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日志Selected Content

台北《成品好读》杂志访谈 Taipei Eslite Interview

[ 2006-10-25 07:16:17 | 作者Author: caofei ]
: | |
uploads/200610/25_074120_scan10007.jpg

1996年,父亲创作的雕塑《根》——少年孙中山,坐落于台北国父纪念馆。

uploads/200610/25_074237_2.jpg

1988年,父亲创作《根》——少年孙中山雕塑。(左:父亲,右:我)

我们直接由您将在台北双年展展出的作品«国父»谈起。据我所知,这个作品似乎是脱胎自您去年度发表的录像装置作品«父亲»(Father)。只是,«父亲»(Father)里,大量出现的是邓小平先生的领袖塑像,而在台北的作品据说将把部份展出的塑像改换成与台湾渊源较深的孙中山。至今,我们仍在揣测您将呈现出什么风景、又将怎么呈现它们。您是否愿意预先为我们描述一下您将在台北展出的作品?还有,这个作品是否或多或少试图与台北的情境做对话?

这次我的参展作品正确的名字是《国.父》(国与父之间有一点),这个计划是我以策划人的身份策划我父亲曹崇恩的个展,因此他才是参展艺术家。《国.父》的确延续了2005年《父亲》这个作品,我展出的将是父亲今年为配合孙中山诞辰140周年自行创作的六尊不同时期的孙中山小型铜像,包括《少年孙中山》、《大总统》、《大元帅》等。父亲曹崇恩是中国目前创作最多孙中山雕塑的艺术家,而我用录像访谈了在大陆以饰演孙中山著称的演员马少骅,他是目前海内外最像孙中山的演员,他在历史电视剧《走向共和》里首次把孙中山演绎成一位平民化的、非脸谱化的领袖人物,完全不同于大陆“传统历史教材”的描述。大陆官方称孙中山为“革命先行者”,台湾称为“国父”,无论何种称谓,孙中山都是唯一一个被两岸高度认同的人物,但在不同意识形态下,孙中山有两个版本:大陆的,台湾的。而我想透过父亲和他的孙中山塑像展现“国与父”:一个是国,一个是家;一个是国父,一个是家父。

uploads/200610/25_080640_001.jpg

uploads/200610/25_080918_live01.jpg


在去年的作品«父亲»(Father)中,透过记录、处理您身为领袖塑像师的父亲的生活与工作情态,您表达、探讨了近年中国政治、经济、生活情势的转变,那是一个看似“个人”的作品里,比较广泛层面的社会指涉。今年在台北展出«国父»,想必也有一些较社会层次的关怀或思索,虽然,初听台北市立美术馆工作人员描述您将展出一百余尊由您父祖制作的塑像,我即刻联想到,在您自己的创作里展现您父祖辈的创作,似乎也有一些回看“家族史”的意味。请您分别从这两个角度(社会的,与个人的指涉)谈谈«国父»这个作品。

我父亲从80年代开始创作孙中山雕塑,并且他从90年代开始往来台湾,96年台北国父纪念馆收藏了他的《根》(少年孙中山)雕塑,当我获知被邀参加台北双年展时,父亲《根》的雕塑就重新进入我的视线。《根》这个雕塑描写了孙中山少年时期在广东乡间的大榕树下认真倾听老人冯伯伯讲关于太平天国起义的革命故事,这个广为流传的民间故事是官方用来解释后来孙中山为何追逐革命。80年代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重新把孙中山精神塑造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工程,以雕刻历史人物著称的父亲因此在当时得到了许多雕刻“孙中山”的新任务,而此前文革阶段父亲还在埋头于塑造毛泽东、周恩来等共产党领袖及各色英雄人物。我童年很多时光与这些“光辉人物”一起,他们在我记忆里是泥巴,是石膏模,是父亲工作的全部,是童年随父母全国各地工作的日子。1988年,父亲再次受广东中山市翠亨村孙中山故居的委托,创作关于孙中山少年形象的雕塑。记得我当时10岁,正念小学4年级,尽管接受的是正统的爱国主义教育,但我依然对伟大历史人物无敬畏之心。那时父亲让我放学后去当他的少年孙中山塑像《根》的模特,因为当时我的年龄、体形比较适合父亲做少年孙中山的参考,因此我就和他讨价还价,要求每站两小时最起码喝一瓶菊花茶或橙汁,那时喝软饮是我的嗜好,父亲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的简单要求。我就这么站着,纹丝不动,在一段日子里放弃了每天放学后去玩耍而在父亲位于广州美院雕塑系的一间幽暗潮湿的工作室里充当小孙中山的角色。每次看到这个雕塑,那段情景就会浮现,而我一直不知为何保存着那张我做父亲《根》模特的照片,无论搬了多少次家,经历父母离异,它一直伴随我漫长的成长。父亲从来很忙,不善和儿女交流,和他很近,感觉却很远,长大回过头来,才发现父女的情感交流其实就存在于那些伟大人物的产生过程中,默默的,在泥土里。

