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贴一些随笔和文章

[ 2006-10-15 01:42:46 | 作者Author: Admin ]
: | |
先放在“研究”分类下面……



颜峻

生火的时候先把细树枝折断,点着,放进炉子里。然后倒上一铲干牛粪,把水壶放上去,等着。

没有动静。然后突然地,砰的一声,浓烟从水壶下面的缝隙中扑了出来,火光一闪,烟囱就呼呼地响了起来。这时候再加煤,再等,又是噗噗的几声,火光闪得照亮了整个屋子,又迅速地暗下去,变成一些暖和的光,从铁皮炉子中漏了出来。这样,如果煤是大块的,炉子又造得好,火就猛烈地烧起来了。烟囱向上抽着空气,呼呼,甚至轰轰地响着,急促,热烈,欢乐。而其中的故事是,它并不总是一直这样,会突然停下来,悄无声息,又在你几乎要放弃聆听的时候响起来,急促,热烈,欢乐,并且省略了开头的“轰!”。

这是我在藏区得到的一点快乐。天总是冷,烤火很重要,可以让我这种娇生惯养的人不至于绝望。所以就发呆,喝茶,听火的声音,偶尔也听见窗外汽车经过,发动机把房屋当作共鸣体而产生的超低频振动。火的声音就是火的声音,如果落到谭盾手里,一定会扯出些古老的象征,但此刻它在烟囱中共振,轻微,纯粹,催眠一样让人安静下来,听上5分钟,世界都消失了,遑论象征。

但火真的有声音吗?恐怕主要是空气受热,迅速移动的声音,然后是燃料迸裂、溅开、坍塌的声音。E.N.曾经在舞台上玩火,用它的声音做为音乐的一部分,其实还是风声,热风。在没有容器的情况下,火,暴露在空空荡荡的空气中,即使熊熊燃烧,突突地蹿起火舌,所引发的振动也微乎其微。但也许这样的火更值得去听,因为它像是给了空气更深的震撼,像发出绵长内力的武当派。像蜡烛,听下去,那一点火苗扑拉拉地抖动时,真的有微弱而确切的声音,像挠着心头酥肉的小手。倘若沾了水,蜡烛的滋啦和噼啪,又像来自一个遥远世界的焰火声,你听得见,却不可能再靠近、置身其间。

纸的火,因为纸的卷曲、变形,造成了临时的风道,声音倏忽出现又立即消失。松枝的火,有松树的油脂和水分,所以会发出细小的爆炸。干木头的火,改变着纤维的形状,随时都会有清脆的断裂声,这是以前的作家最喜欢的声音。汽油的火,太暴力,如果有东西压住了它,它会毫不犹豫地轰的一声掀开,或者把自己喷射出来。一堆落叶的火,只能是静静地燃烧着,无数细微的声音组织起来,变成寂寞的声音,并且和周围冷清空旷的风景连在一起,数里之外有小孩呼喊,传到这,也不过是某一片叶子终于化为灰烬时的伴唱。房屋的火,毁灭,总是伴随着空气的悲歌……

夜市灶头的火,鼓风机,油锅,乖乖叫起来的肚肠……

小野洋子还没有嫁给列侬的时候,拍过一个短片——慢放一支火柴燃烧的过程。她省略了声音。那东西,只能亲自去听。
[最后修改由 Admin, 于 2006-10-20 20:17:13]
评论Feed 评论Feed: /feed.asp?q=comment&id=17

这篇日志没有评论.

此日志不可发表评论.