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社区

[ 2009-06-09 19:39:06 | 作者Author: caofei ]
: | |
每天下午,当阳光的明暗交界刚刚越过小区的中轴线时,儿童区域就会逐渐沸腾起来, 一帮子国际父母和来自五湖四海的阿姨大婶们各自领着孩子在树阴底下围绕着滑梯一带展开活动 ,他们热切交流着各自育儿心得并热心传播着彼此孩子的新闻。比如前段日子我家孩子得了湿疹,第二天几乎整个小区的父母亲都知道,而每每遇见他们都会关切地问询病情并提供几个以上的中西药方,甚至乎言语中都暗带责备我不会照顾之意,不知情者看到我儿脸上的红点点纷纷走之避之,傻得以为小儿湿疹像麻风一样传染。 一日我穿宽松长衣推童车带我儿在区内散步,区内一育有7个月大孩子的年轻妈妈上前搭讪,“是女孩吧?”我回:“男孩”。“多大了?”,“两个月”“哇!比我们家孩子还小。”我微笑没回话。“你不是又怀孕了吧?”我回“没有啊!”“哦,我看你的衣服以为…”她话音未落我遂推着小儿车远离。婆婆妈妈三姑六婆之事我平生恨之又爱之,喜其有生趣又嫌过于八卦。记得怀孕中期急不可待地买了童车,每当看见小区里推着童车散步的父母就羡慕,总盼早早加入其行列,而当真正成为他们群体成员时,又萌生厌烦。

现代社区的弊端就是日益疏理的邻里关系,往昔出入小区多年从未和陌生人建立联系亦未有接触的意愿,但有了孩子,对小区的理解就会不一样了,孩子作为人际纽带,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你拽入社区活动的核心。话说“国际公寓”,因此可见可爱的俄罗斯姥姥指着自己硕大的胸脯说她唯一会的中文“姥姥”, 印度胖小妞精力无穷总是露出半个黑屁股,四川保姆用浓重的四川口音撕喊着四处撒野的俩意大利宝宝,安徽保姆跟着屁颠颠的中法混血小美女,澳门出生的大个儿的妈妈相邀一起去儿童商城购物,又或者倾听4岁女孩的妈妈说其欲再怀孕的心事,秃头中年男的恶童见其他小孩就打惹民愤,乡下女子尾随我问要不要请她做保姆,小区健身会所的促销小姐频频为我递上减肥套餐免费体验券,还有那些怀孕的年轻女子或者又在怀孕的富太太在悠哉游哉地来回独步,带歪帽子的保安对着孩子微笑,为我和孩子推门的老外,还有养兔子的邻家女孩, 溜大型狗的潮男潮女,带剪翅鹦姆散步的同性恋小伙,吐痰的电工师傅, 一边洗水池一边打瞌睡的清洁女工……他们各自、彼此相映成趣,纷纷充实着此刻夕阳下的小区画卷,而我和小儿,正乐在画中。

北京的夏日阳光灿烂却不灼人,风很爽快却不像广东那么阴柔潮热,我还将日复一日地带小儿出去溜达,继续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哪些是树哪些是花哪些是水,我还会和那些国际妈妈阿姨大婶们寒暄,告诉孩子这是阿姨那是哥哥,这是小鸟那是狗狗。孩子就是在这些懵懵懂懂、叽叽咋咋、八八卦卦的喧闹中成长,他比我更需要摄取小区的各种能量,而我也会为了他更“投身”于社区伴其茁壮成长。
[最后修改由 caofei, 于 2009-06-09 19:44:42]
评论Feed: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caofei/feed.asp?q=comment&id=347

这篇日志没有评论.

此日志不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