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环(Posted by 颜峻)

[ 2006-10-15 01:45:05 | 作者Author: Admin ]
: | |
铁环,一种记忆中的声音。一个直径在60厘米以下的铁圈,大小不一,原材料横截面是圆形,在地面上滚动、转向很方便,上面还套着几个直径几厘米的小铁圈,用来发声。推动铁环的工具,是一根貌似晾衣服用的挑杆的铁棍,头部弯成S形,可以持续地推着铁环在路面上奔跑,停止的时候一抬手,就把它勾了起来,很酷。

这种声音比较夏天,而且很闲,听起来心旷神怡,仿佛全世界都无所事事。如果没有雨,大中午的,或周日,或其他学生不用上课的时间,就会听到铁在水泥地面和柏油路面上的声音。哗啦哗啦,铁环和地面、铁环和铁棍、铁环和小铁环,发出清爽的碰撞声,一点共鸣都没有,直接在空气中扩散开来,向很远的地方传去。因为高层建筑少,规划简单,所以反射也简单,这声音传出很远,也还是一条线,仿佛听得到那个孩子跑过的轨迹。烈日炎炎,或者大风吹起粉尘,成年世界在午休,一个孩子和他的铁环,在某处专注地奔跑,这是一件让人心平气和的事情。而今天,混浊的反射、复杂的声源、缺乏规律并且总是过量的声音,已经撑满了耳朵,铁环的声音已经永久消逝,这玩意只能复制几个,当摆设了。

在不算太久远的过去,儿童和少年时代的中国人,和所有发展中国家的人一样,要靠DIY来得到快乐。玩具的制造和使用,有一套成熟的、风格多样的知识,比如说,以我的经验,兰州军区司令部大院的连发弹弓枪,和柏树巷的纯手动铁柄单发弹弓,就属于不同的传承。因为经验的有限和知识的匮乏,我不知道能和多少人在铁环这件事上取得共鸣,所以铁环的经验,最终是一个关于过去的中国的经验。那时候(比如说70到80年代),即使大城市,声音信息量小,即使是被动的聆听,也可以达到比较专注的程度。铁环,飞机,黎明醒来听到的第一辆载重汽车,平静环境包围着的菜市场,在高墙上碰撞或者越墙而出的操练声,一整车聒噪的人和一个令人兴奋的目的地……

DIY使人们专注于材料。铁、水泥、柏油地面,简单的材料发出简单的声音,形成简单的运动,与之相应的是着迷于此的人。他/她不追求过量的意义,因此拥有感官和体验的世界。静静坐着,听一晚上的雨,早晨出门踩雪,在不能见面的时候爱一个说话声好听的女孩,用吸管和杯子为自己演奏,都称得上享受人生。是DIY把人和世界联系起来,而不是声音。

信息量较少的环境,可以让人专注。玩具的信息量少,人们就专注于铁环的滚动,那里面可以有一个宇宙。建筑和规划的信息量少,可以让声音的传递更准确,不被过度增减,人因此可以了解现实。今天,现实已经很难被了解,因为你听不到不被污染的声音,得不到原始的信息,你所能够了解的,是复合现实、变形现实,是想象的世界和象征的世界,你生活在意义、诠释、猜测、分析和改写的世界。铁环哗啦啦,在烈日下滚过空旷的大街,一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孩子,孤独地守在窗口,倾听着,似乎感觉到了铁环的热和沙砾的疼。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通过回忆那些永久消逝的声音,此时的生命变得更加珍贵。尖叫的硬盘,喘气的风扇,微不足道的接线板的噪音,从朝阳北路传来的45分贝左右的汽车声,在消逝的过程中,和铁环一样简单,通往无限。
[最后修改由 Admin, 于 2006-10-20 20:15:07]
评论Feed 评论Feed: /feed.asp?q=comment&id=19

这篇日志没有评论.

此日志不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