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杰克逊 Michael Jackson and my memory

[ 2009-06-26 22:04:04 | 作者Author: caofei ]
: | |
uploads/200906/26_232150_michaeljackson.jpg

今天当我看到中央一台新闻联播播放关于迈克尔-杰克逊去世的消息时,真是错愕万分,内心不免惋惜甚至伤痛,尽管久久不再关注他了,可他的音乐、舞蹈、MTV还是伴我一路成长。大概6岁,1984年,我跟妈妈去学校男生宿舍找她一个学生,里面的音乐很大因此门敲了很久,男学生穿着短裤跟随急促音乐摇摆下缓慢地把门开了,正是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印象深刻的是那些我从未体验过的节拍迅速击穿门缝扑向幼小的我。10岁那年,我得到10块压岁钱,立即跑去美院后门外的国营商店,用了9块9毛买了玻璃货柜里面的一个男洋娃娃,当时我不知道它正是我日后迷恋的迈克尔-杰克逊,他一身艳红色的皮革服饰,黑色的皮鞋,银色的袜子,吊脚的红裤,白色手套,黝黑的皮肤,带鬓角流海的发型,其实我只想为我的芭比娃娃配一个男朋友,然后在我后来玩洋娃娃的日子里,女娃娃和迈克尔-杰克逊就是我众多自编自导、自说自话的浪漫故事里的男女主角,后来我还为我另一个女娃娃多配了一个迈克尔-杰克逊。12岁,念美院附中的姐姐们带回一盒盒不知道哪里转录回来的MTV录像带,经常在中午或者父母不在家的时候领着一帮潮流男女回来看,我经常在门外一边假装作业一边偷看,当时除了光头妹,王子,麦当那,最吸引我的就是迈克尔-杰克逊,而每逢姐姐学校举办舞会都能看到数个模仿迈克尔-杰克逊的家伙。14岁念初二,我有了第一台超薄walkman,我会把我最喜欢的各种流行音乐录制在同一盒磁带内,然后一边听一边骑男装赛车上学,每次听到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都会莫名激动不止,血脉奔流如车速,俨然一个穿街过巷、飞檐走壁的女杀手,特别是那首Dangerous,那些激烈的、明确的节拍令我忘记是在赶路上学,把考试、补习、数学课、不合格、一切青春苦闷惆怅打得落花流水。14岁的夏天,我跑去广州的台北大舞厅学跳“新舞步”,并因为MTV节目开始广泛接入南中国,我多了很多机会看到迈克尔-杰克逊的MTV,我如饥似渴地看,反复跟着当时的老师学他的经典舞步,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并对那些模仿迈克尔-杰克逊的大男孩们佩服得五体投地。15岁,数字大光盘面世,我跑去海印电器城买了正版的迈克尔-杰克逊video大碟,当时是很贵,要价480元,但眼也不眨就买了,记得第一首是Black And White,除了舞蹈外,开始对他的MTV拍摄关注。而少有的慢歌Your are not along,对于在学期间谈恋爱的我增添了许多忧郁和感伤。还因为喜欢迈克尔-杰克逊连带也喜欢上他妹妹的歌。随着成长,随着被更多新鲜事物吸引,渐渐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听他的音乐,但会继续关注他的新闻,或者丑闻,再后来,就是不再听到他更多的消息。可在后期,人们都把他当作怪物,对他的婚姻,孩子,性取向打探关注,刨根问底。他是一个孤独者,曾赢得整个世界但得不到幸福,他代表了上个金色世纪一个升腾中的、喧哗世界的奇迹,他在我们很多人的成长记忆当中,混杂着我们种种青春冲动与梦想,为我们抵挡了多少现实重量,而今天,我们除了失落、纪念,我们还能,还能一边缅怀逝者一边重新倾听那些熟悉的旋律唱词,一次,又一次,逼进、返回同样逝去的青葱时光。

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
[最后修改由 caofei, 于 2009-06-27 20:39:46]
评论Feed: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caofei/feed.asp?q=comment&id=354

这篇日志没有评论.

此日志不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