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在路上 Again, On the Road

[ 2009-11-02 08:29:48 | 作者Author: caofei ]
: | |
10年不遇的北京早雪,开始启程去意大利都灵。这次是我生孩子后第一次离开孩子单独踏上旅程,多了很多思念和牵挂,这是以往都没有过的感受。孩子还不会叫妈妈,当他念叨“Da, Da, Da"时就是“妈妈”的意思,孩子他爸说他念叨了一个晚上不得安睡,你说这做母亲的听到多揪心啊。

法航延误5小时起飞,在首都机场晃荡时,突然觉得怎么我变得那么“自由”,孩子不在身边,对这份久违的“自由”受宠若惊。可当我看到一位母亲抱着9个月大孩子登机时却不是滋味。而在飞机上阅读到龙应台的新文《目送》时,眼眶不禁湿润。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这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用追。” —— 龙应台

而今早,我目睹儿子目送我的背影离开家。

还没到达目的地,牵挂已涌上心头,那就是母爱了吧。

可我相信,将来一日,儿子自有天地与世界时,做母亲的也将不断目送他们一次次的离开,又一次次地期待他们再次到来。

现在我在巴黎戴高乐机场MILLENNIUM酒店(延误航班安排的酒店)呆一个晚上转明天早机飞往都灵,姐姐Cao Dan住在巴黎市区,近在尺迟却不得相会。

疲劳,久违的长途旅行的疲劳再次袭来,那些遍地的陌生,多么熟悉...

p.s. 今天法航上,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与我同机,他在头等仓离我商务前座仅5米之隔,我想起了徐震的一个合成照片作品是用皮鞋拍安南的头。安南精神抖擞,干练利落,真人形象很有感染力,他一直不眠在看各种报纸杂志。有些外国人慕名走到头等仓后面偷看他。但他的显赫地位并没有使到法航更快离开首都机场,如果他还在任的话,或许有别?
[最后修改由 caofei, 于 2009-11-02 08:40:19]
评论Feed: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caofei/feed.asp?q=comment&id=389

这篇日志没有评论.

此日志不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