这次做《国.父》作品,是个人家族史和国家历史的对照,是父女两代艺术家对艺术的不同理解,是父女两人都在 “国父”这个命题上的不同表达,这个作品让我重新思考什么是历史,什么是国族,什么是可以超越历史或国族的情感。

在国内,我们接受的宣传教育都只能了解到一个孙中山,父亲一直塑造的是中国共产党所讴歌的、带有革命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的孙中山,而在《国.父》计划里,我采访了电视剧《走向共和》的孙中山演员马少骅,他则以别样的演绎反映了一个去神化的、人性化的、非理性的孙中山,这恰恰与官方所倡导的孙中山形像形成鲜明对照,该剧在2003年播出后曾引起国内各界人士对民主、共和制度的热烈讨论,但由于整个电视剧的立意有违主流意识形态,有违现行历史观,最后一集关于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讲话片断在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黄金时段播出时被删除,并且在首次热播后马上被禁止在大陆各省市电视台重新播出,因此坊间笑称《走向共和》为“走向禁播”。其中关于孙中山的演绎有官方评定为“篡改”历史中的孙中山。但谁是真正的孙中山?关于历史的真实性的论争往往是意识形态的论争,因此,父亲的孙中山雕塑和《走向共和》里的孙中山角色,都至少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今日中国的两种态度:保守的官方意识形态与民智已开的现实。

这个夏天,我买来翻版《走向共和》的DVD,共59集连续剧,这个非常具有野心的历史题材电视剧依然能捕捉许多年轻一代去细细品味什么是“共和”。刚得知台湾出现“第二共和”,便疑惑这是怎样的“共和”,而我们两岸期待的又是怎样的“共和”?相信有了每个人内心中的“共和”,才有各自体制上的“共和”,才有两岸“共和”的未来。“走向”这个动词是进行时的,希望“共和”不是无期,尽管我们仍有耐心和时间。

您会描述您的创作经历,是从个人私密式的内在探索,逐渐走向面向历史与社会的过程吗?

我想这是一个历程,也是一个人的成长过程。艺术如何从内部走向外部,从个人到大众,从今日到历史。尽管一些批评家曾称我为“新新人类”一代的艺术家,而我现在则感兴趣的是“新新人类”长大成人后,如何在人生的另一个阶段重建自己的历史观。找历史,是找自己的过程,也是找回答今日问题的方向。

2006年10月24日

采访:《成品》编辑——毛雅芬Anke Mon
成品好读:www.eslitebooks.com
[最后修改由 caofei, 于 2006-10-26 06:48:52]
评论Feed: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caofei/feed.asp?q=comment&id=47

浏览模式View_mode: 显示全部 | 评论Comments: 1 | 引用Trackbacks: 0 | 排序 | 浏览Views: 4857
引用 Amanda
[ 2006-11-01 20:15:37 ]
都说艺术家是孤独的.
也许你父亲因为你,孤独得不再寂寞.

此日志不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