,和对于用户自发行为模式尊重的态度。

这部分的特质使他的作品散发出一种因与现实连结而显得浓郁且真实的氛围,以及有着与环境既相异却又能兼容/相接的个性。例如工作棚架、储藏空间、厕所与起居空间的使用安排,不但见到能与现有的纹理作对话,又可以在建筑专业上自我明晰作展现。

另外,在“安平舢舨码头渔具仓库”作品里,还可以见到刘国沧对待材料工法的选择态度。他以可...

阅读全文Read_more

精神建筑物

[ 2014-07-16 22:14:18 | 作者Author: OUNING ]
uploads/201407/16_233145_c10.jpg


精神建筑物

作者:Ralph Rugoff
译者:李明倩

1988年,德国艺术家马丁·基彭伯格(Martin Kippenberger)出版了一本名为《精神建筑物》(Phychobuildings)的黑白摄影集。摄影集与另一位著名左翼出版人的作品异曲同工,重点介绍一些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突显怪异奇特空间的建筑结构图片,部分影像记录了建筑物建造或拆毁中的状态,为类型化的城市网格建筑提供了意想不到的选择。它们都可以被宽泛地理解为精神疾病(Psychotic)这一形容脱离于现实的心理状态的精神病学词汇,因为它们都断裂于过度规划的现代城市景观。但是,基彭伯格这位反讽主义大师似乎在作品中影射了一些其它的内容:比如,不仅对创造出这些非理性建筑症候的社会提出质疑,更重要的是,还质疑了包裹这些变异建筑的大都会空间也受到束缚。事实上,基彭伯格并未试图剖析所拍摄图片的异常之处,而是欣喜、幽默地将其视为解决现代建筑环境风格千篇一律的良药。城市的水平面上形态乖张的凸起,具有一种有益的力量,能够破坏我们习惯性的理解力,只需一瞥就可以穷尽环绕我们的空间。

如此,精神建筑物并非是一种失序的象征,而是一次对历史上称之为现代建筑和城市规划杰作的理性和抽象空间的背离。基彭伯格的“精神建筑物”一词被借用来命名在伦敦海沃德画廊举办的建筑艺术展:“精神建筑物:当艺术遇上建筑”(Psycho Buildings: Artists Take on Architecture),以体现和探索被称为建筑潜意识的艺术作品。这个展览中的参展艺术家们旨在重新唤起我们对居住方式和居住环境的思考——不仅仅是现象学意义上的,同时也凸显出我们对那些空间关系包含着复杂的社会和文化的建筑的主动认识。他们的作品让我们参与到建筑空间的政治、物质与心理学的维度中,感受其形式与实质的多种面相。与此同时,这些艺术家们希望在我们习以为常的空间“包装”上戳开一个个“洞口”,以显示出空间的多重特征与维度,它的延续性,以及它有时体现出的碎片化形态。

从某种层面上,他们的作品处于已经延续了近百年的某种艺术轨道中。极简派(Minimalist) 艺术家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在描述现代雕塑的演进时,曾有过非常著名的评论,即对于雕塑的关切,经历了从形式到结构,最终到方位的变化。这种导向性的变化反映出早期对建筑的重新思考:建筑并非由诸如墙柱等结构性元素构成,而是由空间构成。建筑史学家安瑟尼•维德勒(Anthony Vidler)在描述这种观念转型时,已经注意到这种空间的概念“被勾画为肢体运动和心理与视觉投影的产物,并且在该过程使观众感知”。空间是内部的、封闭的和包裹的,通过人们在其中的肢体动作获得仪式性的支持和架构。这打破了建筑史上严格的风格分类。(1)这种创新与现代主义(Modernism)偏爱的、被建筑家和抽象艺术家们广为采用的简约几何图形相结合,将重点置于空间上,为这两种学科开拓了一片交叉领域。现代雕塑大师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正是坚信其重叠特性的代表之一。(2)

追随着20世纪初期未来主义(Futurists)和构成主义(Constructivists)建筑师的脚步,特别是1960年之后,雕塑家们创作了一批开拓空间而非单纯占领空间的作品,来探索这片交叉领域。他们重构传统意义上的建筑和雕塑,为楼宇、独立雕塑人像、环保设施,以及极简派所倡导的将建筑融于周围环境的作品提供了样板模型。在过去的20年间,愈来愈多的当代艺术家们拓展了建筑作品的领域,反映出对于空间问题的批判性的重新考量——它常常被称为“空间危机”(spatial crisis)——这些空间问题以往经常出现在包括地理学、文化理论、哲学甚至是经济学的领域内。

但是“精神建筑物”展览中的艺术家们不仅仅对建筑本身感兴趣,他们并未把建筑当作一门特别的学科或者一种同行交流的正式语言。与众多批评性审视、重复利用现代主义建筑,或者在作品中加入现代主义设计元素的当代同行不同,这些艺术家们没有将艺术与建筑交织而产生的跨学科实践,视为一种拷问这两种学科自主性的方式,尽管这种拷问姗姗来迟。他们的作品中运用了多元化的手法,没有过多追随现代主义主流理论,而更多地结合了20世纪其它探索空间关系多重性的艺术与设计:主要代表人物包括弗拉基米尔·塔特林(Vladmir Tatlin)、艾尔·李斯茨基(El Lissitzky),超现实主义与“局外人”建筑(Outsider Architecture,指非专业甚至非法的建筑,从流浪汉的临时居所到在公共空间未经许可搭建的小型建筑),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

阅读全文Read_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